浏览:095 「春江水暖鸭先知」-- “谁”才是“鸭”?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春江水暖鸭先知」-- “谁”才是“鸭”?
作者:黑马非马 11:59am 25/03/2020

我本来不想说话!但是,韩咏梅的这篇“新加坡抗疫秘笈”的最后一句话,就像一根梗在喉咙的鱼刺,不取出来还“行”吗?看看这个傲慢的媒体人怎么说吧?

“我说了那么多,如果你还看不出这种抗疫方式的厉害,对不起,只能说你头脑太简单了!” -- 新加坡政府的这个“抗疫方式”真的“厉害”吗?对不起!虽然不能够说是“糟透了”。但是,很明显的,就是有许多“不足”的地方。

我当然没有韩咏梅这般聪明,会利用自己的职业和学识为当权者涂脂抹粉。但是,我有的是“良心”!韩咏梅用她的作为媒体人的便利歌功颂德是怎样的“需要”,我不需知道。而我的“良心”却告诉我,牧羊人有这个“责任”把“羊群”带到“安全”的地带,这也是作为一个“民选政府”的最好起码的“使命”。

那么,就让我们一步一步的来“检验”韩咏梅的“谬论”吧!每一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新加坡到今天,是有两“个”宝贵的生命因为“新冠肺炎”牺牲了。首先,我觉得韩咏梅必须修正她那句“蔑视生命”的话--“在抗疫斗争中失去两条宝贵生命之痛”-- 生命是有“尊严”,尤其是“死者为尊”。那么,怎能够用上“两条”这么轻率的称呼呢?

“群体免疫”当然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说法。但是,这是英国政府喜欢看到的吗?每一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拿新加坡和英国作比较,这是“比烂”,也是新加坡政府和主流媒体的一贯作风。若是有人质疑某些某处现象不好了,那么总会有人提起一些国家啦一些区域啦的政府啊社会啊做得更“烂”。然后就会有结论说“新加坡人应该感恩了”。

是这样的吗?不是!我的良心告诉我,就像李总理在某个选举仪式中说的“没有人掉队”一样,我晓得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就像一个木桶--我说的是“木桶原理”--每一个木桶的“盛水量”,都由最“短”的那一块作“决定”。因此,新加坡政府做得成功不成功,不是 GDP的数据、不是人均收入的这些数字游戏。这些“唬弄”人们的阿拉伯数字,其实都是空中楼阁。因为,“水”总会在木桶”最短”的那一块木板就流失了。

我说得远了。我不认为到目前为止新加坡的两个“新冠肺炎”的死者是政府的失责。但是,我们却必须知道,还在重症病房使用种种医疗器材延缓生命的人,他们之所以能够维持生命直到今天,还得感谢这些绑在他们身上插在他们身上的管子的“机器”。

因此,就像韩咏梅为我们的政府涂脂抹粉一样,英国政府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国家在医疗团队上的“实力”。有句老话说“为长者折枝,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英国政府的说法做法,是在评估权衡自己的医疗能力以后,知道“凭”自己国家之力,要将“防疫”措施做得彻底是不可能的之后的“消极反应”。是“不能也,非不为也”无可奈何之举。

然而,新加坡呢?很多地方可以看出是“不为也,非不能也”!韩咏梅的什么三分之二啊之一啊其实都在糊弄“胡扯”。因为道理是很浅显的,简单的说一句“群体免疫”就是“不抵抗主义”就够了。

新加坡政府当然不会这么傻,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当然知道有比“防疫”更为重要的,那就是要“选票”--这个时候就将举行选举的风声甚嚣尘上,就是“挟瘟疫以令选票”,以“防疫”作为“威胁”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为选举的工具。

其实,我知道在“疫病”如今开始有在社区扩散的现象的这个时候,政府举行选举正如拿块巨石来压自己的脚,选举应该是会延缓了。但是,政府必须知道,如果“防疫”成功,才是在选举时刻催票的最大动力。政府有没有这个“智慧”呢?我觉得是“有”的--因为这些政治菁英的头壳,决非韩咏梅这般“简单”!

因此,防治“疫病”,我国政府和英国政府之间,绝对没有韩咏梅说的“理性”或“不理性”的问题。韩咏梅的哗众取宠,也仅是事后诸葛,不值一哂。但是,韩咏梅有一点是说出来新加坡政府的心声。那就是马国的“锁国”,倒是帮了新加坡一个大忙。因为权衡利害关系,马国这30万每天“通关”的大军,才是新加坡“防疫”之痛。简直就是老鼠拉龟,不知如何下手。马国锁国,正是求之不得,帮助了新加坡政府一个大忙。高高兴兴的立即释出善意。毕竟,对于马国人来说,“是你们的政府不仁啊不是新加坡不义”。所以嘛,如果还有新加坡人斤斤计较对马国人的“补贴”,那就是小鸡肚肠了。

啰啰嗦嗦这么多,其实还得说回“木桶原理”。如果套句成语,应该和“拾漏补遗”相当接近。老实说,我对于政府最大的“意见”,就是认为“居家隔离”的这个措施,是过于草率,在“草菅人命”的圈圈外徘徊大打边球。

要知道,对于一些经济状况比较好的有钱人来说,居家隔离的对策,不外就是住进酒店,把对于家人感染的风险转嫁于无辜的酒店客户。而经济状况不那么好的人,就只有“听天由命”的窘境--如果一“确诊”,那么所有的同一个住址的家人就“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病”了。

我的对政府的第二大“意见”,就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哪儿还会有这么多的胡扯。什么考虑动用“储备”的顾虑?要知道“储粮”的初衷,就是为了“防备饥荒”。在面对这个世纪的“疫病”的时候,每一个国民的生命都是“一个也不能少”,“国家储备”的这一些钱,如今正是“用”在“刀口”的时候了。

我们当然不是事后诸葛。但是我们却可以吸收“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的“前车之鉴”。中国的“防疫”措施是否就是“防疫”的胜利呢?目前当然还不能够盖棺定论。但是,中国的“防疫措施”是有效的、成功的却可以从中国“疫情”的从防止“出境”到“防止入境”的过程中显示出来。

要知道,许多国家对于“防疫”的尴尬,简而言之,其实就是一句话,就是:“没钱可用”。新加坡何幸,和中国政府一样,其实就是可以做到“财大气粗”。那么,中国政府在“防疫”的措施和经验,这个时候正是新加坡的“可鉴”的“轨迹”,在相对安全的道路上依据轨迹行驶就行了。

因此,新加坡的“居家隔离”放任必须被隔离的人民“居家隔离”是很不聪明的做法。有钱人可以把“居家隔离”的风险转嫁到“酒店旅馆”,那是“个人”很不负责任”的做法。政府让没有经济能力的人民“居家隔离”,那是政府对人民的生命很不负责任的政策。因此,中庸之道,政府其实应该把“担子”挑起来,立即组织成立“方舱隔离之家”,把所有的必须被隔离的人们集中起来由有专业经验的“医疗人员”管治管理。然后一被“确诊”后立即送医治疗。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做到“居家隔离”不至于成为“居家感染”--不是吗?尤其是对于那些刚从“疫区”回来的国人。

新加坡政府的“防疫措施和政策”,直到今天,因为我国是个开放型国家的缘故,不能够做到十全十美,我们无话可说。但是,作为在所有“防疫的政策和措施”上,如果把它譬喻成为一个“木桶”的话,那么“居家隔离”这一块,绝对就是最“,短”最“弱”的那一块。因此,要解决“居家隔离”的这一块短木板溢水的“心腹大患”,说真的,也就只有“方舱隔离之家”能够补好这个“纰漏”。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只“鸭子”如果是韩咏梅,她其实在某种意识形态之下,脑壳有些地方已经麻痹了。“春江水暖鸭先知”,如果这只“鸭子”是政府,那么就必须知道,“居家隔离”几乎就等于让“全家”都有“居家感染”的风险。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当今之计,就是立即启动“方舱隔离之家”。“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小市民的你我,真的就是“鸭子”,就是不晓得几时会成为“刀俎上的鸭肉”?

「春江水暖鸭先知—新加坡抗疫秘笈」 -- 新加坡抗疫有“秘笈”吗?这种无厘头的废话,韩咏梅也拿来现世,我真是“服”了你。在“防疫”上,不会有“秘笈”。中国没有,英国没有,德国没有,美国也不会有,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 新加坡当然也不会有“秘笈” -- 有的...就只是“不能”和“不为”的问题。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5/03/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