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47 扇坟 作者:艾维丹
主题:扇坟
作者:艾维丹 8:32pm 05/12/2022

扇坟  艾维丹

从前,孟子去见梁惠王,梁惠王问他不远千里而来,有什么可利于梁国?孟子回答:“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孟子又说:大家都交相求利,国家就危险了(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假如人人都是轻义而重利,那就非搞到夺权篡位不可了(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

其实,人类几千年来的历史,严格说来正是一部为了争权夺利而互相残杀的血泪史。春秋战国四分五裂、征战无休的局面,难道不正是争权夺利的结果吗?

韩非子对于人类争相求利的心理,似乎看得特别透彻。在他的著述里,有很多这类故事,他在《说林下篇》说,宋国有一个富商,名叫监止子,跟人争买时价百金的璞玉,他假装失手把璞玉跌坏,赔人百金。后来修好瑕疵卖出,竟得千金!——这正是一个为了求利而不择手段的典型例子,一面照妖镜。

竞相求利,各显奇招,可谓古往今来,一脉相承。

如今,我们这个万事利为先的”文明社会’,争权夺利,不论手段与招式,显然更是奇峰突出,惊险万状,令人触目惊心、忐忑不安。

一般市井小民,常见的有兄弟争夺财产,互不相让,夫妻争财,对簿公堂,父子争财,反目成仇,朋友谋利,势不两立,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冷静想来,利之为害,不逊于毒蛇猛兽。难怪乎人们常常感叹:“利未见而害先至。”揆诸现实社会,这一感叹也真叹得有血有泪,并非无病呻吟。

看来,我们的社会正是人人争相求利而搞得纷纭杂沓,而我们的族群也多争权夺利以致一蹶不振,地位日微。正当大家惶惶恐恐,无所适从之际,救星与奇才竟相脱颖而出,俨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矣”。可惜,昙花一现之后,希望又幻灭了。原因是,我们的救星与奇才,事实上也无非是从争权夺利的漩涡里”卷“出来,乃棋高一着胜而为王罢了。

如今大家终于发现,他们汲汲营营、营营钻钻,竟然见利忘义,有谁曾念及孟老的”亦有仁义而已矣“呢?况且,他们的急功近利,又岂是市井小民得以比其万一呢?

从前,据说魏文侯出外巡游时,见路人穿羊皮衣,羊毛向里,皮板向外,肩上背着柴草。文侯问他:“你为何把皮衣反穿呢?”路人回答:“我爱惜羊毛,怕它被柴草磨坏了。”文侯说:“你难道不知道羊皮的皮板磨坏了,那羊毛就无依附之处吗?”

而今,我们的民族大义显然已被蝇头小利淹没,本末倒置了。一旦族群的权益与地位丧失殆尽,个人的利益还保得住吗?正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诚然,我们这般升斗小民,才疏学浅,孤陋寡闻,既无八斗高才,更无真知灼见,难免短视。可是,我们的精英贤达,既是高瞻远瞩,先知先觉,不知何故,竟然与前述反穿皮衣的路人一般见识,而不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这可真是既可悲复可叹的怪现象了。

若说我们的精英贤达,不幸而为言行不一,虚伪不实且又急功近利之辈,那么,我族当前的悲哀与困境,何时才能云开见日出呢?

明代冯梦龙在《警世通言》里写了这样一个故事:

楚威王请庄生为相,庄生婉拒后回到送国,隐居于南华山。一天,他独自出外散心,看见路旁一位妇人正以纨扇扇坟,觉得很奇怪,便上前探问究竟。原来,此妇人新寡,先夫遗言,必须待坟土干了才能改嫁;此妇人原本与先夫恩爱,海誓山盟,如今急于改嫁,所以要赶快扇干坟土。

庄生听了之后,感触良多,长叹一声,吟道:

“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坟,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今天,我们那班可爱的族群领袖与社会贤达,利令智昏之余,难道不也正是:明来个个说为民,暗里人人欲扇坟吗?
本文修改于: 07:29am 10/12/202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05/1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