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92 我的风云岁月(二) 作者:艾维丹
主题:我的风云岁月(二)
作者:艾维丹 07:01am 30/11/2022

——续  我的风云岁月

(八)

在《双龙献瑞》三本书里,其中《说古道今》有一张图片“中正同学”三位女同学,当年都是我的“粉丝”,都仰慕我这个其貌不扬的“伪才子”(唐·裴度《自题写真赞》:“尔才不长,尔貌不扬。”),由左至右分别是黄淑敏(来自印尼棉兰)、沈来金(家在加东的富家女)、许惠芳(戴眼镜的潮州姑娘)。

当年若能按牌理出牌,留在新加坡,此生命运将会完全改观。

在四十年后的一次聚餐会上,黄淑敏担心我不认得她,忘记了她,由许惠芳带过来与我见面。

据淑敏说,她与一位来自台湾的青年结婚,婚后她的父亲给他们提供资金,在棉兰开办了一家鞋厂。淑敏既然已经定居新加坡,当然不愿意再回去印尼,于是形成夫妻遥隔两地、两地相思的局面,犹如牛郎织女“金秋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问题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怎能像秦观这傻小诗人想像的那么美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自我安慰、自我欺瞒呀!)。其实,秦观心里十分明白:“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这鹊桥归路归不得啊!

为了夫妻能够长相厮守,台湾青年便找来他的一位弟弟帮忙看管工厂,不料他的这位弟弟竟然不肯吃素,张大了嘴巴把整个工厂吞下,逃回台湾去了。

淑敏的丈夫深感内疚,对不起妻子和岳父,内心纠结想不开,不久便撒手人寰......

(九)

我们那个年代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年代,男女同学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像现在那么开放,现在不论在公交车上,公共场所,到处可见青年男女亲亲密密、搂搂抱抱,把周围的人群当作隐形人,视若无睹。

当年我曾和几位同学住在芽笼二十四巷一间庙宇后面加建的小锌板房,而许惠芳的父亲在对面二十五巷芽笼大马路角头店屋经营火炭店。

有一回,我们“同居”的几位男同学到榜鹅海边戏水,许惠芳这位潮州姑娘居然也跟着去(我已忘了她是怎么跟我去的),当时她单独一人坐在海边的草地上,我还替她拍了一张照片,可惜这帧照片后来被“妒妇”剪成碎片,化蝶飞去。

此后她多次打从我寄宿的二十四巷庙前走过,用意不言自明。老实说,我打心里也顶喜欢这位姑娘,只是因为政治问题担心让她受到牵连,也就只能“爱在心里口难开”。

一天,惠芳带同黄美珍到我的住处来看我,这在当时堪称“罕见”。多年后我从老同学处得知黄美珍因患忧郁症自杀了。

惠芳还曾经借给我一本书,正是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

凡此种种情形,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毕生难忘——忘不了,忘不了啊!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四十年后相见,我曾经为她写了一首七言绝句《逢君》,发表于北京《光明网》:

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
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这真算是命运弄人吗?这真算是“昌贪”性质所致吗?

忽然想起,陆游八十五岁重游沈园,依然对唐婉一往情深,终生痴恋难了,听听他如泣如诉: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棉;此生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这是怎样的一种老年心境啊, 有谁读了能不动容啊!

随着又联想到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平生最薄封侯愿,愿与梅花过一生”(他从小与梅花青梅竹马)的清代名将彭玉麟,铁汉柔情,但一生痴情终于化作一江春水向东流.....

再想到终生未娶,终生与林徽因逐邻而居的哲学家金岳霖,一生痴情真真叫人欲哭无泪呀。

(十)

实在说,无论是命运弄人还是“昌贪”性格作怪,只要回想起过去种种,内心总会泛起一阵难以言说的幽深感触和难以抑制的情绪波动。

李商隐说:不须浪作缑山意,湘瑟秦箫自有情(《银河吹箫》)。

只是,时不时还是会产生幻想,真想要学骑鹤吹笙的王子乔(姬晋),学道修仙以求摆脱长期萦绕、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牵绊。

白居易曾慨叹:腰间红绫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醉歌示妓人商玲珑》)而我们那位乐天派的苏东坡大诗人却劝人“休将白发唱黄鸡“《浣纱溪·游蕲水清泉寺》,年华易逝乃自然规律,年老时又何必感叹时光流逝呢?

—— 然而,然而啊,当年梦境依然在,只是“朱颜”改——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啊!

难怪苏东坡也不禁感叹: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苏轼-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 听听那“不了情”歌声响起:

忘不了叶落的惆怅
也忘不了那花开的烦恼.....

它重复你的叮咛 一声声 忘了 忘了
它低诉我的衷曲 一声声 难了 难了.....

忘不了 忘不了
忘不了春已尽 忘不了花已老
忘不了离别的滋味
也忘不了那相思的苦恼


(十一)

一九六一年高中毕业后,第二年年初我就重回“月是故乡明”的小笨珍,回到劳工党支部积极活动。

一九六三年举行国会、州议会选举,我代表劳工党参加笨珍区州议会选举,由于马来选民太多,落选是意料中的事。

就在这一年八、九月间相续发生印尼军人在笨珍龟咯登陆、伞兵降落拉美士事件。全马各地都有人受骗前往印尼接受短期军训,然后潜返马来亚滋事。从北马到马六甲一带发生的事件过程,其中详情我并不清楚;至于发生在笨珍的事,我亲历其境,耳闻目睹,对整个事件当然是一清二楚,一切了然于胸。

由于世界各地反对殖民统治浪潮高涨,狡黠(sly,cunning,crafty)的英国殖民主义者先于一九五七年让马来亚宣布独立,接着,又将砂劳越、沙巴归入马来亚,组成马来西亚,随后新加坡也加入,目的明显是为了防止新加坡赤化,同时与亲共的苏卡诺印尼政权相抗衡,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十二)

那段时期,印尼共产党在艾迪(印共总书记) 的领导下拥有四百多万党员,号称非共国家最大的共产党组织。苏卡诺总统利用其地位玩弄两面手法,让共产党与右派势力互相制衡,藉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可是,印共的日益壮大、势力不断扩展却让美国佬坐立难安,寝食失序,终于导致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的“九卅政变”(据说是美国CIA暗中策划)爆发。


艾迪在慌忙中紧急出逃,逃到梭罗河附近为苏哈多手下军人捕获,并就地遭到枪杀,时年仅四十一、二岁。

我在印尼时, 曾跟中印友好协会的秘书、苏北峇达族人欧玛(Omar)及协会主席苏克里(Sukri)会晤, 一道吃饭。欧玛与苏克里都曾到北京大学读书, 讲一口流利的华语。据欧玛说, 九卅事变时他也被拘押在狱中, 当时狱中人数共达万人之众; 管理人故意在食物中参入泥沙, 让受拘留人吃了泻肚子致死, 人数日渐减少, 但他们依旧向上面呈报相同人数索取津贴, 将多出的金钱塞入自己的荷包。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欧玛得以存活下来, 真要感谢上苍呢。

有关艾迪被杀害的消息, 就是上面两位同志所告知。

附带说明:苏北峇达族人有一首非常著名的民歌 《船歌》
船歌的原唱歌手印尼歌手哈里和杨钰莹对唱这首歌曲
《船歌》
--------------------------------------------------------------------
九三〇事件 - 维基百科
印度尼西亚大屠杀(1965年-1966年)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印尼六十年代大屠杀:美国公开密档揭露新信息
印尼九·三〇事件_百度百科
1965年,世界第三大共产党的“非自然死亡” - 地球日报
—--------------------------------------------------------
显然,马来西亚的成立让苏卡诺极度不悦, 极度不安,深感受到极大的威胁,这明摆着是要与我老苏对着干。——睡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于是,苏卡诺总统毫不犹疑的高喊 GANYANG MALAYSIA (粉碎马来西亚),紧接着迅速采取行动,通过代理人诱骗年轻无知的马来亚人前往印尼接受短期军训,然后交由少数印尼正规军人率领回来登陆,进行爆炸破坏,武装袭击。从北马到南马,受骗者为数好几百人,单就笨珍和拉美士两地,登陆人数就有近百人之多。

中北马的情况我并不清楚,至于笨珍,两个主谋是曾祥铨和龙历国。

曾祥铨是笨珍纶兴金庄少公子,五十年代中国解放之初,一时兴起归国潮,马来亚许多学子都纷纷回国读书,而曾祥铨就跟随龙历永(龙历国的长兄)回国去了。

解放之初的中国,犹如我的一位老师所形容,是一张破破烂烂的地图,到处所见,尽是一穷二白。我们那位金庄少爷曾祥铨如何能够在那种极度贫困的环境下生活?过不了多久,曾大少爷就由父亲安排(只须付给林有福首席部长五百大洋)回返新加坡和马来亚(当时两地未分开,同属一家)。

曾大少爷回来之后,在马印对抗期间如何与印尼方面搭上线,我不清楚。但他与龙历永是同学,与龙历国也熟悉。当他与印尼方面“有路”之后,首选“合伙人”就是龙历国!

龙历国是我的同学,平时经常有来往。他就住在学校旁一间简陋的亚答板屋,父亲没有固定职业,只在果子生产季节替人看守果园,短时期赚取少许工资,母亲则在建筑工地挑水泥,每天也只有三元的收入。家里由祖母看顾着历国的一群小兄弟。

有一天,历国的四个小兄弟到劳工党党部来找我,对我说:“阿嬷说米缸没有米”,当时我衣袋里只有一张十元钞票,裤袋里也只剩下两角,我把十元给了他们,自己就用两毛钱买苏打饼充当晚餐........

那时期,大家的处境就是这般光景。

龙历国的家庭情况,堪比“三级贫农”,而他就被任命为笨珍区的马共代表。当年笨珍老巴刹前中华旅社的一个儿子杨贵友(马来文专家、博士杨贵谊令弟)和阿逸峇礼村的罗喜明都是经由他安排进入深林,后来两人都先后被保安队伍击毙(杨托线人买鞋子被出卖,罗晾衣服被马来村民发现、通报)。

罗喜明被击毙后,家里遭到搜查,他的妹妹罗喜花随后被逮捕,与马共奇女子  李明 一起被遣送回去中国。李明问罗喜花是否还要革命,罗回答要,要替哥哥罗喜明报仇。接着罗被送去学医,然后被送往越南协助反美斗争,救助伤员,最后经由泰国进入马来亚深林。

当我在泰马边境合艾见到罗喜花和陈新荣(早期新加坡立法委员)时,两人老来相依为命,还有一位是黄信芳(也是立法委员,与新荣为逃避逮捕同时失踪)。他们两人连夜乘坐渔船逃往印尼,然后与领导方壮璧(李光耀口中的马共全权代表) 转入泰马边境。

方壮璧与我的同学郑习英(后来改名郑红英,北干那那人)育有一子,送往中国读书,听说后来成为律师,并在吴庆瑞和拉惹勒南协助下返回新加坡,后来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四五年前当我最后一次在新山的聚餐会上见到陈新荣时,他已是八十八岁高龄,而黄信芳则已经不在人世,见上帝去了。
----------------------------------------------------------------------

(十三)

曾祥铨在印尼对抗大马来西亚(CONFRANTASI)的运动方面搭上线,打通关系之后,居然冒称“陈平的全权代表”,神神秘秘的与龙历国接触,争取龙的配合。

其实,当曾祥铨“溜”回星马后,龙历永立刻写信给弟弟,提醒他曾是不可靠、不可交往的人,千万要对他多加防备。

可是,这个宝贝弟弟竟然对哥哥的叮嘱劝诫当作耳边风,置诸脑后!很快的,两人合作愉快,由龙动员组织上的手下人员前往印尼。

当发觉党员、支部执委出现异动时,我立即召集他们开会,向他们分析当时国内外的政治形势,告诉他们目前只能继续沿着合法的政治路线奋斗,别无他途。

事实上,自从马共中委何浪向政府“缴械”投降,并召集南马武装人员开会(事前已经安排保安部队围捕),结果全部马共成员只能放下武器投降,全部被遣回中国,此时陈平不得不下令存留的人员悉数撤退到泰马边境,而陈平、陈田早已潜返中国,陈田也在广州与名噪一时的李明结婚。换句话说,马共的武装斗争已经到了“偃旗息鼓”的阶段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合法的政治活动之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其实,早在一九五五年的华玲和谈,陈平就准备放下武器,要求联盟政府准许马共成为合法政党,但遭拒绝。

所有这些情况,龙历国当然十分清楚,但他竟然不顾一切、不顾他人的死活,把一大群大好青少年骗去“送死”!这是怎样的狼心狗肺啊!

我劝诫他们务必遵循合法的政治斗争路线,南马的马共武装既然已经瓦解,现在已经没有游击战的根据地,没有了“靠山”,那么一小撮人能做什么呢?但是,他们显然完全不听我的劝告,依然自行其是。

后来,一名登陆后死里逃生的陈天霸告诉我,李义聪说李明旭反革命,回来后要先干掉他!可怜的是,我在前文提到:政治部向我出示照片中那个被手榴弹炸的半边脸稀巴烂的人正是李义聪的妹妹李义妹呀。

事件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已经即将满足(届满)一个甲子了。当时我只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小伙子,而今却已一天天迈向会见上帝的最后路程了。

当年我召集到来开会的同志,其中有温锦源和姚攀贵。温锦源是龙历国的主要下属,在整个事件中是主要的策动人和招募人。后来他也被拘留,与我一起关在距离怡保十三英里的华都牙也 (batu gajah)拘留营。在营内见面时,我非常愤怒的把他痛斥一番,但他却很无奈地低声回答:“我是服从命令。” 既然是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其实,我也很了解,温锦源是好同志,为人忠厚老实,错不在他,恰恰是错在他那个叫人无法忍受、无法原谅的顶头上司龙历国!

(听说,这该死的龙历国和笨珍家私店李池水的女儿李金玉后来双双避居到南马黄梨园去,结局如何则不得而知。)

很明显,曾祥铨与龙历国两人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完全是为了金钱。据说,他们每送一人去印尼,就能获得五百元的回报。

为了金钱,把一大群人骗去送死,这还是人吗?这还有人性吗?

温锦源获释后,在建筑工地工作,不久,不慎从鹰架上跌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说到姚攀贵,短短二十来年的人生没有攀上贵人,却遇上了索命的妖魔。他是笨珍边沿地带被称为崩山的民众小学教师姚老师的儿子(老师育有一男一女)。薪水微薄的父亲把他送到峇株吧辖念高中,毕业后返回笨珍,与温锦源开设了一个养鸡场,这个敦厚老实的孩子不可避免的,也被拉到印尼去,回来后被保安部队虏获,绑在树头折磨至死,不难想象,死得很凄惨!可怜他的父亲,精神上受到的打击,不堪想象啊。

白居易在《梦微之(元稹)》诗中说: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当我老头回到笨珍,一想起这段往事,心头淌血,乃吟道:

昔日英魂肥劲草,今朝老叟泣新亭。(前尘)

写到这里,不禁又想起陆游的诗《夜泊水村》:

腰间羽箭久凋零,太息燕然未勒铭。
老子犹堪绝大漠,诸君何至泣新亭。
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
记取江湖泊船处,卧闻新雁落寒汀。

是啊,“诸君何至泣新亭”,到了这个时候,新亭对泣有何用?只是老大徒悲伤啊。( 这种心情谁能体会呢?)

至于与龙历国合谋勾结的曾祥铨,被拘留一年后获释,限制居留在柔佛州的古来小镇,年纪轻轻不久就病逝了。
———— 这是老天的惩罚吗?这是作恶多端的报应吗?——“把酒问青天”。
----------------------------------------------------------------------
《当今大马》 | 马共
马来马共的历史论述与制約> - 华社研究中心
游击战斗、埋骨青山与和解归来 - Malaysiakini
----------------------------------------------------------
反帝巾帼应敏钦论民族团结 - Malaysiakini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2407
------------------------------------------------------
马共领袖应敏钦逝世享年89岁
—— 《应敏钦(Suriani Abdullah)

------------------------------------------------
本文修改于: 04:46am 19/12/202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30/11/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