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51 认知之“战”? 作者:直言
主题:认知之“战”?
作者:直言 10:04pm 07/11/2022

回应: 认知作战 作者: 李莫愁 07:38am 07/11/2022

“布兰森不来踢馆,该失望的不是我们。” -- 这是红蚂蚁在《英国富豪布兰森不来新加坡踢馆,谁该失望?》一文后头的一句话。我看了之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 因为没有人会失望,除了“尚穆根”!

“踢馆”是广东话,说的就是“砸场子”。红蚂蚁许是黄飞鸿叶问看多了,随口就胡诌起来。不是吗?哪儿会有人“邀请”他人来“踢馆”的?这不是神经病吗?确切地说,应该就是尚穆根摆了一道“擂台”向布兰森发出挑战。

结果呢?布兰森不应战。那么布兰森是“认怂”呢还是另有其它原因,这里就不多加揣测。反正这更像一个无厘头的八卦新闻,没有多大的新闻价值。

布兰森作为全球毒品政策委员会的一个成员,他其实就像全球的LGBT团体一样,都是属于“小众”的群体组织。怎么在红蚂蚁的认知里成为“...俨然是一个监视各国有关毒品政策的组织”?而更荒谬的,竟然是“他们的神圣任务便是睁大眼睛看着全球各地政府如何对付吸毒者和贩毒者。”

我想也是。尚穆根应该就是惧于布兰森在国际舆论的话语权而作出了出人意表的错误估计,才会这么无厘头的向布兰森摆设擂台。

一般上,“吸毒者”并不会被处死,而我在这里并不想针对“贩毒者”应该不应该有“死刑”横加置喙。只是,对于尚穆根的鲁莽表示遗憾。

为什么?呵呵,尚穆根太看得起布兰森了!试问,对于新加坡的国家主权和国家宪法来说,布兰森算个什么“东西”?

俄乌战争犹然持续,美国和北约也为了制裁俄罗斯出尽法宝。而新加坡人似乎早已忘记了咱们的政府为了护卫国家主权,声称没有跟随在美国屁股,却和美国一般金融制裁俄罗斯的故事。

要拆破一个谎言是相对简单的。我其实在想,如果美国和北约都没有单方面金融制裁的话,那么新加坡是否会为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侵犯了它国的主权而“制裁”俄罗斯呢?当然,我得把这个答案吞在肚子里,不然就会被骂不爱国。

那是题外话。闲话少说。新加坡本来就可以因为这个“国家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权”,根本不必去和外人争论什么杀人者死、欠债还钱!也不必去辩论贩毒的危害有多大,尚穆根其实只要祭出“主权在我”这个法宝,就可以毫不含糊的像咱政府说的义无反顾的“制裁”俄罗斯一样,理直气壮。

当然,如果尚穆根也要幽默一下的话,那么也只需要举例数数英国人被毒品泛滥所受危害的数据,然后当然是表示新加坡从来就尊重英国的主权,伟大的英国人有权宽恕贩毒者、吸毒者在本国造成的危害;然而新加坡政府却认为让人民免受毒品的危害就是政府的职责,也是新加坡这个国家行使主权不可侵犯的权利。

不是吗?作为主权国家,我们有最恰当的理由依法治国。如果法律规定贩毒者的危害程度必须处以“死刑”,而法庭也这么判决了 -- 那么作为法律部长,“核准”并“执行”死刑就是他的责任。

末了,看到了李莫愁《认知作战》文末“成也穆根,败也穆根”这句话不禁莞尔。因为“败”是很显然的。而“成”却不知道指的是“什么”?就看布兰森不来应战,红蚂蚁说他不敢来,是思维肤浅还是护主心切,我看都有 -- 确切的说,布兰森不来的辩解都只是表面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是他冷不防的“射”了新加坡一“箭”,岂会笨到在自己的头上放上一颗苹果,然后当尚穆根的“箭靶”?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07/11/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