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62 点智慧?涂泥巴?洗厕所收费的《名与利》 作者:多话
主题:点智慧?涂泥巴?洗厕所收费的《名与利》
作者:多话 3:28pm 05/09/2022

岂有此理?

读《点智慧》当然不是每篇都会吐槽,尤其更不会鸡蛋里挑骨头。不过,还没来得及看内容,就不禁对于“要让名利不只是一时的…”这句话皱起眉头”。

本来嘛,出家人四大皆空。作为和尚的,在佛前祈愿剃度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摒弃名利,青灯古佛。但是,一想到《点智慧》这个栏目,自来就是释道儒齐集、更联通东西方各种神祗万流归宗。所以也不觉惊异。

只是,一桩洗厕所老婆婆收费的小事,竟然勾起了与《名与利》千丝万缕的纠结,倒是让人好奇,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又能够从“洗厕所收费”悟出什么“真理”?

谁知一看之下,真是小题大做,岂有此理!因为狗屁不通,实在是看不出能还能够反映出什么像样的大道理?

强扭的瓜不甜!从这里可以看出《点智慧》在成为朱志伟每日必撞的那口大钟之后,粗制滥造有之;前后矛盾更多。譬如这篇《名与利》,就是不知所谓。在质疑老婆婆“重利”之下,反倒是透露寺院在管理上的一塌糊涂。

先说星云大师“为了服务来山参访的善信,佛光山不惜以高薪雇请一位老婆婆负责清扫厕所”的说法就含糊不清。一来即没有说清楚这个“服务”是“收费”或“免费”?然后却又针对老婆婆收取费用表示不当。那么问题就来了:

老婆婆高薪不高薪本来不重要,谁都知道洗厕所的收入大概也好不到哪里。不过,一句“高薪雇请”就含沙射影,针对老婆婆后来的收费埋下“贪利”的伏笔。而且寺庙在聘请老人家时,难道没有给予收费或免费的指示吗?

若是没有,那么老婆婆收费就情有可原。若是有指示,那么一切就显得那么吊诡 -- 在“雇”与“被雇”之间,一切都不合常理。

因此,从这则文章中透露出来的不当,让人们对于寺庙的管理层很感忧虑。试想,虽然还不至于“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然而,一个厕所都管不好的寺庙,怎么去管理全寺几十个、上百个僧人呢?

阿弥陀佛!老实说,我是敬佛的。然而,很抱歉我从来就没有对和尚有什么厚望。因为剃一个光头不表示就能够六根清净。大陆的那个释学诚贵为僧家之首,可惜色心未泯。新加坡的明义仁慈,却有牢狱之灾。那个好男色的果峻,男男开房又拥有千万元房产。以及座落在牛车水的“假佛牙” -- 我想,其实若真是要搜集并列举各地和尚干的那些糗事,应该也是罄竹难书的吧?

对了,这里还得填上一句 -- 果峻就是星云大师的亲传“法子”。当然,我不是有意诋毁佛教。其实媒体上从来就不乏天主教神父玩弄男信徒的新闻,新加坡的某个明星牧师也因为不当理财而被送进了牢狱 -- 其实说来毫不出奇嘿嘿,因为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 -- 不是说你做了和尚、你成为牧师神父就会脱胎换骨。

嗨,说得有些岔题了。我想说的是佛光山的一个洗厕所的老婆婆,还能够成为星云大师宣扬佛法批评追逐《名与利》的例子,认真说来那真是这位老婆婆的荣幸 -- 不是吗?台湾的大鱼有的是,为什么只看到一只身边的小虾呢?说比较远的,台湾好像有个8千亿的前瞻基础建设不清不楚?说近的,高端疫苗的采购价格不清不楚?说点不近不远的,那趟国家飞机载运私货怎么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清不楚?

呵呵,看看这段文字:「...有名利,要能造福人类,要让名利不只是一时的,而能为千秋万世留下历史,那才是真正的名利啊!」-- 呵呵,虽然“业”不分贵贱。然而不过就是一个老婆婆为了挣点生活费竟然可以牵扯到《名与利》,这样的构思不免也过于天马行空了呗?而且一想到不过就是起因于寺庙本身的不善管理?朱志伟啊,我还真是服了你了 -- 尽是给星云大师的脸上抹泥巴、添乱。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多话 05/09/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