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63 严孟达未到伤心处 作者:李莫愁
主题:严孟达未到伤心处
作者:李莫愁 08:38am 15/08/2022

    《严孟达未到伤心处》  文/ 李莫愁

严孟达的文学“造脂”本来就“木宰羊”,比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恐怕还查一大截。此次欣逢国庆出了一张“爱国热泪”的图片,为了歌功颂德的马屁文章,不得不翻箱倒柜找出许多古诗句,硬拗成“‘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古今文人笔下发自爱国情操,或是感怀不遇的男儿泪,成了激励后人的精神力量。”——结果句句都和此番情境不合拍,十分滑稽,说的“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

“伤心处”是指“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哪有什么爱国情操在内?严孟达说:“唐朝诗人陈子昂著名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写报国无门,无法伸张大志,登高望远,慷慨生悲。”——就撬了自己的墙脚。

语无伦次的还有:
1、北宋诗人苏轼的一首词《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悼念年轻病逝的妻子王弗;南宋诗人陆游的《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追忆一段他与初恋情人唐琬不能圆满的爱情。宋朝这两大文学家,一个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一个满腔亡国恨,却也禁不住“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2、白居易616个字千古名篇《琵琶行》,结尾两句“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杉湿”,遗留给后世的是千古男儿泪。我国每一届国庆检阅现场座中感动而垂泪或强忍泪水的,又岂止一人而已。

当晚国庆庆典上全体唱国歌,来自务德中学(Bedok View Secondary School)的41岁男教师阿祖安(Azuan Tan,音译)爱国情绪满溢,喜极而泣,这种情绪在中国诗词里面也有,但是不多。

副总理黄循财在脸书贴出这张照片时,机会教育地说:

这正在成为2022国庆庆典的标志性图像之一。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两年多时间,为每个人的辛勤工作和努力点赞,也为每个参加游行或今天观看游行的新加坡人点赞。通过互相照顾,甚至在我们脆弱的时刻,我们展示了我们的团结和新加坡精神。

——是一种见着“隧道尽头的光”的喜悦。

唐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首两句:“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就是这种爱国情怀的最高喷发。还有他的《喜达行在所三首》里的:“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颇具心理分析范——意思是说:喜悦的心情达到极点变成了悲伤,呜呜咽咽不能自禁泪水沾湿佩巾。

《龙文鞭影·十灰》:“平仲无术,安道多才”,说:

寇准被降职至陕州,张咏刚好自成都罢官回来,寇准举行宴会,大肆款待张咏。张咏将要离去,寇准送他到郊外,问他:“有什么可以教寇准的吗?”张咏徐缓地说:“《霍光传》不可不读啊!”寇准不知其意,回去拿《霍光传》来读,读到霍光“不学无术”时,笑说:“这是张公在说我呀!”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15/08/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