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20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作者:韦春花
主题: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作者:韦春花 07:35am 29/07/2022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文/ 韦春花


老吴(老翻癫吴俊刚,下同)7月27日的早报专栏文章《华社应继续协力推广华语》,让人不禁联想起spin doctor这个词,维基百科称之为“政治化妆师”,以及今天春花刚刚在邻国报章学到的叫做:政坛神级马屁精。老吴劈头就说:

最近,报上出现的关于华语和方言的争论令人诧异。“讲华语运动”(以下简称运动)自1979年推展至今已有40多年,在华人群体中,华语大体上已取代了方言,成为新加坡华人的共通语言,尽管方言仍在老一辈人当中流行。/因此,华语和方言之间,照理不应该还存在“生死存亡”的矛盾,须要进行如此激烈的辩论。如果说人们以为现在华语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因此可以转而振兴方言,那是大错特错的。华社今天更需要关注的,其实是华语未来发展所面对的新挑战。

老吴还说:“对这样的语文发展趋势,华社理应有一定的危机感才对,也应及时集思广益,继续协力推广华语,更应设法扭转华语在家庭和社会上的颓势。但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这样。有些团体和会馆反而更重视方言,每年花大钱落力搞起方言文化活动。/并不是说语言问题不可以讨论,语言专家和学者完全有自由对方言和华语提出诸多理论和见解,任何人绝对有自由学习任何一种或多种语言(包括方言)。但若不着眼于大局,看不到华语所面对的新挑战,那将如贤文所言:若争小可,便失大道。我们切莫因小失大。”——可能沾沾自喜自己是华社最清醒的一人,殊不知这篇文章的用心非常歹毒;首先就为行动党政府这57年来的所谓“双语政策”卸责,认为他们“尽力”了,而把矛头指向家长。此外又刻意曲解最近有关“华语与方言”的讨论。老吴说人们为方言“翻案”,主要是认为“华语”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因此可以转而振兴方言”——其实不然,华社之所以兴起“华语与方言”之辩,主要是意识到当年因当政者一句“讲方言妨碍华语学习”的谎言,中了毒招,而造成今天华文/华语的凋零。套句新词,这叫做“新加坡人民对政府认受性的反思”。

老吴在文章中还为李光耀涂脂抹粉,把他塑造成拯救华文/华语的第一人。难道“方言妨碍华语的学习”不就是他在毫无科学证据下提出的吗?当年李光耀那一辈留洋精英为了取得政权,借助主要是讲华语和使用中文的工运和学生运动(后来还“美化”为“与共产党斗争”),不惜学方言、华语,到了乡下草台演讲,就以闽南话“小弟”自称,这其中的屈辱和憎恨,多年后,终于报在南洋大学和华校生身上。李光耀这招就是刀不血刃的“捧杀”,捧杀此典故出自《风俗通》:“长吏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五四运动蔡元培先生在辞呈中曾引用了这个典故,原话:“吾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 意思就是说杀你马的人就是在旁边那些人给你马鼓掌的人,夸之者就是害之者。也就是捧杀。

老吴老爱在文章里掉书袋,这回怎么忘了孟子所说的:“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尚之风,必偃。”《劝忍百箴》也说:“楚好细腰,宫人饿死;吴好剑客,民多疮瘠。”——政策之怎么影响民生,这里头有其必然的道理。最好的例子,就是我曾听一位长辈说,他早就看出李光耀就是要消灭华文,所以……把孩子都送入英校——听了这段,老娘只能像日本或者台湾的综艺咖那样,身子一歪,差一点没跌下椅子。其实友辈中也有不少对行动党语文政策咬牙切齿的,不过扭头就向自己的孩子讲着蹩脚的英语,让人恨得骂一句:活该!

灭绝(Extinction)是指一个物种完全消失的自然过程。由于生存竞争的关系,灭绝消灭了一部分物种,但同时也为其他物种的发展和新物种的产生创造了条件。例如白垩纪末期的大灭绝事件,导致了恐龙的灭绝,但恐龙灭绝后,原本被恐龙压制的哺乳动物得到了繁荣的发展,取代了恐龙的生态位;还比如,由于蓝绿藻活动所导致的大氧化事件后,厌氧生物几乎灭绝,但又为日后动物的产生创造了条件。华文/华语的灭绝就是始于消灭方言这一政策,现在我们的华文/华语还看得过,但是未来是不可期的,主要那是一种滞后的长尾效应;灭绝不是一天就实现的,就像我们常说的“不能一口吃成胖子”那样。老吴说:

202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很不令人乐观。本地五岁以上居民人口当中,有48.3%家中最常说的语言是英语,这比10年前的32.3%高出16个百分点。在家主要讲华语的则跌落至29.9%(2010年为35.6%)。英升华降,趋势明显。就不同年龄段看,五岁至14岁华人,在家主要讲英语的占77.4%,55岁以上在家主要讲英语的则占29%。就教育程度看,中学程度以下,在家主要讲英语的占9.6%,有大学程度者,在家主要讲英语的则高达61.2%。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不言而喻:

如果任由这样的语言趋势发展下去,还很可能出现更大的危机。当这些以英语为母语的“新华人”在学校里华文科碰壁时,他们的家长将会感受无比的压力,最终也必会把这种压力转移给政府,要求降低华文水准,减少学习难度。其实,近年来已有人公开呼吁,让这类华族新加坡人以英语而不是华语,作为他们文化与身份认同的主要成分;言下之意,是不必再强制所有人必须学习第二语文(母语)。当“新华人”世代逐渐有了投票权,以及老一代华人逐渐离世后,双语政策相信也会面对空前压力。

虽然家庭用语的普查近几年常见报,不过行动党高官们并没有任何想法或行动,甚至表达担忧去扭转颓势,似乎是“乐见其成”。老吴说:“但时至今日,运动在家庭中起不了作用已是既成事实。本月21日,教育部长陈振声在第22届中国语言和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致辞时,也呼吁家长应努力用母语和孩子沟通,让母语成为活的和有用的语言,而不只是学校的一个考试科目。这样的呼吁是否有效,有待观察。”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9/07/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