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19 今天是6月20日 作者:蔡培强
主题:今天是6月20日
作者:蔡培强 9:26pm 20/06/2022

今天是6月20日,熟悉新马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日子,对我们而言,这日子有多一层意义,七年前的6月20日,我们在新加坡大会堂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演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音乐会。

就在那一晚,差点被遗忘的世界各地反法西斯歌曲被重新唱响,被封禁70年的南洋抗日歌曲堂堂正正搬上舞台,反法西斯事迹被颂扬,抗日烈士被悼念,我们共同创造了一项不可能的奇迹,这奇迹本身也将被传颂。

今天就来回顾一下这场演出,先看看我写的冷笑话:

《普京很生气 04:26am 09/03/2022 新加坡跟随美帝制裁俄罗斯,普京很生气,要给点颜色,问过驻新加坡大使馆的孔掐罗先生,孔曰:他们2015年有主办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音乐会,我也亲眼看到,普京作罢。》

世事难料啊!谁会料到,那场演出七年后会爆发俄乌冲突,纳粹法西斯浮出水面?回看历史,原来2014年发生了克里米亚事件,普京知道乌克兰亚速营纳粹分子的存在,这才与习近平谋划搞了个反法西斯阅兵,而我们吃包组刚好有个灵精仔蓝钦然嗅到了味道,提议我们也来一场反法西斯音乐会,这才有了这场演出。

一切看似水到渠成,但先前的铺垫一样也不能少:

1.王文华穿针引线:我在一次看音乐会认识了文华,靠着他广泛的人际关系,认识了许多人,包括槐华,他也把我的CD卖到全国各地,几个部长,联络所,社团组织都买过CD, 为南洋抗日歌曲做足了宣传,演出那晚他在观众席喊ENCHO。

2. 槐华召见蔡培强:那一天的前一个晚上,一群表演艺术学院的院友在白沙海边的一间渡假屋聚会,等待一位有钱人的到来,我忙着播放最新作品“十大姐”,已近午夜,有钱人还没到,通常他到了之后就会成为焦点,会不断弹琴到天亮,困了也不好意思走开,想到明天要见槐华,如果睡不够成个鸦片仙的样子会不会坏了大事,于是乘半夜还有车赶快离开。第二天精神奕奕去见槐华,槐华一见果然是可用之才,在客厅问了三句话,马上进入书房重地,老蔡的音乐工作从那天起往后倒退30多年,来到1939年,要不然还困死在1973年,过后我把获得的歌谱一首一首敲出来,放在高山流水音乐论坛由网络歌手唱出来,南洋抗日史诗就这样诞生了。

3. 杜姐姐召见蔡培强:那一年杜姐姐为了制作“胶林我们的母亲”专辑,用马赛地载我到芽笼王氏公会帮忙录音,录完之后,我继续把一些歌让歌队唱,唱着唱着,竟然唱出了一张“反殖独立组歌”光碟,原来录音这么神奇,唱的时候没什么,合起来就是一部史诗。后来他们搬走了,留下了空档,这才有了吃包组,也为后来的几场演出提供优良的排练场地。

4, 唐翎姐姐认识了槐华:唐翎姐姐在主流音乐界人缘极佳,自从认识了槐华之后才对非主流音乐有所认识,靠着她的关系,才能获得交响乐队和年轻歌手的资源,加上纯熟的办音乐会业务经验,才能让我们顺利登上大舞台,一展风采。

5. 捷铃姐姐召见蔡培强:电台播音员吴捷铃约我到电台介绍“南洋抗日史诗”,这是禁歌第一次在官方媒体播放,当人们第一次从收音机听到禁歌时,获得了一个清晰信息:时代不同了,不需要再担忧了,这也许是后来能获得那么多歌手参演的原因。

6,洪月英拜师潘耀田:月英曾经是南洋艺术学院音乐系的学生,潘耀田是老师,有了这层关系,才有机会把MIDI乐谱变成交响乐队能演奏的交响乐谱。

最后,还是来个笑话作为结束,演出当晚竟然忘记请部长开幕致辞,有了俄语翻译却忘了英语翻译,要命的是,谢幕时把几位专业歌手和钢琴手遗忘在后台,史上最反常理的音乐会,也难怪中央电视台全程录制后一秒钟也没有播放出来,网络也没有任何一条信息,这是一场不曾出现的演出!

是吗是吗?问孔掐罗就知道了。



创意网站啦

留言簿

蔡培强 20/06/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