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84 稻草人的思考 作者:殷素素
主题:稻草人的思考
作者:殷素素 07:38am 09/05/2022

    《稻草人的思考》  文/ 殷素素

【世界齐齐向右转】

2001年911过后,世界随着西方强权的语境,则越来越“政治正确”;他们说“恐怖分子”是懦弱的,大家也点头称是。最近美国最高联邦法院的一项泄密,造成很大的反响,就是有法官称1973年 “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裁决是一个“严重错误”(堕胎合法化),应该被推翻。“堕胎合法化”事关人权问题,可是《联合早报》的社论(2022年5月6日),则好像是共和党人写的,他们说:

意见书的立场其实并不极端,但社会反应之极端,表明不同阵营数十年的对立情绪,已经到了妖魔化对手的程度,让妥协的民主协商精神难以发挥,有损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灯塔”的形象。

这件事之所以被翻案和能够成事,主要就是这几年最高联邦法院里的9位法官,被塞进了6位属保守派共和党的法官。“堕胎合法化”在全球已然成为一种共识,作为保护弱势妇女的一种工具;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限制堕胎对贫困妇女冲击尤甚;这个群体通常更有可能寻求堕胎。非裔和西班牙裔妇女可能会受到重大影响;美国 61% 的堕胎者来自少数族裔。年龄在20多岁的女性占堕胎的大多数;2019年,这个年龄段的人占57%。

行动党政府在70年代推行的节育运动,认为“生育越多分享越少”,要不是得益于这个世界潮流,人们接受堕胎这一手段的话,恐怕不容易成功吧?可是社论却大咧咧:

在1973年罗诉韦德案判决之前,堕胎在不少风气开放的美国州属已经合法,正体现了这种价值观;强制全国允许堕胎,反而违背了美国宪法分权的精神。……在这个意义上,美国从来就处于“撕裂”的状态。当下的不同点,在于对立各方因为长期妖魔化对手,终于使得妥协变得越来越困难。正因为对方已经不被视为正常的文明对手,所以一方的胜利必然代表另一方的覆亡。作为普通公共卫生课题的堕胎权,就不幸沦为“奴役女性”和“谋杀胎儿”之间的正邪之争。

实在不敢相信是新加坡人所写,大概是抄自福克斯新闻。

【不解释的新闻】

“中央公积金局前阵子发布一个趋势报告,公布一系列与会员每月入息有关的数据。据估算,2019年至2021年年满65岁的公积金会员,如果立即启动每月入息,入息中位数是每月460元至580元,三年来增幅大约25%。如果等到70岁才开始,每月入息中位数是610元至760元,比65岁开始领取的人高三成。”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解释——政治人物没有,记者只照本宣科,不提任何问题。春花单看这些数目,就觉得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的老人都很可怜。从微薄的公积金入息来看,有些还不是一个人独享,还要和配偶一起分担生活费。这样的一组数据,执政者最少也该告诉我们:实行了几十年的公积金制度,到底是成功了还是鸡肋了?有什么可改进的地方?

根据统计,2021年新加坡人均月收入中位數為3,027新元,如果年满65岁的公积金会员所领取的中位数是530新元,那不过是人均收入中位数的六分一,比领取福利部援助还多不到200新元。即使是“70百分数”的人,也领取不到1000新元(实930元),那是不是说明公积金只造福了30%的高薪会员?

【稻草人的隐喻】

今年开斋节前后发生了三件事。通讯及新闻部仿效邻国的政府部门和大企业在民族节日时通过YouTube 上载庆贺视频,通常都是一些温馨、充满人情味的小品。这次准备的开斋节视频叫做《给沙瓦尔的信息》(Messages for Syawal),讲述的是一个住在租赁组屋的马来家庭,父亲是一名搬运工人,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片中的孩子名为沙瓦尔(Syawal)。Syawal也是伊斯兰月历的10月,该月份第一天即是开斋节。在这则广告中,沙瓦尔为了帮家里赚取额外收入,逃学去打工。在获老师告知后,母亲决定重返职场来减轻家里负担,父亲则成功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几年后,这家人迁离租赁租屋,搬进了新家,开开心心迎接开斋节。视频中还提到了几个政府帮助弱势群体的举措,包括协助租赁组屋家庭拥屋,以及对弱势群体学生的援助计划等。

可是偏偏有些马来同胞看了就不买账,认为是在宣扬对马来人的刻板印象,指摘视频拍摄的角度首先就是带有偏见。还有网民批评,这个广告似乎不是为庆祝开斋节,而是用来宣传政府协助弱势群体的措施。于是通讯及新闻部就匆匆下架了这支视频,以平息众怒。

吴作栋在开斋节也在脸书上载了一帧他们夫妻俩和一个穿马来传统服装的稻草人合照的照片,以示庆贺之意。哪知道也犯了大忌:好莱坞大片《绿野仙踪》(1939年)里的稻草人就是缺脑,而叶启田的《爱拼才会赢》,歌词唱道:“无魂有体亲像稻草人”。新闻是这样写的:

帖文引起一些网民的炮轰,指内容不妥当,一些网民则认为吴作栋将回教徒描绘成稻草人。吴作栋隔日再在Facebook发布帖文表示:“这跟我的想法相差很远。 我的政治生涯都在追求和谐的多元种族社会。”他说,这件事提醒我们强化多元种族主义需要持续进行,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扮演我们的角色。他在帖文中也附上另一张于今年1月和同一个稻草人拍的照片,照片中,稻草人穿着不同的服饰。

吴作栋落得灰头土脸,搪塞了事。

新闻:

律政部4月22日发文告说,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简称TISG)昨天在网站、面簿页和推特账号发表题为“尚穆根表示可能卸任新加坡律政部长和内政部长”的文章。文章作者Toh Han Shih同天也将文章分享在自己的推特账号。除了标题之外,文章第一段也称,尚穆根在接受马来西亚淡米尔新闻网Vanakkam Malaysia采访时“透露”,他可能卸下律政部长和内政部长的职务,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律政部指文章的标题和内容写出尚穆根在采访中说他可能卸下部长职务,都给人错误的印象。

素素可以想像,尚穆根在接受马来西亚淡米尔新闻网,一定是淡米尔和英文夹杂的情况下交谈的,过后淡米尔新闻网的记者认为他有听到尚穆根“辞官归故里”的弦外之音,所以就写在文章里了。在民主社会里,误读时有发生,也在所难免,谁叫你允诺言论自由,不要一言堂;只要当事人珍重地声明绝无此事也就够了。尚穆根甚至还有政府打假网页Factually的链接(www.gov.sg/article/factually220422),列出了这起事件的相关事实与澄清。这和上面的两件事并无不同,然而却让尚穆根耍了官威,治不了邻国的新闻媒体,却拿本地小网站来出气,“泼马”一番。所以当初立法时的顾虑:掌权者绝对会滥用——果然得到证实。



大马华人网站

殷素素 09/05/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