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07 卡带变光碟变油管变存储卡 作者:蔡培强
主题:卡带变光碟变油管变存储卡
作者:蔡培强 3:56pm 29/03/2022

    八十年代初淡滨尼丛林中的一间小屋,夜晚时分老蔡就在那里出现,屋主家的女儿长得漂亮,而且很有才气,而老蔡那时年轻有为,很有志气,时常发明一些玩意儿,比如针疗机,穴位探测器等等,文章也很容易上报纸,就在这间小屋,老蔡安装了10台录音机生产卡带,录些什么弓舞啊什么的,那10台录音机是从旧货商买来的,只有机械部分,应该是大工厂生产中的剩货或次品,每台10元,老蔡自己做电路部分,就这样,一小时可以录10个,每晚可以录几十个,用彩色名片的技术印封面,就可以摆在前卫书局卖,每个2元,那时应该有不少“文艺青年”买到这款卡带,多少得到心灵安慰吧?

    录着录着,有一晚屋子的男主人忽然站在我面前,用潮州话大声喝道:“阿兄人!这些东西是你的吧?给我拿了滚出去!”,老蔡就这样被滚了出来,後面追着一个女孩,对我说:“我姐姐很伤心,跟你说对不起!”老蔡的卡带企业就这样倒了,要不然也可能发展成“艺青”还是“雨果”什么的。

    老父亲真是护女心切,关键时刻大喝一声,把一个“文艺青年”赶走,不然爱女以后就变成卖卡带的女人,包光碟的妇人了,这角色后来由另一个女人扮演,而这位曾为我流过一滴眼泪的,后来当上记者,找上个好老公,过着幸福的生活,祝福她!

    卡带事业倒闭后的三十年,老蔡的第一张光碟又出现了!这回不必自己录,工厂下单,1000张光碟就送来了,为了减少成本和节省空间,只有“肉”,没有“壳”,要卖的时候才自己包,于是包光碟的妇人出现了,包着包着,老妈却忽然不行了,那年的8月9日是国庆日,南方艺术团的团友早上有国庆日聚会,是卖给他们七十年代光碟的好时机, 偏偏也是老妈的棺木送来的早上,究竟是去不去呢?我说:“卖光碟是公事,你快去快回,这里有我照顾,老妈不会怪你的!”。

    那一年的国庆日,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只有围着老妈的棺木团团转,那究竟卖了多少张光碟呢?就几十张,还听到不少鸟话,“有没有问过院长?”,“有没有问过淑桂?”,“有没有侵犯版权?”。

    这些光碟后来靠着一个好人黄文华到处乱卖,也卖得差不多了,洽逢沈旺傅要在创新园搞“七十年代我们唱的歌”,非常对口,于是接洽要租个摊位来卖,却被拒绝,原因是“太红”,那天黄文华来个独夫闯关,乘淑桂姐姐在台上弹九条船,柜台没人就把有“九条船”这首歌的光碟摆出来卖,但很快就被赶走,老蔡那天刚好带了很贵的,有80倍ZOOM的SAMSUNG录影机,打算录下台上的表演,却不得不偏转镜头把黄文华被赶,拼命喝水的一幕录下。

    过了一年,槐华主办的“铜锣到曼陀铃音乐”在新加坡大会堂开演,老蔡的光碟终于堂堂正正摆在大堂里卖,又过了两年,“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音乐会”在新加坡大会堂开演,又卖了一通,那晚演出结束后,有一个人来到控制室,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你以前说要做的事,终于做出来了!”,我一时还认不出来来,原来就是当年在淡滨尼追着我出来的那个女孩,太久了,我也忘记当年究竟说了些什么。又过了四年,“歌声唱响七十年代”也在新加坡大会堂开演,老蔡本来也想来个大卖特卖,演出那天拉了一堆,在路边却叫不到一辆德士,时间紧迫,只好放弃,想来有趣,老蔡是“文艺青年”里最早拥有车的,早在印彩色名片的七十年代末就有一辆旧PICKUP,后来去夜总会打灯光就拥有一辆二手小车,还载着父母到马来西亚游玩,算是有尽孝,怎么到了卖光碟这一刻,与我合作的都有车,就我在走路,奇哉奇哉!

    随着新冠疫情的到来,以后再也没有可能在大会堂卖光碟了,我把剩下的上万张光碟整理好,在适当时刻丢进环保箱再循环,光碟时代结束了!以后听歌就到网上去听,油管,西瓜视频,百度的好看视频,B站BILIBILI,只要在搜寻器打上“蔡培强配伴奏”,按下搜寻键,我就会出现啦,另外我也会把光碟的音频和网络的视频收进储存卡(SD卡),收进铁罐,就算乌克兰战争演变成核战,网络化为乌有,那些歌还在,还在,还在!

    就这样啦!

本文修改于: 04:23am 23/04/2022



创意网站啦

留言簿

蔡培强 29/03/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