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55 在家不开暖气,帮不了乌克兰 作者:韦春花
主题:在家不开暖气,帮不了乌克兰
作者:韦春花 07:00am 21/03/2022

    《在家不开暖气,帮不了乌克兰》  文/ 韦春花


请恕春花鲁钝,实在无法从字面上看懂施仁乔(Cherian George,前译:契连·乔治)的这篇《乌克兰战争:复杂的公众舆论揭示了两极分化、傲慢和同理心的缺失》,只好揣摩他的意思。

施仁乔作为春花颇为敬佩的公知,一路来为本地的言论自由仗义发声,不想这回竟露出狐狸尾巴。他一上来就说:“在新加坡政府明确谴责俄罗斯入侵的背后,一些新加坡公民对乌克兰的困境不屑一顾。这种反应暴露了他们对新加坡自身主权基础的失忆。”——哇,好大的一个罪名。原来怀疑一个国际事件的复杂性,多方考虑,竟也成为对某某困境不屑一顾的罪人?俗语说:大风吹倒了梧桐树,自有旁人论短长,这是言论自由的标配。不跟你一样,别人就是两极分化、傲慢和同理心的缺失?

最主要是行动党政府的制裁措施目前受到国人的普遍怀疑;很多人都不知怎么表达,但冥冥中都觉得无论如何还轮不到这个小国政府来出头。于是官媒注意到这个趋势,就开始造舆论来扭转:赞成的人才明智,不会忘了立国之本,不被“敌意”宣传所迷惑;反之怀疑论者就是共党同路人,整理成文字大概是这样:

诡异的是,仍有人支持俄罗斯侵略,指责美国制造这场战争,希望俄罗斯尽快打败乌克兰,而对死伤者及逃难者毫无怜悯之心。这无非是“爱屋及乌”,因中国而爱俄罗斯,因痛恨美国干预中国各事务,而变成非理性的一群——逢美必反,以至曾与中国友好的乌克兰成为中国民间及海外跟风华人抨击调侃的对象。

于是《海峡时报》率先在3月18日出了一个有关抖音的新闻标题,后来《红蚂蚁》改写成《TikTok出现匿名账号,企图左右新加坡人对俄乌战事的看法》,随后内政部也表示关注。其实对俄乌战事的短评/懒人包,不止出现在抖音,也出现在推特、面簿、YouTube、Instagram和Telegram等各类社交媒体上,为何单挑抖音呢?道理很简单,抖音是中国公司。以前西方媒体得天时地利人和,独领风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现在是中国崛起的时代,他们也照办煮碗,大家文斗来一较高下,西方/亲西方的媒体就不乐意了。

施仁乔的这段:“恶意的外国影响显然是其中之一。中国的超级民族主义宣传,无论是官方的,还是从‘小粉红’开始的,已经在新加坡的信息空间流传了一段时间。其中大部分并没有像旅游或投资营销那样直接推销中国。中国的外部喉舌——尤其是俄罗斯的喉舌——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破坏美国和欧洲上,从西方的失败和伪善中摘取唾手可得的果实。”——恰好证实了老娘的猜测。

此外施仁乔还说:“其他新加坡人则在宣传‘那又怎么说’论(Whataboutism)。……他们对美国滥用权力的看法与对普京的公开钦佩结合在一起。”——“那又怎么说”论(Whataboutism) 出自奥威尔式的词汇“双言巧语”(doublespeak),是早年苏共的一种诡辩术。这里不明说,却用暗示的方法,说对方其实是共党同路人。

有路人甲就说:其实美国国内也有大力鞭挞其政策的声音,这些都是大名鼎鼎的公知啊。本地的一些英语论坛有人上来就劈头一句:“那些‘自我憎恨’的美国人,和共产党同路一点也不为奇。”这使春花想起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于是从旧书堆里找出尘封的《旁观他人之痛苦》来阅读。发现这本写于2003年的书,仿佛已经知道2022年会发生的事,说得事事在理。

苏珊首先告诉我们,新闻媒体都是有立场的:

做为他国灾劫的旁观者,是一种典型的现代经验,这经验是由近一个半世纪以来一种名叫“记者”的特殊专业游客奉献给我们的。战争如今已成为我们客厅中的声色奇观。有关别处事件的资讯、即所谓“新闻”,重点都在衝突与暴力——“有流血就有销路”(if it bleeds, it leads)是小报及二十四小时新闻提要节目的指导方针。对那些逐一闯入眼帘的凄楚,人们的反应可能是怨悯、愤怒、认可,或觉得过瘾。

她也告诉我们,为何欧洲在俄乌战事如此踌躇:

今天,除了曾声言不再发动战争的欧洲之外(按:欧洲正是一战和二战的源头),事实依然没变:大部分人仍然不会质疑政府发动或继续某场战争的论据。总是要有非常特殊的情况出现,某场战争才会变得不受国民欢迎。(反对的原因并不一定是因为个人的生命安危受到威胁。)一旦这种时刻来临,摄影师收集而来的资料就会发挥巨大作用,因为人们会认为那些照片揭露了衝突的真相。但假使空气中缺乏这种反战情绪,同样的反战照片恐怕就不会被解读为正表达著一场不可避免的、非胜即败的战斗中的悲凉与英烈——值得肃然起敬的英烈。摄影师的意图无法决定照片的意义,照片自有其生命历程,会随著不同社群的需要,随著其忽发的奇想或锢不可破的忠诚而飘流。

施仁乔说:“人民行动党对西方的立场反映了这种矛盾。一方面,自独立以来,行动党的政策侧重于使新加坡与西方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秩序的要求保持同步。另一方面,行动党几十年来的言论对西方的批评与当前中国的宣传几乎完全相同。中国的言论到达新加坡时,会落在肥沃的土地上也就不足为奇了。”——对于大美国主义和本地英文知识分子莫名的优越感,以及对中国无来由的厌恶,苏珊也有很深入的看法:

美国人宁愿想像邪恶只存于别处,而美国这个独一无二的国家—— 自开国以来从无昭彰的恶徒当上总统一与奸邪完全无涉。美国是个“例外”(exceptionalism )的国家这想法,根植于其建国张本的革新性上,至今仍然深入民心。这信念不太接受美国——如别的国家一样——也有其悲剧性的往昔。“美国历史就是进步的历史”,这个全国性的共识给了美国人一个簇新的背景去鑑赏那令人不快的照片,令美国人在瞻眺国内或国外的丑行时,都把自己视为解决所有错误的万灵丹。

施仁乔指责一些国人欠缺同理心,苏珊则认为同理心不是官媒或反官媒所能塑造的,最重要的是个人的独立思考和不断地提出问题:

看到苦楚的照片(/录像)时无法立即生出同理心,如亲受煎烙,那不是我们的缺憾。当然,照片(/录像)亦不能补充我们的无知之处,无法提供照片(/录像)挑选并框出的苦难的根源及其历史背景这类知识。这些影像最多只是一项邀请:去注意、反省、学习和检查建制当局如何自圆其说地解释灾难原由的文饰辞令。谁导致照片中的灾难?谁要负责任?这可以原谅吗?这是真的无可避免的吗?于今为止的世局中,有哪些是我们一直默默接受但其实应该挑战的情况呢?这一切质问,连同对道德愤怒的了悟,就如怜悯一般,无法订出一套行动方案。


本文修改于: 06:24am 22/03/2022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1/03/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