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74 如果普京就住在你家 作者:韦春花
主题:如果普京就住在你家
作者:韦春花 08:26am 14/03/2022

    《如果普京就住在你家》  文/ 韦春花

沈泽玮说:“如果邻居有个普京,还可搬家避凶,但国家却搬不走。若本区域发生类似俄乌冲突,各国面对的表态压力肯定更尖锐,印太目前没有类似北约的机制,难保以后不出现。”春花则说:“如果普京就住在你家,那你搬家也搬不掉他。”

俄罗斯甫打响第一炮,新加坡的父母官们就祭出机会教育的看家本领,说小国该如何如何自爱;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2月28日在国会上针对乌克兰战事发表部长声明时,郑重宣布新加坡参与国际制裁俄罗斯的行动,是为了维护国际法而不是反俄罗斯:

“我们正目睹一个针对主权国家的无端军事侵略。对我们而言,这关乎国家的生存。如果世界秩序是基于‘强权就是公理’,或者‘强者可以为所欲为,弱者必须忍气吞声’,这样的世界秩序对小国的安全与生存是充满敌意的。所有国家,无论大国或小国的主权、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都必须得到尊重。任何违反这些核心原则的做法,不论何时发生或在哪里发生,新加坡必将认真对待。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强烈谴责俄罗斯无端攻打乌克兰。”

随后官媒的二丑们就纷纷拾他们牙慧,上星期天《联合早报·想法》(2022年3月6日)就敲了三篇“教育文章”,为行动党的“制裁”护航:
1、《沈泽玮:如果身边有个普京》
2、《严孟达:和平的底气》
3、《吴新慧:乌克兰与我们的距离》

重头戏来了,到了星期六(2022年3月12日)由前总编辑林任君写的重磅文章,叫做《从乌克兰回望东帝汶:似曾相识?》,有个小标题比正题目还耸动叫做“(这)不是我国第一次高调反对大国侵略”,替行动党政府找/堆一个“道德高地”,不过看了内容简直笑掉大牙。或许老编也知道,这样的文章没几人会详细看,只要知道小标的“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既然已经破身,就足以说明“我们”的“一贯”,足矣。

为什么好笑呢?就是林总把如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拿来和1975年印尼强行占领东帝汶比。比什么呢?比——新加坡在西方主导的联合国对入侵行为的表现:1、印尼强占东帝汶,联合国决议“印尼的行动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一致谴责印尼的侵略行为,要求它立刻撤出东帝汶。在那次投票中,所有亚细安国家都投反对票,支持印尼,唯独新加坡独排众议,没有和其他亚细安成员‘团结一致’,而是投下了弃权票”;2、联合国的决议草案遭俄罗斯否决,新加坡不是北约成员,却立马跟随美国佬制裁俄罗斯,成为亚洲三个国家或地区之一:日本、新加坡和台湾。

试问有什么可比性?印尼怎么跟俄罗斯比大呢?唯一可以看出的是新加坡越来越亲美,如此而已。

严孟达说:“任何理性的人都不该为俄罗斯发动这场战争喝彩,并为之美化、合理化。不管个人的意识形态有多左,多么讨厌美国,反美反到骨髓里,乌战还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虽然冠冕堂皇,可惜的是他所站的“道德高地”,其实是由美国佬建造的:

意识形态是第一关键:过去常说世界并非黑白分明,应该是充满不确定的灰色地带,但是美国就要重新定义社会价值标准,这就是由“势”所形成的所谓“道德高地”,将所有和美国宣扬不符的都标签为错误,就是要世界带入一个近似电影的虚构环境中。最顶层的是由美国代表的“自由民主”,因为美国代表的是正义,所以号召同盟抵制俄罗斯军事行动是正义;另一方面,美国入侵伊拉克、利比亚也是正义。这种定义的能力很关键,因为美国有着这种“势”和对世界传媒的掌控,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要竭力抹黑中国的原因,就连扶贫都被视为邪恶的行径,因为美国不能容许有平等的存在。关键的结果,就是正义不再由“这是什么行动?”、甚至不是结果是好是坏来决定,而是由谁来执行这种行动判断。所以,任何由美国带领的行动,都是基于正义的、正确的,也就是说由美国扮演着上帝的角色。(南洋商报/《欧洲自欺欺人(下篇)》/霍咏强)

严孟达还说:“国际法无法保障小国安全,给我国领导层带来空前的震荡。因此,新加坡反应之强烈也是历来仅见。”——这句话读来觉得矛盾,逻辑上有点顾头不顾尾的感觉。一方面把自己装扮成楚楚可怜的模样,一方面又何来的底气去制裁一个“大国”呢?

说穿了俄乌战争是两大利益集团的角力,借由“道德高地”而靠边站是卑鄙的。一边是俄罗斯不要别人把飞弹架在自家的门口,另一边是北约为了自身的安全,希望把飞弹架在俄罗斯的门口。但是双方都几乎忘了:那个所谓的“门口”,其实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如今双方都是以“七伤拳”来搏命,即使最后赢得了胜利,自己也伤得够呛了。所以说不读历史是不行的,最近美国的一帧漫画就饶有趣味:以前看漫画书是夹在历史教科书里看,如今要看历史,反而要夹在漫画书里偷偷看。

美国则远在大西洋彼岸教唆鼓噪,幸灾乐祸应了一句闽南话:“别人的囝仔死不完”。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参议院阐述自己对乌克兰局势的看法时,就呼吁美国政界能够更理性看待俄乌冲突的深层次逻辑。桑德斯指出,在过去的200年里,美国以自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为由,肆意干涉周边国家的内政外交,推翻了至少十几个国家的政权。他以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为例,当年苏联秘密在距离美国海岸线仅仅90英里的古巴部署弹道导弹,被美国发现后,当时的肯尼迪政府态度极其强硬,认为这是对美国国家安全不可接受的威胁,美苏关系剑拔弩张,全世界都濒临核战争的边缘,最终苏联妥协了。 桑德斯认为,当今的俄罗斯也面临同样的安全压力,即使俄罗斯的领导人不是以铁腕著称的普京,也会对当前的形势感到担忧。同样作为地区大国,美国坚决不能接受的事情,凭什么俄罗斯就必须忍气吞声?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美国的政客们会因为邻国是一个主权国家,而放任它加入敌对联盟吗?“反正我不信。”(I doubt that very much.)

如今的人们都崇尚视觉系,把在多元媒体上看到的东西都信以为真。媒体让我们看到乌克兰人民流离失所,饿殍遍野,心里就自然产生一股悲悯之情。还看到泽连斯基化身超人,由西方媒体涂脂抹粉成高大帅,成为正义的象征。可是那些没被我们看到的,发生在中东、南亚的战争、禁运和制裁呢?美国作家威廉·布鲁姆(William Blum)写的《谁是无赖国家》(《Rogue State》)就直指美国才是最大的地痞流氓,什么化武、贫铀弹、集束炸弹他们没用过?因制裁、禁运而缺粮少药致死的人会少吗?只是没出现在CNN的电视画面,你就以为没发生过吗?

行动党竟然说他们反对“强权就是公理”,或者“强者可以为所欲为,弱者必须忍气吞声”,试问他们是怎样在国会里对付在野党的?
1、新加坡是世上唯一一个,一人拿着个笑脸纸板站在建筑物前也能治罪的国家。
2、新加坡政府的防疫工作至多只能算是中下,可是在官媒的“救驾”下,让人觉得好像是世界上最好的。春花经常从电视新闻看到他们用“疫情严峻”来形容美国、日本、韩国和香港,可是对于500多万的人口的小国却从来不那么说。此外,数据方面在百分率和数字间自由跳动,主要就是看哪一组放出来会比较可观或者好看。
3、内政部说:国人前往乌克兰参战属于犯法。有眼尖的网红就发现,到底是犯了哪条法,为何内政部不说,难道他们没有义务告知国人犯了什么法吗?原来是刑事法典第1871条的第125节:
“对任何与现政府结盟或和平的国家的政府发动战争,或企图发动这种战争,或教唆发动这种战争的人,将被处以无期徒刑,或处以可延长的有期徒刑。至15年,可加罚或罚款。”——后来“8视界”的新闻报道也引用了相同的条文。——问题来了,那么新加坡支援美国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派出子弟兵去执行“和平任务”,看来也是巧言令色而已,总理或国防部长都该被控上法庭。
3、最近执政党为难在野党议员,多拿“国会尊严”说事;其实因兄弟阋墙而把民事遗嘱问题拿到国会上谈,企图对已经定案的事情施压,把故居争夺战演变成国家危机,那才是最“下衰国会”的一件事。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14/03/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