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90 “清零”不死、“共存”身亡 -- 新加坡的冷笑话 作者:直言
主题:“清零”不死、“共存”身亡 -- 新加坡的冷笑话
作者:直言 3:34pm 05/03/2022

当“与冠病共存”甚嚣尘上,而“清零”竟然成为阻碍世界进步的“害群之马” -- 这时候,我这个头脑简单的人,就再也很难的好好睡一个“好觉”了!

我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能够“清零”,那么会有一个国家不想“清零”吗?毕竟,人命关天。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每当想起父母两老的“大体”推进去,隔天回来就只见一堆白骨,我都不禁热泪盈眶...这时候感情泛滥,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那种摧心刺骨的悲痛,已非笔墨所能形容。

照理说,中国武汉市这样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能够以三个月的时间做到“清零”而把疫情控制下来 -- 那么,又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城市竟然如此脆弱,“封锁”了三个月经济就会崩溃的呢?

也就是说,如果每一个发生疫情的国家或区域,只要学习“武汉” -- 而中国近来各地此起彼落的疫情都能够在短暂的时间控制下来,其实也向全世界证实了复制武汉经验是可行的!

因此,除了中国,全世界已经错过了一个控制新冠病毒的机遇。试想如果2020年疫情传开以后,如果每个国家都严阵以待,都学习武汉市一样的做到“清零”,那么2021年之后,疫情早就应该烟消云散了 -- 不是吗?

是政治或意识形态的种种复杂的原因导致了欧美等先进国家被新冠病毒搞得焦头烂额?这点我们可以不管。我要说的,是在逻辑上“清零”应该是每一个国家都能够做到的事。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在逻辑上能够做到的事情而有人做不到,那么就有“两个”原因 -- 一个就是“不为”,而另一个就是“不能”。

如果说处于第三世界最底层的落后国家“不能”,那还是可以谅解的。然而欧美等中等以上、和发达国家,却因为有武汉的“先例”在前,就没有“不能”的理由 -- 一言以蔽之,若不是“不为”,领导者就肯定是一些“德不配位”的蠢材!

而“不为”最活生生的例子,就是王乙康的那一句话:“清零的代价太大”得到佐证。是什么样的“代价”大到王乙康会忍心放弃维护人民生命安全的“清零”策略、而易之以“与冠病共存”的熊政策,让大量人民确诊、致使上千人民死亡 -- 而会让人觉得这样的”代价”会比“清零”来得轻呢?

以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来说,肯定就是一个历史悬案。要知道,新加坡抗疫在“清零”的时期,那时候没有疫苗,却因为政策正确和人民的全力配合,社区仅有3,220个病例。而死亡也“只有”30人。(老实说,我是很羞耻的用这个‘只’啊!)

新加坡的客工宿舍的疫情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不能够借鉴的例子 -- 因为全都是青壮年的健康人士,这个年龄层的人免疫系统正常良好,又加上新加坡的医疗资源设备充足。5万多名客工确诊却仅有两个死亡病例,这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事。

而新加坡人必须记得的一个数据,那就是在“清零”的时期,从2020年1月23日发现第一宗确诊入境病例之后,直到翌年2021年的6月王乙康加入领导抗疫之前的漫长的17个月里 -- 社区有3,220确诊病例和30个死亡病例的事实。

然后是在王乙康的带领下,新加坡人就开始了“骑冠病脚踏车”冲下斜坡、“与冠病玩蛇梯棋”的靠一颗“骰子”决定输赢,和现今的在“冠病游泳池”的、在王乙康说来是“会游泳就很轻松”的日子。

或许某些人就会问:“那么不会游泳的怎么办?”

有这样想法的肯定不是新加坡人。因为新加坡人最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就是“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想当然耳,在游泳池里你就必须学会游泳。

可惜的是王乙康的“与冠病共存”政策并没有为新加坡人带来了效益。口罩不能够取下来还是小事,然而限制食堂人数,新年限制访客的措施和在“清零”时期没有区别,有时候甚至更加严格才让人莫明其妙 -- 不晓得“共存”和“清零”有什么区别?

呵呵,区别当然还是有的 -- 那就是数十万确诊病例再加上没完没了的死亡病例。

此外,无王乙康之前和有王乙康之后新加坡抗疫策略的最重要区别,就是前者没有疫苗和后者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传说中的“群体免疫”的阶段。

世上没有后悔药,就也没有如果。然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如果新加坡继续实行清零策略的话,确诊的人数想来必然大大的减少。那么在再加上疫苗免重症的有效保护之下,参考现在的低病死率,死亡病例不仅可大为减少,甚至做到和中国一般的一年多来再无死亡病例也是有可能、符合逻辑的事!

其实,在还没有疫苗保护的时候,死亡病例也和国家的医疗资源成为正比例。医疗资源不足,医疗器材配备落后的国家,死亡率高些,也不过3是到4个百分点。而像新加坡这样医疗资源优良的,就只有0.932%,还不到1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在没有疫苗保护的时候,就算是医疗资源配备恶劣的国家,冠病的死亡率也仅在4%左右。因此,对比新加坡天天吹嘘的99.7%的轻症和无症状的病例,我们必须、也应该公平的确认 -- 完成接种疫苗的确是达到了保护生命的功能,提供了“免重症”的有效保护!

这是我们可以庆幸的!然而,问题是就算是知道了疫苗有“免重症”的效果,我们也不必“以身试毒”!试想,如果王乙康没有冒然急促的“与冠病共存”、而是继续黄循财颜金勇的“清零”策略的话,那么感染确诊的病人就不可能有将近80万之巨。譬如“清零”时期的3,220确诊病例好了,在目前的病死率已经低于0.1%的情况之下,死亡病例将是两三人罢了。

因此,自从王乙康领导抗疫以来,“与冠病共存”时期的死亡病例已经过千。也可以说是“王乙康不杀伯仁,伯仁因王乙康而死” -- 王乙康擅自推行“与冠病共存”的结果,就是千多位新加坡同胞冤枉的被“与冠病共存”夺去性命 -- 这就是“清零”和“与冠病共存”的差别。

我要说的:是这些所谓的“具有潜在健康问题”,每每在确诊冠病之后因“并发症”而死的死亡病例的死者 -- 在“清零”时期都安全的挺过来了,却被“与冠病共存”夺取了性命...“共存”?嘿嘿,这是绝对的讽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05/03/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