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69 “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的“大检阅”!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的“大检阅”!
作者:黑马非马 6:39pm 04/03/2022

“曙光”?应该就是近乎诅咒“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中国人“死光”了呗?

对于新冠病毒这个创世纪的大流行病,随着各国阶段性成与败的抗疫成果,就逐渐的形成“务虚”和“务实”的两种局面并且各领风骚。而且为了因应、也可以说是服务于政治需要,就理所当然的形成两股不同的意识思维。

“务实”的国家尊重人民的生命权、以民为本,不惜一切代价堵截病毒散播蔓延 -- 这就是“清零”。因为只有扑灭星火于未燃起才能够免于“燎原”的后患。

而所谓“务虚”的国家,其实本来也是“务实”的。但是,或因为种种不堪政治文化的干扰、或因为民族基因崇尚个人利益所培植的人性,反映在抗疫政策上的落差,每每就是功亏一篑。最后都落得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的悲惨窘境。

那么,此时此刻,或在野火燎原之势已成、或在洪水汹涌澎湃而来,这时候的各国,就已经九州铸铁成大错,大罗神仙也没有了解救的办法。这时候,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攻陷了城池,进入了巷战。平民百姓的性命,就只有剩下好自为之的一途了。

“与冠病共存”当然就是这个意思!当年小日本攻陷新加坡之后开始了大检阅。我的二伯父就因为长的一表人才,又人高马大,就被唤上了军车。就因为他没有回来,我的祖母就到大伯公庙抽了一支“签”,庙祝在解签的时候就告诉祖母说:“赶快去,来得及就有救”。

祖母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大检阅的现场。我没有办法仔细形容那时候的情况,结局就是刚好有一位台湾人,听说还是个军官。或许是闽南语说得通呗,竟然对祖母说你的孩子是谁,叫他下来。听说那时候整车的年轻人一个个的叫“阿姆” -- 老实说,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没有好笑的感觉,只有一肚子的悲催。

二伯父从日本军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当然还不晓得捡回了一条命 -- 然而,听说就有5万到10万名华人在“大检阅”过后“与蝗军共存”,英灵肯定会跑到“靖国神社”与蝗军的鬼魂“共存”了?不然的话为何从此就没有回来。

呵呵,老毛病又来了。话说这个“与冠病共存”的说法由一个领导抗疫失败的将军说出来,似乎就很尴尬?眼看着成千上万的人民确诊,尤其是继续有小老百姓在病毒手中丧失生命的时候 -- “共存”其实不折不扣就是一个“大检阅”,凡是“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就回不了家。

因此,说实在的,“与冠病共存”不过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赤裸裸的是为了掩饰无能失败的“遮羞布” -- 为了卸责糊弄平民百姓、不得已而为之的“务虚”的口号罢了。

中国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发文说目前中国的“动态清零”政策不会永远保持不变,在不久的将来,定会在合适的时间点,展示中国式与病毒共存的路线图的说法 -- 想不到让早报的“察客”钻进缝隙,从牛角尖里而见猎心喜,立即断章取义,写出来了《下午察:中国终迎来开放的曙光?》的又一篇“务虚”的臭屁文章。

“曙光”?难道全世界抗疫做得最成功的,已经超过一年没有出现过死亡病例的中国人 -- 竟然是处在漫长的“黑夜”吗?那么,那些被疫情捉弄的体无完肤、每天几万几万的确诊、每天几百几百的死人的国家,岂不是已经深陷地狱?

本来嘛,生老病死就是一个平凡不过的人生过程。然而我还是不晓得“察客”一再歪曲、诬蔑“曾光”,进而会得到下面这样的结论的原因?“察客”说:

“中国下来面临的挑战,不仅是改变政策,还需要说服、引导人民,接受甚至拥抱政策的改变”?

-- 是这样的吗?非也!中国人的挑战,其实就是怎样避免被国际媒体和如“察客”这样的人弄死!曾光的说法本来就一点儿也没有错误。在还没有办法消灭病毒之前,“与冠病共存”就应该是人类的长远目标 -- 但前提就应该是维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按部就班的进行。因此,曾光也批评了“西方国家率先迈出了与病毒共存的实践探索步伐,风险很大,勇气可嘉”之后,立即强调“对中国而言风险很大,不宜随之起舞”。并且在“发扬举国体制防控优势”的同时,“习各家所长,探索灵活而可控式开放” -- 也就是说,中国“动态清零”的抗疫,最后一定会是水到渠成,顺利的走入坦途。而不会是简单粗暴的“与冠病共存”的投降主义,是具有“中国的共存特色”的“共存” --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深深感叹,“察客”其实首先就应该先了解什么才是中国抗疫的特色?那就是“人命关天”啊哩!


本文修改于: 7:44pm 04/03/2022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4/03/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