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81 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7)完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7)完
作者:黑马非马 8:32pm 23/02/2022

“客工宿舍”的疫情,在开始的时候,我是有些儿怀疑就是试验“群体免疫”的黑心版。老实说,当时我就有点儿印象,就是只要在确诊冠病后的第一时间得到适当的治疗,那么除非身体素质本来就属于“次健康”的人。不然的话,导致重症的例子是很少的。国外的例子,就是那些死于冠病的青壮年人士,大都是病症不甚严重,又因医疗设施缺乏资源。不是被医院拒于门外,就是自己居家隔离。可惜的是在肺功能失效,血氧逐渐走低又不自知的情况下,出现了血氧偏低而症状又仅是使个人感觉疲劳嗜睡的错觉,因此就错过了送院抢救救治的机会。这些缺氧而死的人,其实只要得到“输氧”那么大部份的人就都会痊愈的。也就是说,他们都是被延误治疗的“冤死鬼”!

因此,我对于淡马锡提供给新加坡每家每户一个“血氧仪”的仁心义举就是一个大大的“赞”👍!

昨天在早报读到报道香港疫情的这篇新闻:《钟南山为港人打气:不会容忍自然感染致大量长者死亡》心里默默的在感慨医者仁心。对于香港新近的疫情,我个人是认定在大陆的援助之下,恢复控制是早晚的事。这时候,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与冠病共存”的这般折腾之下,咱的同胞们、新加坡难道就没有长者吗?难道王乙康等人就能够“容忍”这一群建国立国的前辈们在把青春都贡献给国家之后,在他们的晚年时生命却被国家所忽略,成为“与冠病共存”的“刍狗”吗?


早报的这一幅图表,记录的是2021年7月1日新加坡施行“与冠病共存”以来确诊冠病的死亡病例。在904名死者当中,60岁以上长者占据了93%。直接的印证了钟南山对于长者染病风险的忧虑。同时也曝露了新加坡人是以牺牲性命,像实验室里头无助的“白老鼠”一样,才验证出冠病的风险和年龄有着密切关系的可靠数据。

根据昨日的资讯,新加坡已有91%人口完成了接种两剂疫苗。而其中已接种加强针的人口比例也增至64%。可惜的是在《新加坡眼》的一则报道中,据说ICU病危插管中的20%病患是已接种了“加强针”了。而根据91%人口完成接种疫苗的比例依然有庞大的确诊人群中,也可以推测出近来的冠病死亡病例其实多数是已经完成接种疫苗的人。

也就是说,接种疫苗甚至加强针都已经挽救不了许多年老力衰的长者的性命。写到这里,我心里就很难过。因为正如钟南山说的,如果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的领导者“不会容忍自然感染致大量长者死亡” -- 而是继续在抗疫方略上实施严格“清零策略”的话,那么上图的这904位冠病死者,其实无论是在哪一个年龄层,或许都不会死了 -- 对于这点我从来不怀疑,因为从2020年的1月23日新加坡发生第一宗入境病例以来,在接下来的漫长的17个月里,直到2021年的6月尾,新加坡社区在“清零策略”的有效堵截之下,确诊人数仅有3,220人。

犹记得两年前专家学者们对于注射疫苗形成的群体免疫”的所有舆论依然徘徊在脑际。其中也有想直接让大部份人民经过染疫来达成“群体免疫”的,英国首相就是其一。

可是,无论是利用疫苗或染疫,所有媒体的报道中,专家的数据都显示只要有70%以上的人口完成接种疫苗,或者,是7成人口感染冠病,那么过后就能够形成“群体免疫”的自然效果,不仅可以有效的控制疫情甚至让冠病病毒自己主动消失。

然而现在看起来专家都成为“砖家”,一切都是虚拟的空中楼阁。全世界的人民几乎都成为“疫苗能够免疫的白老鼠”。完成接种疫苗的结果,不仅证实了疫苗不能够有效的达到“群体免疫”,反而是已经完成接种两剂疫苗甚至注射了加强针之后,还是逃避不了病毒的侵袭。

不过,幸好疫苗还保留了让大部份人“免重症”的功能。这几天,每当跨部门的领导者,在人民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超过了91%的历史新高,而接种加强针也有6成的时候,依然开口闭口将病死者的原因归咎于没有接种疫苗的时候,我不仅伤感,更多的还是感觉愤怒。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连动物都有着的灵性,怎么在最有感性灵性的人类这里,却变得如此冷漠无情?在这一场创世纪的大流行病底下,全世界人民都是“白老鼠”,他们的命运就决定在领导人的慈悲与否。

而每一头“白老鼠”都是生命。睿智而又慈悲的领导人,在尊重生命的宗旨下,就只能够有“清零”的政策。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一个都不能少”的维护人民的性命。当我们听到钟南山娓娓道来,在说出不会“容忍大量的长者死亡”的时候,我首先必须想到的,就是他其实也只是一个“负责任的传染病专家”。更为重要的,是他背后的“决策者”,才是一个最值得钦佩的人。

新加坡敢敢“与冠病共存”,底气当然是来自于91%、几乎全球数一数二的疫苗接种率。然而这样的“底气”还是不够的,因为毕竟还会死人。因此,这时候“病死率”就成为政治领导人的另一个“底气”。而刚巧“病死率”就在“疫苗免重症”的形态之下终于发出效应。随着愈是大量人民的确诊,就会愈快把“病死率”减低下来。每当我看到《新加坡眼》网站的资料时,我的愤懑就难以抑制。

新加坡社区在“清零”时期死亡病例有30人,确诊有3,220人,“病死率”是0.932%。而随着今天再离世的4人和新增的2万6032起确诊病例,可以预期“病死率”将会继续的向良性发展 -- 减低。

然而,我始终不明白的,是作为一个国家决策的领导人,李显龙是怎样看待王乙康等人的抗疫作为?在这一轮“与冠病共存”的疫情中的920名确诊死亡病例里,他们是怎样平衡“死亡病例”和“病死率”的关系?在“30例”与“920例”的死亡病例之间;在还会继续减低的“0.160%”和“0.932%”的“病死率”之间 -- 这些数据的价值到底孰重孰轻?

很显然的,他们要的是0.160%的、还会随着大量确诊人数而继续快速减低的“病死率”!以致于对于920名、以及还会继续增加的人命损失...他们是“容忍”还是无动于衷?

“越战越勇、继续与冠病共存、继续容忍自然感染致大量长者死亡” -- 这?难道就是新加坡年长者的宿命?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3/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