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11 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6)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6)
作者:黑马非马 11:28pm 22/02/2022

新加坡的第一批“白老鼠”,其实都不是新加坡人!那就是我上文提过的一群住在“客工宿舍”的外来移工,也就是“外劳”。长久以来,新加坡外劳就是一个很大的政治议题。但是由于与本文没什么关系,就此不再赘述。只谈谈就在这一波创世纪的大流行病之下,他们怎样成为“白老鼠”的历程。

上面这帧《新加坡眼》网站的图表,就是见证了新加坡外劳成为一个“特定年龄层”的“白老鼠”的过程。即是在没有疫苗和完成接种疫苗的两种极端特定的条件下,客工在抵御冠状病毒的侵袭而后确诊的生死经历。

首先,大家必须先要明白的,就是这个图表中的蓝色部份是代表了新加坡在抗疫政策上采取的是“清零”的策略。而绿色的这一部分却是王乙康加入领导抗疫小组之后改变为“与冠病共存”的时期。


只因为客工宿舍的疫情是独特的,这也造成了新加坡在报告疫情的独一无二,除了入境病例和本土病例之外多添了一个新奇的栏目:“客工宿舍” -- 因此,这里暂时忽略“境外输入”和“本地社区”的两个栏目,而专注于住宿在“客工宿舍”的客工所以成为“白老鼠”的事迹。

新加坡“客工宿舍”的疫情,提供了全世界抗疫最好的借鉴。首先的经验是显示住宿和工作的环境绝对是控制疫情传播的第一要素。就犹如贫民窟一样,拥挤、卫生条件不足就是新加坡客工宿舍的死穴。在2020年1月23日新加坡出现第一宗入境病例之后到2021年的6月26日,也就是新加坡抗疫策略实施“清零”的时期。在这漫长的17个月里,新加坡除了实行严格的堵截和隔离的政策之外,其实还“冻结”了所有的“客工宿舍”与新加坡社区的联系。犹如在这两个群体之间铺设了一层绝缘体,杜绝客工宿舍和社区人员的往来。反映在疫情上,就出现了“客工宿舍”和社区疫情出现冰火两重天的现象。

在这段时候,社区的确诊病例很快的就被控制下来。17个月里确诊病例3,220,而死亡病例有30人。然而由于受制于宿舍的先天窘境,客工群体的疫情却是不受控制的疯狂蔓延。看看《新加坡眼》的数据,这一时期客工的确诊病例达到了54,526的庞大数字,这样的反差引起了新加坡人极大的恐慌。幸而吉人天相,客工的死亡病例竟然出奇的低,只有2人。

要晓得这时候疫苗还没有被研制出来。在缺乏疫苗保护的情况下,“客工宿舍”平均27,263人确诊却才只有一个死亡病例 --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世界奇迹。因此,客工在这里其实就向医学界贡献了一项很有趣的“实验数据”,这里不的不提方舱医院的贡献 -- 只要有足够的医疗设施帮助确诊的人隔离治疗,那么在“早发现确诊早治疗”的状况底下,covid-19对于20岁至60岁以下的健康人群的危害性其实不大。和一切普通流行感冒比较起来,差别不过就是传染性更强势而感染的人数更多罢了。

而这项实验数据也在客工完成接种疫苗、新加坡放弃“清零”策略、改为“与冠病共存”之后得到了双重验证 -- 不仅间接的证实了身体健康素质过得去的青壮年人士的安全系数是可靠的之外,也直接的证明了疫苗虽然未能够免疫,却也真实的达到了“免重症”的效果。在2021年的6月27日之后,新加坡客工宿舍虽然也有25,606名客工确诊,死亡病例竟然是“0”的 -- 再创一个世界奇迹。

所以嘛,外来劳工竟然成为冠状病毒的宠儿,或许是上天对这些离乡背井的苦人儿的眷顾。而新加坡外劳也在无意中成为全世界年龄层自20岁到60岁以下群体在对抗冠病疫情中一个可以令人安心的数据。那就是完成接种疫苗之后,covid-19其实一点都并不可怕 。

可惜的是,反映在社区里,covid-19的严重性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未完)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2/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