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34 幸灾乐祸2 作者:韦春花
主题:幸灾乐祸2
作者:韦春花 07:24am 22/02/2022

回应: 幸灾乐祸 作者: 韦春花 07:41am 21/02/2022

    《幸灾乐祸2》  文/ 韦春花

文章写完,意犹未尽,故有《幸灾乐祸2》。

翻看旧资料,突然明白:发生在新加坡国会的事,有些为何会上升至COP(国会特权调查委员会),有些则是“事如春梦了无痕”。个中原因在于执政党如何与官媒携手合作,操纵上落,技巧娴熟。

【说谎与时长】《联合早报》执行总编辑韩咏梅说:“你要坚持诚信,就一点都不能说谎,这一点很难,但至少基本上一有错,可以马上承认,能够马上纠正,至少不会差太远。但是辣玉莎的事情,工人党却没有马上做这事,让它的诚信打了折扣。 所以为什么辣玉莎的事情会变成整个党的诚信危机。”——当然说得在理,这调调儿毕竟是老生常谈。

可是就约莫一年半前,维文为了护航手机应用软件TraceTogether法案快点在国会通过,在国会拍胸膛——保证——收集到资料不会被政府利用作其他用途。可是很快他就知道这是项不可能的任务,害得他辗转难眠,“他用整个11月的时间查询刑事诉讼法(政府自己的法律人士在哪里),和同僚讨论。我猜同僚说不能做任何改变。然后他整个12月都很安静,因为他认为1月的国会提问可以解决问题。最终,是一个初级部长陈国明加以处理,他看来像是甚至没有被告知要作出澄清。在此期间,合力追踪已经在一个案件中使用。然后,当问题曝光后,维文在第二天就跳出来,很快就宣布问题可以修复——所以就有了修正案。”——事件整整拖了5个月,比莎谎门还长了2个月。维文这么做,是不是有人要他把说过的不实言论带到坟墓里去,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拖这么久,最后还搞出一个“修正案”圆谎,也是一种卸责的模糊战术。这里春花就用韩总后来对莎谎门事件所说的原话,回赠给她:

搞模糊的策略,在是非分明的事件中,对理亏的那一方最有利。因为把大家都弄糊涂了,本来自己要打100大板的,最后各打50大板了结,反正自己得认错,不如看起来像被对手欺负一样,在政治博弈中来说,这是对理亏那方最好的结果。……懂得在模糊地带周旋,是领袖应有的才能,但是通过自己的作为或不作为制造模糊,闪避责任的,或者没有勇气承认错误,在“道德正确”与“政治正确”之间选择后者的,不能算是好领袖。

【不因恶小而为之】说到为“贤者”卸责,官媒最擅长就是“两说”;可以说成“轻于鸿毛”,也可说成“重于泰山”。维文撒谎门的确是被说成“恶小爱大”:

1、《海峡时报》的蔡美芬说:“合力追踪”数据将只用于联系追踪,是维文医生向全国人民做出了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如果这个保证是虚假的,因为它是基于部分信息,他应该直接说出来,道歉然后既往不咎。”

2、《联合早报》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人们担心失去隐私,其实只是一个感觉,因为便携器的数据不会送到云端去储存。就这一点,我们使用手机其实更没有隐私,因为我们手机的一些资料不是收在手机里面,而是会送去云端,所以远远比便携器所带来的隐私隐忧还要多。”

3、杨浚鑫:如果一个孩子被绑架了,绑匪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唯一的线索是孩子随身携带的“合力追踪”防疫器,你是否同意使用里头的数据?这个假设性问题,虽稍显夸张,但一语道破了立法者在决定是否动用追踪数据来破案时,所面对的道德矛盾。

4、陈可扬:维文及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中做出承诺,再修法对承诺构成约束力,可以算是亡羊补牢。另一边厢,如果真的发生命案,放着可能有帮助破案的数据不用也说不过去。朝野几乎一致对此表示支持,因而在意料中。人们这个时候想的,或许只剩下合力追踪数据用来查案到底多有效,以及希望当局不要将人们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接下来如果防疫数据在查案时立功,请一定要昭告天下,让人们觉得放弃这些个人隐私是值得的。

5、新闻中心助理总编辑兼采访主任洪奕婷:如果不是严重罪行,在一般的情况下,人们的隐私到底有没有合理的保障,有什么样的程序?大家不舒服的是政府说不清楚。如果政府可以说得比较清楚,会让大家更有信心。未来这种数据的使用、隐私相关的问题会越来越普遍,因为进入数码时代,类似情况会常常出现。

6、更有“叫兽”为维文护航,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汪炳华的话,形容这是“对与对的抉择”:缓解用户对隐私的担忧、提高“合力追踪”使用率以避免冠病感染群形成,是对的。但保护大众免受罪案伤害、解救被绑架的孩子,也是对的。

对比之下,毕丹星的踌躇和忐忑就变成罪大恶极,甚至祸延执政党和本党:

1、“社长”李慧玲说:辣玉沙事件虽然看上去是工人党的问题,执政党却也需要承担压力。它不能予人要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印象,更不能让人觉得是要借机绊倒反对党。实际上,在一些言论场域里,对执政党如何主持和处理整个事件的监督力,可能比对肇事的工人党还强。

2、《联合早报》助理总编辑洪奕婷说:辣玉莎的谎言,如果问题只是局限在她个人,很简单,这个人就是被开除,或她自己退党,其实也就结束了。但问题是,这件事又奉涉到党的领导层,而党的领导层下来更长远的问题是,它还可能影响到这个党是以怎么样的一种原则在运作。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2/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