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92 幸灾乐祸 作者:韦春花
主题:幸灾乐祸
作者:韦春花 07:41am 21/02/2022

    《幸灾乐祸》  文/ 韦春花


“兔死狐悲”这句成语,无论你找哪本成语词典,它都会告诉你:同义词是“物伤其类”,反义词是“幸灾乐祸”。

“同类”是什么呢?比如说大家都投身政治,凭着自己的政治理念出来替民众发声/服务。在时间的长河里,很难免会遇上丑闻、绯闻、背叛、污蔑、迫害、贪污等事袭身,因此看到别人被卷入如此事件,难免要戒慎恐惧,警惕自己,同情受害者。而“幸灾乐祸”者则认为自己高于一切,这些事都不会发生在己身。挖个坑让人跳,还对那人说:“为了证明你的清白,请你就跳下去吧。”

最近莎谎门被执政党拿来质疑毕丹星作为党魁的领导能力。因为选人不当,其实行动党也发生过好几回,远的就不说,就说2020年那场疫中大选,那个林绍权通过了行动党所有的(精英)遴选机制,被推出来当候选人。岂料在出现的头一天,就被网民认出他就是在职场和军中臭名昭著的衰人,大家纷纷上网揭露他的丑行,四天后他就退选了。当时李显龙还说要彻查,并在选后公布结果,结果在官媒不敢追问下,这件事就扫入地毯底下了。当时李显龙对林绍全还十分客气:“感谢你的来函(退选信)。我接受你退出本届大选的决定。围绕你出现争议,是不幸的。理想的情况,应该是针对这些指控进行公正和慎重的考虑。不幸的是,竞选的性质使我们没有时间彻查。这些指控像野火般在网上蔓延开来,遮盖了我们应正视的严峻生存问题。我尊重你退选的决定。我很遗憾你和你的家人在这段期间不得不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希望新加坡人能给予你和你的家人恢复心绪的宁静和隐私空间,并欢迎你对社会继续做出贡献。秘书长李显龙”——从遴选失当到调查不公开,李显龙的领导能力是不是也该放在显微镜下考核?

细读李显龙2月15日在国会的发言:《诚信是新加坡民主的基石》,觉得他的逻辑实在不行。他说:“新加坡以诚信立国兴邦,不能放任领袖和议员说谎”,这句话放在新加坡的国会现实——朝大野小的情况下,应该对自己的党说多些。然而,既然是“基石”和“不能放任”,并没有说这样的事件绝对不能发生,问题是:出现之后该怎么办?辣玉莎在国会说谎能够立即被揭穿,恰恰证明了这个国会是在有效地运作,连在野党都支持这样的“诚信运作”,国会的威信何曾被质疑,不是吗?

官媒老总在消化了李总理的讲话后,打出这样的标题:《反对党领袖不持空白支票》,每次看到这段文字,春花的脑筋就自动打三四圈转,因为道理上讲不通。李显龙的原话是这样的:“但是反对党领袖的职务也负有一定的责任——为反对党议员定下基调,要求自己的党贯彻一套行为准则,更为重要的,自己也要秉持正直,做到无可非议,反对党领袖得到的并不是一张空白支票。”——我们可以说某人“不是含金汤匙出世的”,因为有些人是;但当你说“反对党领袖不持空白支票”,难道执政党就可以手持空白支票吗?再说啦,反对党领袖即便你在他手中塞进整本空白支票簿也没用,因为没有“银行”可以兑现;怎么说呢?被人民票选出来的在野党议员,连自己本区的基层顾问都当不了,要为本区的建设贡献点绵力,还得屁颠屁颠去向败选对手的那个基层顾问讨点铜钿。

李显龙说:“工人党三名领导人——毕丹星先生、费沙先生和林瑞莲女士——教唆辣玉莎女士继续在国会撒谎。若果真如此,这一不当行为堪比或更甚于辣玉莎女士在国会发表不实陈述。国会必须予以处理,但还必须先厘清第二件性质更为严重的问题。

……

这里有两个不同的问题。第一,是三位议员指示辣玉莎说谎?第二,是三位议员自己在宣誓后说谎?如果这两者被证实确有其事,会让工人党领袖非常难看,尤其是国会反对党领袖。这两个问题如果没有好好处理,会让国会蒙羞,让这个庄严崇高的机构名誉扫地。”

这件事是经由国会特权调查委员会“大胆假设”,如今提交总检察署“小心求证”,八字还没有一撇哩;毕丹星说:“辣玉莎所谓‘她被告知要把谎言带进坟墓’的说法,是国会特委会侧重的证据,然而这项未经证实的说法其实来自辣玉莎自己发出的WhatsApp简讯。/国会特委会把该证据视为关键,并由此作出结论,但却没有质疑辣玉莎的诚信。即便她才是在国会说谎的人,而且她也承认一开始与我就该事件沟通时,就撒了谎。如果同时期的纪录是结论的核心,我们预期特委会的报告应该精确地呈现相关证据,但它却没有这么做。”

或许任何人都可以猜测结果如何如何,但是在未成为“事实”之前,李显龙还是小心地加了“若果”和“如果-证实”。官媒报道说:“从英兰妮,到执政党正副党督普杰立医生和沈颖,再到其他发言的行动党议员,都紧扣‘维护国会诚信标准’‘勿以恶小而为之’的主题,向工人党火力全开。”——如今他们无论讨论这个话题的方方面面,都是以“罪成”的过去式来陈述,或许他们认为整个事件就是缺个过场、少了流程而已,客观和公允慨然无存。最好笑是竟有人以“勿以恶小而为之”为题,大概是学问不够吧?总理都说在国会说谎是国之大事,怎以“恶小”来附会呢?

兔死狐不悲是个愚蠢的境地。一方面是“嫉恶如仇”,另一方面则要“大度包容”;春花觉得李显龙的“恶之欲其死”是真的,即便自己的同胞,甚至兄弟姊妹,如此缺乏同理心,你觉得他能体天下之物. 达“民胞物与”的境界吗?李显龙这回赌很大,押上的可能是自己的身后名和行动党的前途。三位工人党重量级领袖或许会因红卡被逐出国会,但是你能确保阿裕尼集选区包赢吗?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1/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