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07 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2)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白老鼠兮,新加坡人的“专业”乎?(2)
作者:黑马非马 5:51pm 18/02/2022

说起“白老鼠”,新加坡人自然当仁不让,随手拾来皆是经典,只是说来话长。而且对于这等邋遢不堪的污浊事,谁都无心记忆。因此,那些已经稍为模糊的就不提了。这里就说说那些记忆比较深刻的呗。

时间距离比较近的譬如早报在2020年12月27日的这篇《梁玉心教授:在美国参与试验的亚裔太少 我国可研究辉瑞疫苗对亚洲人有效性》。

作为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主任教授,梁玉心为什么自告奋勇的为美国公司背书的背后原因我当然无从猜测。但是,就仅仅是从这个标题里头的“字眼”来说,梁教授就是希望新加坡人能够成为美国辉瑞疫苗对亚洲人的有效性延伸实验的“白老鼠”  -- 原因就是因为“在美国参与试验的亚裔太少”了。

梁教授在新闻里头是这么说的:国家传染病中心将邀请一部分接种疫苗的人参与研究,观察他们体内可产生多少抗体、抗体可保存多久,以及免疫细胞的记忆有多久,以便再次感染时产生更快、更积极的免疫反应。

在辉瑞疫苗还缺乏足够的亚洲人的数据而新加坡人却开始注射疫苗的政策时,这不是“白老鼠”是什么?

再来说一点远的,那就是许文远当卫生部长的时候。老实说,对这个看不起孔明鞠躬尽瘁一昧死忠的伪君子,尤其是掀开上衣给人家看胸前那块长长的疤痕 -- “开心手术”遗留下来的疮疤的那副熊样不仅叫人恶心。在自鸣得意的宣称平常人必须付出2万多新元的手术费用而他只用了8块钱就搞定的那个时刻、缺乏对人民的同理心更令人恶心。这样的卫生部长,让人感慨难怪民间会有“可以死不可以病”的流言,而且传闻至今不息。

当然,这也是题外话。说起让人们当“白老鼠”,许文远可不是一桩。也是当年许文远在位卫生部长的政绩。那时候他为了遏制海若因毒品的泛滥,敢为天下先,引进了新药Subutex来治疗吸食毒品的海若因嗜毒者,存心不可谓不良。

不过,问题是Subutex在当时还是属于没有经过验证和适当临床经验的药物。然而在被许文远引进成为法定治疗瘾君子的配方药物之后,新加坡所有的普通医生都可以配药给有心戒毒的瘾君子。让人预料不到的,是竟然效果极佳,吸食海若因的瘾君子大为减少。一时间许文远大出风头,新加坡的海若因嗜毒者数量因此大幅度减低 -- 只因为都改成“使用”Subutex了。

为了治疗嗜毒者和减少海若英毒品的危害,许文远用心不可谓不善。然而欠缺周详的考虑,就迫不及待地引进了还未经过验证的 Subutex ,结果是让Subutex成为瘾君子合法化的替代毒品。许文远是弄巧成拙,一时之间subutex 泛滥成灾,医生赚得不亦乐乎。而且不仅是瘾君子从此可以合法的使用毒品,新加坡许多无知的年轻人也纷纷陷入深远。

往事已矣,Subutex 后来虽然因为戕害年轻人健康影响过巨,于后来就在一夜之间从“医生合法处方药品”贬成为“非法毒品”,然而在新加坡却也没有激起什么风浪。可怜的,当然是那群为了戒毒海若因的瘾君子,从一个苦海陷入另一个苦海,成为实验Subutex的“白老鼠”。

当然,这种糗事若是发生在西方国家,卫生部长早就自己鞠躬下台谢罪了。然而许文远还是衣冠依旧,在动过“开心”手术恢复健康之后继续服务人民。

所以才有了越战越勇,在新型“猪流感”出现的时候引进了临床试验不足、就连医护人员也拒绝试用的新型“疫苗” -- 再次让新加坡人作为“白老鼠”的往事。幸运的是也不晓得是新加坡人运气或是许文远的晦气,“猪流感”虎头蛇尾后续无力,疫情很快就平衡消失了。因此,想当然耳,卫生部购买的100万剂猪流感疫苗大部份应该都是过期作废了。许文远是替国家作了一笔蚀本生意。

为什么会提起“白老鼠”,其实是几日前在早报看到了《下午察:让香港当与病毒共存的白鼠?》的这篇新闻。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8/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