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58 “大话门” 作者:直言
主题:“大话门”
作者:直言 3:34pm 17/02/2022

今天下午早报即时新闻的这篇《疫苗和安全管理措施 估计避免8000人死亡》让我血脉偾张,气氛填膺,只觉得天旋地转,独自愣了好一阵子。

Quote:(早报讯)我国针对冠病疫情推出的公共卫生措施,以及为全国人口接种疫苗的努力,成功地将去年8月至12月的冠病死亡人数减少约8000人。

据卫生部估算,相比起未接种冠病疫苗者,已完成接种者的住院、重症和死亡风险是前者的八分之一至十二分之一。这意味着去年8月1日至12月31日德尔塔变种毒株肆虐期间,疫苗估计避免8000人死亡和3万3000起重症,以及让11万2000人免于住院。Unquote:

这段话的“前因”是说得不错的!也就是说凭着我国杰出先进的医疗设施和配备,以及我国人民相对的配合政府的疫苗接种政策 -- 如果走对了“路”,那么就不会有今日的“结果”了。

可惜的是王乙康加入领导抗疫小组之后,在一句“清零的代价太大”之后,就大剌剌的改变了抗疫的政策,哗众取宠,标新立异的提倡什么“与冠病共存”,放松了隔离的管制,也没有那么严格地追踪病例来源以期堵截病毒继续的蔓延散播。结果是连王乙康自己也意料不到的疫情急转直上,所以才有了“骑冠病脚踏车冲下斜坡”的胆颤心惊。还亏得他仅有的一点儿坦白,直言侥幸“清零”时期的几个“刹车器”帮助他避免了人仰“车”翻的厄运。

然而疫情的危机并没有因此缓和。停留了好长得一段时日的“死亡病例”不仅卷土重来,从此之后也就是一直的在飙升。那时候的王乙康,大约也是夜寝难眠呗,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没有了信心,所以就有了“与冠病下蛇梯棋”的彷徨心态。

但是,只因为对于“星火”的藐视,忘记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疫情的扩散就像泛滥而至的洪水,又像满山遍野的山火,已经是人力所无法控制。眼看着确诊的病患逐日的在增加,狡猾的抗疫小组,竟然从“病死率”得到救命的稻草。

原来疫苗虽然对于“免疫”无效,就算是完成两剂接种的人也会确诊。然而这时候却发挥了“免重症”的效果。根据医院的数据,高达99.7%的病例据说都是轻症甚至无症状。

可惜的是虽然“病死率”的减低却没有挽救多少人命!因为庞大的确诊人数,让新加坡的死亡病例直线飙升。从“清零时期”停滞已久的36例飙升到9百多人。这时候,新加坡社区的“病死率”虽然从0.932%下降到今日的0.189%。然而“死亡病例”却增加了26倍!是“清零”时期的26倍!

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是绝对的傻瓜!新加坡人也不是!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就算是没有疫苗的保护,只因为抗疫采取“清零”策略的时候,堵截和隔离以及全民遵守防疫程序的努力,新加坡还是相对成功的控制了疫情,侥天之幸,只发生36个死亡病例。

由此可以知道,如果是继续实施“清零”策略的话,新加坡就“绝对”不会发生目前的窘境。我们不奢望再也没有人民确诊,我们也不奢望不会再有死亡病例。但是,起码有了疫苗“免重症”的保护之后,确诊的人数没有这么多的时候,就算是“病死率”没有因为庞大确诊人数的优势而减低 --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再死这么多人。也就是说,就是王乙康加入抗疫小组以后,那些死于冠病确诊的人“就有多冤” -- 只因为他们本来是不需要确诊而死的!

这里,我当然知道,财政部“夸大”可能病死的人数对于将来卸责有极大的作用。然而新加坡人毕竟不是白痴,而财政部的这一个说法也实在是启人疑窦,大有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因此,如果《疫苗和安全管理措施 估计避免8000人死亡》这样一个荒谬的悖论可以成立,那么其实在同样的逻辑上,中国就可以向全世界公布他们挽救了两百万人民的性命。而且其实还是与疫情较为不严重的新加坡做比较。试想,如果以美国作为例子,那么中国就因为坚决的实施“动态清零”策略,结果是将千万人民的性命从死神的手里抢救回来。

而这其实也就是一国政府的主要职责。一个有为的国家政府,本来就应该以民为本,爱惜人民的健康生命、济民于倒悬。所谓人命关天,譬如说财政部为什么没有检讨没有疫苗的时候新加坡可以少死很多人。然而却在疫苗的接种比例这么高,大部份人民都有疫苗的保护的时候,因为确诊冠病而死的死亡病例竟然反而增多了26倍之巨?

不是吗?如果继续施行“清零”政策来抗疫,肯定就不必牺牲了这么多人。要知道,就以中国大陆为例。中国在疫情受控制以后,毫不动摇的继续实行“动态清零”的结果,看看已经超过一年多了,竟然再也没有发生过死亡病例。而且根据新闻的报道,就连凶猛的德尔塔病毒,或强势的奥密克容病毒,虽然此时此刻也在中国境内此起彼伏、在中国到处点火,然而却也都在“动态清零”的策略下控制了疫情。

因此,反映在事实上的,就是再也没有一个中国大陆人因为确诊冠病而失去生命。(不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

财政部的“大话”让我联想到新加坡目前甚嚣尘上的“撒谎门”。然而,辣玉莎的谎话的诱因毕竟还是为了解救被性侵的妇女在报案时的窘境而仗义执言,纯属好心办了坏事。在我看来,这个善意的谎言若是弃除了政治因素,那么还是情有可原。然而,财政部的目的却是为了模糊死在“与冠病共存”的策略下的无辜死者的焦点,企图掩盖无能保护新加坡人的性命而作出的无耻发言 -- 当然,我无法估计新加坡如果不改变策略“与冠病共存”、而是继续“清零”的话会挽救了多少同胞的性命?不过,我知道的,是如果抗疫小组有中国大陆领导抗疫的领导人一样的魄力、毅力和本事,再加上最起码的政治良心 -- 那么或许牺牲在“与冠病共存”这个与病毒妥协窝囊政策底下、也就是王乙康上来后的8百多名死者,如今或许还是生龙活虎,大有机会寿终正寝、养颐天年。

“全世界最高的冠病疫苗接种率,让新加坡保持低死亡率...” -- 在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眼眶不禁就红了。这段话锵锵有声...因为如果接下来的是“如果我国继续实行清零政策”的话,那么“估计”或许就会和中国大陆一样,保持超过一年的记录,就是再也没有因为确诊冠病而死的人民”... 本文修改于: 7:19pm 17/02/202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17/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