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95 狗改不了 作者:韦春花
主题:狗改不了
作者:韦春花 06:40am 09/02/2022

    《狗改不了》  文/ 韦春花

【壹】 当政府去年5月宣布有意改组报业控股的时候,大家都集中在主流媒体将来的新闻自由、报章独立和公信力这三方面来考量。其中:
1、林任君说:“在我看来,新闻自由或新闻室的独立性并不会因为这次重组而增加或减少。然而,每当新加坡媒体本身成为新闻热点时,‘自由’‘独立’似乎总是绕不开的话题,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对此,我们早已司空见惯,处之泰然了。……经年累月,我益发深信,绝对的新闻自由是个神话,完全独立的媒体即使有也如凤毛麟角。我们自己标榜和遵行的是‘负责任的新闻自由’,义正辞严,理直气壮。因此,我希望媒体同仁不要太过在意这方面的闲言闲语、冷嘲热讽,尤其对那些主要来自西方的‘新闻自由原教旨主义者’摆出的姿态,更无须浪费眼神。”(6月5日 《主流媒体柳暗花明》)
2、“社长”李慧玲说:“SPH媒体业务每年的开支以亿元计,新加坡政府以务实理性见称,如果不是从新加坡战略考虑出发,不会做这样的承担。如果是为了政党利益或者巩固政权而大费周章,恐怕难以见效,因为在开放的媒体环境中,读者能够比较、辨析信息背后的含义。新闻处理不专业、没有公信力,必遭到读者唾弃。那样的媒体财政上的投入是个无底洞,新加坡政府不会给自己挖坑跳。”(5月29日 《新加坡报业控股媒体业务重组:“靠政府”的战略意义》)
3、韩咏梅说:“改变了资金来源的模式,我们不再需要为每年分红给股东而苛刻地缩减开支。如果通过政府拨款取得的公共资金可以垫底,我们专心做好内容吸引受众,进而吸引商家投放广告,加上我们以前没有尝试过的各种众筹方式,希望能够让新闻工作保持吸引力。”(5月9日 《媒体变局中的喜与惧》)

可是在今年2月7日许文远宣布由跨国管理咨询公司前主席张丽琳出任新报业媒体集团总裁时,人们不禁要问:这位女士和随便就“umbrage”(愤怒、生气)的伍逸松有什么区别?此人出身总部位于爱尔兰的埃森哲(Accenture),是《财富》世界500强公司之一,专门提供管理咨询、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2017年该公司也在我国成立数码服务中心,协助本区域客户创新及转型。找她来,或许不是为了赚钱,但至少能够止血!行动党政府还是改不了以资本为主导的宗旨。此外,埃森哲和淡马锡又有多深的关系?或许是此人的职业生涯遭遇瓶颈,此乃她养老之地?新闻稿也没介绍她是否拥有双语或三语的背景,如何担起李“社长”所说的要求,驾驭四部车子呢?

再者,SPH拥有四种不同语言的媒体产品,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等只经营一份报纸产品的媒体公司不太一样。SPH的不同语言媒体产品,所掌握的内容更丰富,所能触达的受众也更广,这是优势。马来语的《每日新闻》对马来西亚或国际回教情况有更深入的资讯,那可以补充《联合早报》的内容。同样的,《联合早报》在中国或华人世界的报道与分析,如果能够为其他姐妹报刊所用,对于他们的受众,应该也有益处。/许文远在同媒体业务同人对话时,有个比喻:新报业媒体未来不是一部车子装上四个不同的引擎,而是四部装载各自引擎的车子在跑动。

她的“爱”能否公平分配,润物细无声呢?春花觉得李“社长”应该唱的是: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来了一个没有人文背景,或者素养的技术官僚,实在很难穿下许文远所设计的大鞋。许先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又或许这样的人事任免背后也有很多政治?

契连·乔治于去年5月7日投稿香港《南华早报》,已看出这是换汤不换药: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人民行动党政府就将以盈利为目的的媒体业者视为其任务的合作伙伴。现在它知道不能再依靠资本主义了——但它不会放弃阻止新闻界发挥民主化作用的政策。正是在1971年5月,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决定,要想扑灭报纸的第四产业的野心,需要的不仅仅是拍打船头——他必须击沉船只,挟持船长。

就如当年李光耀嘱咐納丹:“阿丹,我把《海峡时报》交托给你了,它拥有近150年历史,一直是一份好的报纸。它有如一个瓷碗,如果你把它摔破,我可以再修补,可是它终究是不一样的,所以还是尽量不要把它摔破。”——如今子承父业,思维没有丝毫的改变。黄伟曼说得没错:“从一些外界的批评来看,许多人的思考逻辑和政府并不在同一条线上。一些人怀疑主流媒体的价值中立,他们也认为媒体业务重组只是用新瓶装旧酒,反对政府为资助媒体而使用纳税人的钱。”韩总的希望大概要落空了,她说:“我们新闻室要构建和加强一种向社会与大众负责,而不是向任何金主负责的共同价值,这个工作不是几百个人的新闻室可以决定的,须要凝聚社会共识。”

【贰】《红蚂蚁》登了一篇程英生写的《哈莉玛总统访华出席冬奥,何尝不是一记外交奇招》,内容其实没什么,只能看作是程英生的投名状,大跳忠字舞;这位笔名程英生的大概姓陈吧,名字都要呼之欲出了。总之,要能奏效才能算是奇招,反之如水过鸭背,何来论功过呢?

程英生唱道:“哈莉玛总统在这重要时刻率领代表团访华,足以证明新加坡外交自主自决,不跟风不随大流。这一决定,这个动作,胜过千言万语。”——老实说,中国政府办这届冬奥办得很辛苦,为了突破西方的围堵,应该是向全世界都发出邀请。新加坡礼貌性回应了它的邀请,做个顺水人情,况且也没有要抵制的理由和底气;二来新加坡并不是总统制,派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去充场面,为什么会“胜过千言万语”?再说啦,即使是他们白色人种中,霸主美国也搞不定欧盟的一些成员,更何况一个东南亚小国。硬要拗成是奇功一件,显然是别有用心。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09/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