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74 不要脸是“成功关键”的密钥 作者:直言
主题:不要脸是“成功关键”的密钥
作者:直言 11:06pm 07/02/2022

从“清零”到“与冠病共存”,新加坡抗疫政策的分界线,可以从领导人的更变为区别的疆界。第一代的跨部门抗疫小组由黄循财和卫生部长颜金勇领导。日期可从2020年1月23日第一宗入境病例算起,直到2021翌年、也即是去年的6月26日。这个时期的抗疫策略以“清零”堵截为主。因此,虽然没有疫苗,但是因为“清零”带来的功效,在长达近17个月,也即是将近1年半的时日里,社区的确诊病例只有3,220人。平均1个月不到190人。不幸的是,因为早期缺乏经验,可能是延缓求治的结果,社区共有30人因确诊病逝,病死率将近1个百分点,达0.932%。

可惜的是,因为王瑞杰退出第四代领导班子的缘故,李显龙总理对于内阁做了一番调动。也不懂得对于两位跨部门抗疫小组的领导人有什么不满,李总理任命王乙康替代颜金勇为卫生部长,加入跨部门小组领导抗疫。但是依旧保留了颜金勇在小组的职责。让本来步调已经有些儿不甚契合的两头蛇、或曰双头马车变成了“一国三公”。

本来嘛,由政治人物担纲起政治责任这是常识。然而双头马车已经是很离谱了,而一国三公对于新加坡人虽然没有不适从的问题,然而难题就是难以追究“三公个人”的责任。

而更离谱、更荒缪的事就发生在后头。跨部门抗疫小组的“跨部门”本来就是要统合各部门接受“抗疫小组”的领导。在这里顾名思义,“抗疫”才是这个小组的一个重点。然而,作为抗疫的领头羊,黄循财和颜金勇虽然执掌了小组1年半多,就是从来没有透露出他们的“决策团队”?

莫名其妙的是在委任王乙康加入小组后,李显龙发出了一篇《让两年轻部长领导抗疫不是要分胜负是要建立团队》这样的新闻,在新闻中李总理这么说:

让两名被视为可能是总理接班人的第四代部长共同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并不是要找机会把任何人淘汰出局,因为现在重要的是建立一个能带领新加坡的团队,而非选出赢家。

新加坡人都知道,李总理口中的“两名”人物就是王乙康和黄循财。天啊!“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 有句名言说“既生瑜何生亮”?李总理将孔明和周瑜放在一起,如果不会发生两虎相争的效果,那就表示这两只根本就不是老虎,有可能就是狗熊,甚至蛇鼠一窝。

尤其是这个“团队说”更显得诙谐有趣。试想,跨部门抗疫小组既然以“抗疫”挂牌,那么必须王黄颜3人首先要成立的,就是“抗疫的团队”而非“治国的团队”。

连委任一个团队都不能够给予确切明白的职责指示?因此,听其言观其行,李显龙在这里扮演的角色堪比阿斗,那是自不待言了。况且,这样的胡来也就导致了3人小组后来几乎同一天都在媒体上各说各话的尴尬场面。大家都是目头,都想争功,都不想负责。这样一来,疫情岂有不伊于胡底之理?

所以,王乙康一进来,大剌剌的一句“清零的代价太大”就结束了黄颜的“清零策略”体制,让抗疫走进了一个历史性的拐点,策略也从“清零”转为“与冠病共存”。

从这里开始,王乙康本来以为可以写意的骑上冠病脚踏车,谁知就体验了一段脚踏车冲下斜坡的惊险旅程。要不是幸好还有黄颜体制留下的几个刹车器,就不知怎样才能收尾了。

侥幸的王乙康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一无是处。在既不知己、更不知彼,迷惘无奈之下就发挥出了赌徒的本性,孤注一掷的与冠病玩起“蛇梯棋”。当王乙康很得意的这么形容自己的窘境的时候,我很奇异竟然没有一家媒体对于新加坡人把抗疫的成败付托给一颗“骰子”的点数,把命运交给“蛇梯棋”的荒缪感到惊讶?

幸运的是,这个时候的新加坡人大部份已经完成接种两剂疫苗。因此虽然有大量人民确诊,轻症和无症状病患却高达98.7%。因此,在2021年6月27日之后的5个多月时间里,确诊人数虽然飙高到30万人,死亡病例也多达7百余人。但是,病死率反而下降至0.4%左右。

98.7%的轻症和无症状让王乙康有恃无恐。尤其是推行了居家康复的措施解决了医疗资源紧迫的困境。或许,奥密克戎的莅临也给王乙康带来运气。这个新变异的病毒虽然传染性更强,重症率反而又低了。根据媒体的报道,感染奥密克戎病毒的患者,轻症和无症状竟然高达99.7个百分点。确诊人数也在这时候达到超过1万多例的新高。

不过,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病死率”却也随着减低到了0.23%的数据。而且,根据这个趋势,虽然死亡病例还是陆陆续续的增加,“病死率”渐趋于0.2%甚至更低或许不是难事。

因此,“病死率”继续降低减缓或许是一桩好事。因为这表明因为确诊而死亡的风险就会更低。也就是因为如此,王乙康甚至欣喜的以为自己已经在抗疫上缴出一份优越的成绩单。

但是,作为小民的我却不认为就是如此!因为我就被两根尖利的鱼刺梗在喉咙里而耿耿于怀 -- 作为一个曾经经历“清零”旅程的国家,我对于作为14亿人口,始终坚持清零的中国有太多的遐想。见贤而思齐,中国人是新加坡人口的254倍。然而,中国作为第一个发生疫情的国家,因为能够以民为本有始有终,坚持在“动态清零”的策略下稳住了阵脚。两年过去了,到如今全国的确诊病例还不到11万人,不到新加坡确诊人数的30%。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已经1年多了,中国竟然再也没有出现过死亡病例。就连最厉害的德尔塔病毒在中国也没有听说有死人。

而我的第二根鱼刺就是“病死率”。虽然都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都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然而,我就是想不通,王乙康所谓“成功思维”的由来?因为我看不出,也不知道,0.23%多的“病死率”,却死了8百多人的“疫情”和死了30人、0.932%的“病死率”的疫情究竟是孰重孰轻?当然,还有的是...哪一个的“代价”才是“太大”的理由?

如果单看“病死率”,那么0.23的数据比较0.932%是一目了然。然而若是比较一下性命的数字 -- 请问8百多个死人和30个死人哪一个才严重呢...

这就是我不能够理解王乙康说“成功”的理由!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07/0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