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71 新加坡人的“认知”与王乙康的“成功”?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新加坡人的“认知”与王乙康的“成功”?
作者:黑马非马 3:36pm 30/01/2022

历史将赋予王乙康怎样的评价,现在当然还不是盖棺定论的时候。听其言观其行,从骑冠病脚踏车冲下斜坡的胆颤心惊、到把新加坡人的性命全托付在一颗骰子的点数,与冠病病毒下蛇梯棋的孤注一掷,王乙康娓娓道来,看起来还很得意。

黄循财和颜金勇心里头是什么滋味,只有他俩哥儿知道。在他们俩的带领之下,新加坡人度过了冠病疫情最危险的时期。那时候还没有疫苗,堵截病毒散播的“清零”策略,就是绝无仅有的一条道路。

如今可好了!虽然疫苗的“有效性”功亏一篑,阴差阳错,群体免疫成为群体免重症。但是免重症的功能毕竟也聊胜于无。这样一来,就成为“与冠病共存”的本钱。

回想起当时无数篇讥刺颜黄两人将帅无能累死三军的博文,我如今竟然有点儿惭愧。因为真的没有想到,王乙康一加入抗疫小组,新加坡的疫情登时风云变色。本来仅有的一点儿阳光也从此消逝了,新加坡的天空从此是铺天盖地的雾霾。


《新加坡眼》网站的这一帧图表,清楚的记录了新加坡抗疫策略从“清零”转为“与冠病共存”这两个时期的天渊之别,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从2020年的1月23日新加坡发现第一起入侵病例开始,直到2021年的6月26日,在颜金勇和黄循财的努力之下,虽然客工宿舍群居群聚的纰漏造成防疫的窘境导致大量的客工确诊,然而新加坡社区却因为“清零”的策略表现得相对安全。在这漫长的17个月里,社区确诊的病人只有3,220人,死亡病例有30人。

现在想起来,我真是怅惘又迷惘。怅惘的是30条条条皆人命。迷惘的是,与如今不幸逝去生命的800多个同胞来说,我心里头的那份悲怆,已非笔墨所能形容。

《新加坡眼》的这一帧图表,从2021你6月27日伊始,记录下了王乙康改变抗疫策略,从“清零”开始走向“共存”。因为进入新年,随着奥密克戎的侵袭,《新加坡眼》网站也改变了图表的记录方式,从“清零”和“共存”时期转换为病毒株区分。(附注*)

从2021你6月27日到今年 -- 2022年的今天,只是7个月,死于确诊冠病的新加坡人竟然飙升到818人。是“清零”时期的27倍多。而确诊冠病的人数更是庞大,竟有33万人,是“清零”时期的100倍以上。

新加坡人或许没有想到的,是新加坡总人口不过是区区的5百多万罢了,是中国14亿人口的254份之1(1/254)。然而确诊冠病的新加坡人竟然达到了中国人的3倍 -- 只要一想到这里,心里再怎样平和也不能平衡。

因此,在读到早报的这篇新闻:《王乙康:我国抗疫进展有目共睹 思维转变和信任是成功关键》之后,内心的那种震撼真是莫名其妙又难以难喻。

呵呵...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妄人”?

不错!我国的抗疫“进展”的确是“有目共睹”,问题是这种“进展”让人心有戚戚焉!恨不得退回1年前更好。而且,说到“思维转变”,那更是令人吹胀。因为随着抗疫小组的吹哨,国人就随着“哨声”像童话里头尾随着“魔笛”消失的小孩一般顺从。国人的思维从来就没有转变过,那就是做“顺民”,绝对不会跟国家的抗疫政策相抵触。况且,事实上“转变思维”的就只有王乙康一人。也就是他加入抗疫小组之后,凭一句“代价太大”,就一举改变了“清零”的抗疫策略。

因此,这个“信任”听起来就让人更心酸痛楚。尤其是那些在“与冠病共存”之后确诊而不幸往生的死者和他们的家人。至于“成功”与否,“关键”也还是你要从哪一个角度去看?以我个人来说,黄循财和颜金勇虽然魄力不足,“清零”做得不够彻底。却也是有效的几乎堵截了病毒的散播,现在看起来,也的确是有效的挽救了许多生命。《新加坡眼》的这个图表就清晰的记录了在“清零”的时期,新加坡社区死亡“仅”有30人。

然而就在王乙康加入之后,就由于他“思维转变”而立即实行了“与冠病共存”的不抵抗主义。今天看来来,王乙康的“进展”是挺大的 -- 不仅是社区确诊的人数大幅度飙升,从3,220人直线上升到目前的33万人,尤其是不幸确诊冠病的死者,也从30人“进展”到800多人。

因此,王乙康所谓的“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实在是让人费解?我当然也无从猜测。不过,如果单纯的是从数据上来说,在某些层面他的确是居功至伟 -- “病死率”也可以诠释王乙康的“成功”。

1. 他“成功”的让新加坡社区大量的人口确诊冠病,做到了“与冠病共存”的条件,那就是染病之后“共存”。

2. 他“成功”的提高了新加坡确诊冠病死亡的人数的同时,也像魔术师一样同时神奇的降低了“病死率” -- 不是吗?再仔细的观察《新加坡眼》的这帧图标,3,200确诊30人死亡的“病死率”是0.932%。而到了189,871人确诊,死者是797人的时候,死亡超过了26倍有多,然而“病死率”却缩小了两倍有余,只是0.420%。

3. 接下来新加坡的疫情就只有愈来愈“成功”了 -- 因为拜奥密克戎之赐,在更庞大的确诊人数但是重症更少的情况之下,“病死率”就会一直下降 -- 以今日的数据来说,总“病死率”已经下降到是0.255%。

当然,王乙康不会理睬这个令人纳闷的问题:为什么随着“病死率”的快速下降 -- 是确诊冠病死亡的人数也一直在快速上升?

(附注*):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30/01/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