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03 脚踏车、蛇梯棋和水 -- 与冠病共存的三重奏 作者:直言
主题:脚踏车、蛇梯棋和水 -- 与冠病共存的三重奏
作者:直言 8:49pm 22/01/2022

先是骑脚踏车下冲斜坡,惊骇莫名。亏得还留有几个刹车器。只可怜了几百位跌下脚车的亡灵。然后就是孤注一掷,和冠病病毒玩蛇梯棋。

如今脚踏车不见了,蛇梯棋大约也是玩腻。王乙康带“水”上阵了。不过,这个“水话”倒是有趣,是不是话多必失呢?我不知道。然而,一下子说:但我们已学会“游泳”不会“淹死”。

谁知道过会儿就忘记了学会游泳。变成了:“即使你进了水,可能水到你的膝盖、到你的腰、最多到你的胸部,不至于会淹死。”

这个“可能”用得很有意思。“最多到你的胸部”?可怜王乙康难道不晓得那800多个亡魂是怎样死去的?要知道,会游泳不见得不会被淹死。而且,有道是欺山莫欺水。有时候就算是水位只到胸部,发生意外溺死的也不少。譬如说今天死于奥密克戎的92岁老妇,人家可没有什么毛病。本来还有机会长命百岁的。谁知道一确诊,就是驾鹤西归。

如果不是“与冠病共存”、如果是继续清零策略,内防反弹外放输入,持续的进行严格的堵截和各种隔离措施,那么这个虎年肯定还是要过的。

不错,“会游泳的人也能帮助那些不会游泳的人”。问题是老妇人的儿孙,看起来都是很会游泳的。他们感染了病毒会若无其事,就像下了水手脚自然会划动一样保持不沉。

然而老人家可不想游泳,更不想下水。92岁的高龄,她选择不打疫苗。她是在家里,不是在水里。然而,在“与冠病共存”的大环境下,儿孙们把病毒请回家来了。

新加坡人民没有一个是“轻敌”的。公平的说,抗疫三人组也没有人是“轻敌”的 -- 他们是“通敌”!是和敌人站在一起 -- “共存”的意思难道不是这样吗?

王乙康不杀伯仁,伯仁因王乙康而死。“清零”的代价怎样大?王乙康不说出来,小市民无从理解。然而,“与冠病共存”的代价就有目共睹了。半年来的800多条人命,比较和清零策略时期的30人...

30条人命和800多条人命的“代价”是孰重孰轻?想来每一个新加坡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人民所不惊慌是假的。然而高高在上的那群人,当然不必恐慌。因为他们就算是不会游泳,因为有资源,他们安然的坐在豪华的游艇上,身上也早就绑紧了牢靠的救生衣。

因此,关键其实不在水多深多浅?也不在谁会不会游泳。因为世上不会游泳的人很多!他们也多都是愉快的活着。关键是如果国家是认真彻底的施行清零策略,那么那些已经因为确诊冠病而离开人间、死去的人 -- 如今可能就还是快快乐乐的活着 -- 譬如这为92岁的老妇,儿孙绕膝,安享颐年。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22/01/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