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34 惩戒委员会 作者:韦春花
主题:惩戒委员会
作者:韦春花 07:12am 20/12/2021

    《惩戒委员会》  文/ 韦春花

新加坡的国会特权委员会在中港台地区,甚至日韩会被称作惩戒委员会,也就是说有人做错了,需要惩罚以示警戒。这里则延续英国佬尖头曼的风格,认为你在国会享受了特权,最后却演变成滥用,因此需要审视你被赋予的特权;所以无论辣玉莎撒谎N次,最后的结果还是被迫交出特权,逐出国会了事。至于朝野恶斗,则不在特权委员会的范围,总不能因此把工人党逐出国会吧,所以期冀的效果就是抹黑对手来“捞取政治资本,或借机绊倒反对党”。

问题是辣玉莎已经在国会上承认说谎,随后也退党,因此丧失国会议员的资格,这惩戒委员会宣布最终惩戒措施的时候,岂不成了马后炮?

叶鹏飞说:

与女儿聊天时得悉,在辣玉莎承认对国会撒谎后,本地年轻人集中的几个社交平台就有留言形容,她是本地第一位“觉醒文化政治人物”,并对她的滑铁卢感到惋惜。也有人认为撒谎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她的目的是为了社会正义,要为遭遇性侵的受害者发声。但也有清醒者反讽她是“社会正义战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任何社会都存在不公不义,为弱势群体伸张社会正义,当然值得肯定。但如果手段不正当,动机不单纯,一边高喊还受害者正义,另一边却自演受害者,就犹如伊索寓言里的牧童一样,最终害人害己。

果然义正辞严,正能量满满。却让春花想起“维文撒谎5月”时,有个南洋理工大学汪炳华教授的话,形容维文的“两难”是“对与对的抉择”:缓解用户对隐私的担忧、提高“合力追踪”使用率以避免冠病感染群形成,是对的。但保护大众免受罪案伤害、解救被绑架的孩子,也是对的。这个新闻官媒都有大量报道,为何当时叶鹏飞没跳出来高喊:如果手段不正当,动机不单纯,一边高喊还受害者正义,另一边却自演受害者,就犹如伊索寓言里的牧童一样,最终害人害己。《红蚂蚁》有篇柳晓烁写的文章也说:“辣玉莎话不属实,反而伤害到她想要帮助的弱势群体”。老鸨不是说他们的话不对,而是觉得是双标,文字之造恶,可见一斑。

惩戒委员会离了题,韩咏梅却乘机来个无限上纲:

搞模糊的策略,在是非分明的事件中,对理亏的那一方最有利。因为把大家都弄糊涂了,本来自己要打100大板的,最后各打50大板了结,反正自己得认错,不如看起来像被对手欺负一样,在政治博弈中来说,这是对理亏那方最好的结果。/这是政治游戏,非政客的我们,关心的不是政治得失问题,而是我们要一种怎么样的政治领袖?/懂得在模糊地带周旋,是领袖应有的才能,但是通过自己的作为或不作为制造模糊,闪避责任的,或者没有勇气承认错误,在“道德正确”与“政治正确”之间选择后者的,不能算是好领袖。/这是现代政治领导的一大考验。因为人性本来就有点虚荣,喜欢自己被人喜爱、受人敬重,如果做了什么决定令人不快乐,就会觉得非常不安。

目的就是要牵拖工人党领导层下水,其实任何政党都会出现败类,岂止工人党一家。网红默乐在耐性听完所有的供证之后,想到的第一句俚语就是:住在玻璃屋的人,别向路人扔石子。12月17日在《早报数码》有篇叶俊颖整理的报导,叫做《辣玉莎事件4大交锋点__各方立场一次看》,里头就列出4大罪状:
1、辣玉莎的不实指控是否伤害了警队的声誉?
2、毕丹星究竟有没有让辣玉莎自己定夺是否要澄清谎言?
3、早知情的党领导负责调查辣玉莎有没有利益冲突?
4、党领导为何不向中委和公众表明早已知情?

比照“维文说谎5月”,春华也拟了4个同样的问题:
1、维文的大谎言是否欺骗了全国人民的信任?
2、行动党的“党中央”究竟有没有让维文自己定夺是否要澄清谎言?
3、早知情的内政部为何不揭发维文的谎言?
4、党领导为何不向公众表明早已知情,而让维文孤零零出来道歉?

让春花带大家重温一下工人党市镇会的官司,这官司历时五六年,让行动党的宣传部用了两回的大选。“AHTC委任的独立委员会和PRPTC分别在2017年7月和9月,起诉工人党领导人等八造在2011年7月到2015年7月之间,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为此索偿3370万元。”——指控“他们自肥自己人,榨取人民血汗钱”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有什么人因贪墨或渎职而坐牢,赔偿了多少?相信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任务即使交给谷歌的搜索,键入“工人党市镇会上诉案__判决”也找不着答案。为什么?因为不重要,行动党已经捞足政治资本,动摇工人党的根基。

同样道理,这回看特权委员会上两个戏精:唐振辉和陈川仁,演得是七情上面,可惜戏是太过了;不外就是要强迫工人党领导层承认整个说谎都是他们策划并且默许的。并且要他们认错,当众掌嘴自己是道德有瑕疵的人,不像白衣白裤那样都是不粘锅的君子。使得春花想起最近的一个诈骗案:话说有个叫梅根的本地女高管,自己的银行户口里有50万,不幸被诈骗集团盯上。根据陈述,她接到一名自称是“高庭官员”的来电,指她涉及一起洗黑钱案件,作为嫌疑人,应收到法庭传唤出庭。过后还把电话转接给另一名“商业事务局警员”来立案。辗转经过几个骗徒的“调查”之后,骗徒突然说需要调查她的银行户口,要求她透露自己的账号和密码,还说一旦查明后就可以把她的名字移到受害者名单。相信自己正在协助调查的她透露了自己的个资。当天立即有人试图使用她的资料在本地数码资产交易公司注册账号,但该公司发现异常,展开调查后在大约两个小时后通知警方。

唐和陈通过许多“假设情境”的问题,就为了套工人党的“个资”,一旦取得之后就可以让他们“注册账号”为所欲为了。

所以韩咏梅和叶鹏飞无需“正义凛然、气冲牛斗”,因为我们谈的是政治,不是道德,完全不必装“纯真年代”,就借你们同事的话回赠给你们:

对执政党来说,谎言事件无疑是天上掉下了馅饼,但在寻找真相,维护政治诚信和国会庄严性的过程中,见猎心喜的心态、或者说太过功利的计算,也还是要克制的。否则是赢了道理,是站在了是非对错的高位,但政治上也难保自己不会失分。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0/12/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