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览:113 纯真年代 作者:韦春花
主题:纯真年代
作者:韦春花 06:47am 13/12/2021

    《纯真年代》  文/ 韦春花

韩日电视圈,有一批中老年男演员,他们特别擅长于演出政经界的老狐狸。这些角色表面上仁义道德,肚子里却男盗女娼,都被他们挥洒得入木三分,当然就是因为现实世界有许许多多这类的原型;最近更有女演员加入这个行列,演起来也让人咬牙切齿。尤其是近期反乌托邦剧种(《鱿鱼游戏》《地狱公使》等)的盛行,这些演员更是有演不完的角色。从好莱坞兴起拍漫威角色(《蝙蝠侠》等)开始,背景多是政治和道德败坏的都市,超级英雄以个人的超能力、财力、动用私刑来围护社会的安宁(vigilante),这里头就潜藏着反建制的无政府思维。有人说影视是制造梦幻的工厂,但是这些反乌托邦电影却教会我们不要太天真,需有透视的金睛火眼,因为我们面对的现实不是一个纯真的年代。

可是《联合早报》的李慧玲和沈泽玮却要给华文报读者描绘一个“纯真年代”。李慧玲感叹为了“一个人的谎言”,行动党“好人难做、压力山大”:

辣玉沙事件虽然看上去是工人党的问题,执政党却也需要承担压力。它不能予人要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印象,更不能让人觉得是要借机绊倒反对党。实际上,在一些言论场域里,对执政党如何主持和处理整个事件的监督力,可能比对肇事的工人党还强。因此,执政党处理时越透明、越大气,对国会特权委员会越是好事。

让我们回顾上次“维文国会说谎”事件:据维文回忆,他“在得知刑事诉讼法也适用于‘合力追踪’数据,确实曾‘睡不着觉’,我在想:是否要说服我的内阁同僚修法?但经过深思熟虑、讨论和质询了朝野内外人士的意见,我想目前这样我们做得很好,能确保新加坡的安全,也能应对当前危机。”——当时,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指出,若维文真是“诚实的疏忽”,那么他应更早和直接地公开这资讯。他有“好多个星期”的不眠之夜,与其等到内政部政务部长答复国会议员提问,为何不主动向公众坦诚?据说手机应用软件TraceTogether在“事发”后也赶紧更新了隐私条款。这里容春花也插一句:难道政府里面没有人在“过滤”内阁成员每天向全国说的话,以防错漏吗?

本地网红默乐(Bertha Henson)当时还为大家准备了一张简易时间表,足以让大家明白,那五个月的时间,维文明知犯错,却根本无作为,她说:

我看了维文的那段话后,感到很不可思议,他在6月作出保证,之后在接下来3个月内说错话,而整个政府或任何律师都没有人告诉他,直到一个公众在10月问他。然后他用整个11月的时间查询刑事诉讼法(政府自己的法律人士在哪里),和同僚讨论。我猜同僚说不能做任何改变。然后他整个12月都很安静,因为他认为1月的国会提问可以解决问题。最终,是一个初级部长陈国明加以处理,他看来像是甚至没有被告知要作出澄清。在此期间,合力追踪已经在一个案件中使用。然后,当问题曝光后,维文在第二天就跳出来,很快就宣布问题可以修复—— 所以就有了修正案。我知道人们会说什么——让我们既往不咎。所以好吧,我会的——但我不会忘记这件事。

可是,偏偏就没有人会怀疑是否是“党中央”要维文坚持下去,只要不被揭发,把谎言“带到坟墓里去”?因为这里的官媒都有在带风向:
1、《海峡时报》的蔡美芬说:“合力追踪”数据将只用于联系追踪,是维文医生向全国人民做出了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如果这个保证是虚假的,因为它是基于部分信息,他应该直接说出来,道歉然后既往不咎。”
2、《联合早报》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人们担心失去隐私,其实只是一个感觉,因为便携器的数据不会送到云端去储存。就这一点,我们使用手机其实更没有隐私,因为我们手机的一些资料不是收在手机里面,而是会送去云端,所以远远比便携器所带来的隐私隐忧还要多。”
3、杨浚鑫:如果一个孩子被绑架了,绑匪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唯一的线索是孩子随身携带的“合力追踪”防疫器,你是否同意使用里头的数据?这个假设性问题,虽稍显夸张,但一语道破了立法者在决定是否动用追踪数据来破案时,所面对的道德矛盾。
4、陈可扬:维文及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中做出承诺,再修法对承诺构成约束力,可以算是亡羊补牢。另一边厢,如果真的发生命案,放着可能有帮助破案的数据不用也说不过去。朝野几乎一致对此表示支持,因而在意料中。人们这个时候想的,或许只剩下合力追踪数据用来查案到底多有效,以及希望当局不要将人们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接下来如果防疫数据在查案时立功,请一定要昭告天下,让人们觉得放弃这些个人隐私是值得的。
5、新闻中心助理总编辑兼采访主任洪奕婷:如果不是严重罪行,在一般的情况下,人们的隐私到底有没有合理的保障,有什么样的程序?大家不舒服的是政府说不清楚。如果政府可以说得比较清楚,会让大家更有信心。未来这种数据的使用、隐私相关的问题会越来越普遍,因为进入数码时代,类似情况会常常出现。
6、更有“叫兽”为维文护航,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汪炳华的话,形容这是“对与对的抉择”:缓解用户对隐私的担忧、提高“合力追踪”使用率以避免冠病感染群形成,是对的。但保护大众免受罪案伤害、解救被绑架的孩子,也是对的。

于是维文得以全身而退,行动党毫发无伤。

比照维文的事例,辣玉沙应该在认错道歉,并辞去国会议员,颜面扫地之后,可以落荒下野,她甚至比维文还多了一步的担当。同时,也维护了国会不允许与会者说谎的纪律严明,因此国会领袖英兰妮的投诉,和国会特权委员会应该也无事可查了。继续查下去的原因,不外“扒粪”;期待半路杀出多几个程咬金,等待“证人”的一两句错话,就难免“项庄舞剑”:让人不得不怀疑“有人要从中捞取政治资本,或者觉得是要借机绊倒反对党”了。

更有甚者,网民揭发“辣玉沙事件还在发酵中,国会特权委员会听证也尚未结束。但委员会却急不急待发表临时报告,甚至在夜里上传听证影片到YouTube,所以大家也别忘了这背后的政治操作。”——完全不似公务员“本性”,更像是“长官意志”。

这个沈泽玮更好玩,她把辣玉沙、高嘉瑜和彭帅并列,告诉我们一个纯真年代的故事:

同样的(台湾)套路用在新加坡辣玉沙事件上,会是个什么情境?应该是:除了学者、工人党或人民行动党“知情人士”、选民外,还要访辣玉沙爸妈、丈夫、婆家,朋友圈、她念的澳大利亚大学、她提及的女性性侵受害者互助小组等等。然后细查当事人或相关人士发过的文章或照片。看谁眼力好能看出有跟什么政商人士合影吗?可以佐证什么阴谋论吗?……没有。我们身处的社会和媒体生态环境不是这样的。

这里容春花反问一句:同样的套路用在新加坡维文事件上,他们敢吗?二丑们完全没有那种能耐,也不会有前辈手把手地教会他们。他们习惯“新”来伸手、“闻”来张口,从来都把政府文告当新闻稿发布(默乐语)。独立思考不会,带风向很会。

最后她不小心透露一个事实:“把在国会说谎事件扯向一个更爆炸性的政治议题。比如,辣玉沙是‘卧底’吗?”——可见沈泽玮也有耳闻,知道民间基本不鸟这个“听证会”,很多人就干脆阴谋论称辣玉沙是行动党的“卧底”,认为她没一句是真的。小报虽然很躁动要炒热这个“丑闻”,但是遇见民间的冷处理,他们也木法度。尤其是新加坡没受邀美国拜登的“民主峰会”,虽然有杨荣文和许通美的缓颊,说什么“其实帮了新加坡一个大忙”,很多国民还是怀疑新加坡其实不够民主,看他们怎么tekan在野党,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吧。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13/12/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