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60 狗咬狗一嘴毛 -- 浅谈辣玉莎事件 作者:直言
主题:狗咬狗一嘴毛 -- 浅谈辣玉莎事件
作者:直言 7:03pm 05/12/2021

狗咬狗一嘴毛?

自刘程强把工人党定位为执政党的“副司机”,并且拒绝与其它在野党联盟的那时候开始,这个“党”给我的感觉,就犹如一块不可雕的朽木,再也不抱存希望 --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工人党既然决定了跟在执政党的屁股后面走,那么也是一丘之貉,就没有必要把它放在心上了。

为什么呢?当然,人各有志,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刘程强和工人党绝对有他们个人的权利选择怎样去经营他们的党派。但是,对于新加坡人民来说,无论人才智力,pap和工人党实力悬殊,譬如两支球队 -- 谁是A队谁是B队一目了然。

新加坡人都很现实,所以也就没有让B队出线比赛 -- 在这里是“执政”的理由。因此,每一届选举,“翻船”就会成为执政党的杀手锏,无往不利。

呵呵,我说到哪儿去了?今天本来是想写写辣玉莎这个可怜人的。老实说,我从来就没有隐瞒对于“集选区”的憎恶,也一向认为这就是李光耀生平最大的败笔。不是吗?譬如说,辣玉莎辞职了,那么她作为集选区里头的少数族裔国会议员,若是没有补选的话,也就立即拆穿了每一个集选区不能没有少数族裔的参与基本上就是最大的谎言。

今天想谈辣玉莎,其实是缘起于台湾立委高嘉瑜被男友虐待的事故。根据事后被媒体揭露,他的男友是已有前科、不折不扣的一个“恐怖情人”。

我之所以会把这和辣玉莎联想起来,是因为高嘉瑜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她被男友家暴以前,其实男友已经有霸凌三位女子的前科。看着高嘉瑜伤痕累累的相片,我其实想着...如果第一个受害者能够立即从法律那儿得到“公道”的话,是不是说就可能、可以挽救后来几位被侵害的“弱女子”呢?

而其实高嘉瑜并不是弱女子。作为立法委员,她的权势是监督政府,是能够得理不饶人,需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把部长总统谩骂一通的立法委员。可是,她也竟然不是在第一时间就出来寻求法律来主持正义。我想,如果高嘉瑜不是成天曝露在媒体镜头前的公众人物,或许也就会和前三名受害者一样,不会有这一则新闻。

女人是否能够撑起半边天呢?应该是呗?可是,碰到或来到某些事情,譬如辣玉莎说的被性侵害的事故 -- 那么女人一下子就会成为不折不扣的“弱者”!

年青时候的我长得还可以,在工地上就成为大妈亲近调侃的对象。工闲时候聚在一起无话不谈。大妈们个个牙尖嘴利。某个时候谈到男女平等,女人的能力不输男人。这时候,大妈的脸上却带着一种揶揄的笑意,嘴角微微一偏就说:“我们女人怎么能够跟男人比呢?你们小便是站着的,我们小便是蹲着的”...我不由得愣了一下,哑口无言。

女人被性侵害而求助无门的例子多得是了,尤其是在印度,早就上了国际媒体。然而,真的就是求助无门吗?非也!这是千百年来礼教的束缚,男尊女卑的风俗,尤其是婚姻制度所造成的陋习。男人可以寻花问柳,女人却必须严守贞操等等,几乎形成了每一个社会的潜规矩,无形中逼迫得女人在被性侵害之后,不得不忍气吞声。有的怕嫁不出去,有的怕羞辱门风。就如高嘉瑜男友的三个前女友,在被男人凌辱之后都选择沉默。而辣玉莎编造的故事,所以立即受社会的重视,就是听起来就是那么的真实,若不是部长咄咄逼人一再追究,没有人会去怀疑。然而,这个谎言却因为牵涉到司法机关的名誉而被转移了焦点,真是可惜。

辣玉莎的谎言是“谎言”吗?有多少可怜的女人在被性侵害之后选择沉默?因为现实的残酷,只有表现得若无其事才能够堵截悠悠之口。然而矛盾却是从来不能够掩盖被害者自己心灵的疮疤。她们都知道,只有让恶人逍遥法外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清誉,就会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或许,辣玉莎的难言之隐,其实自己就是被性侵害的主角?或许,也真的是另有其人?她不过就是为了信守承诺?然而,这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每一个案子的发生,都会有一个核心的理由。那么辣玉莎说谎为的是什么理由呢?

我很奇怪,千夫所指,每个人都在指责辣玉莎说谎的同时,竟然没有想想辣玉莎说谎的肇因?而我的揣测,是作为受害者的过来人,相信辣玉莎不过就是为了探讨寻求一种机制,可以让被性侵害的人不必抛头露面,不会被指指点点,不会被媒体曝光,尊严也不会被践踏 -- 然后,最重要的是侵害者一定会被正义的司法所惩罚。

而作为律政部长,其实尚穆根可以更敏感。他应该知道辣玉莎的谎言关于到警察局报案的那一段才是关键。其实,要一个被性侵害的女人跑到警察局投诉一件难以启齿的案件,是每一个正常人都应该知道的难度。我怀疑辣玉莎的目的,不过就是想寻求一个有效的办法,譬如设置一个专门处理女性被侵害的部门,能够在保持极端机密的情况之下完成调查,最后能够主持公道。

然而她的心意却被自己的政治身份给戳得一塌糊涂。不仅是执政党攻击她,就连她的政党也因为自私自利而选择置身事外。其实,我认为辣玉莎的辞职是错误的决定。因为她既然是在国会议员的位置上犯了错误,那么也就应该坦然面对,接受国会的制裁。不就是讲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吗?为什么所有的新加坡人耿耿于怀的就是那几句谎话?而不是谎言背后的“真实” -- 怎样保护被性侵害的女人因为在社会的潜规矩之下的“二度伤害”? 本文修改于: 11:19pm 05/12/2021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05/12/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