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览:023 两件小事 作者:韦春花
主题:两件小事
作者:韦春花 07:43am 22/11/2021

    《两件小事》  文/ 韦春花


刚过去的这个星期,有两件小事让人看出《联合早报》的报格。


【卫生科学局斥“连花清瘟胶囊”能治冠病是“不实传言”】这里不是要讨论“连花清瘟胶囊”是否要成为新加坡认可的治冠病新药,而是觉得卫生科学局的声明太过武断和嚣张,缺乏科学实事求是的精神。

因为连花清瘟胶囊可治冠病并不是随便人讲的,而是中国的抗疫权威钟南山不止一次讲的。并且钟南山是西医正统出身,首先是爱丁堡大学医学博士 在1996年还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专长慢性阻塞性肺病及其他呼吸道病,2003年起中国历次呼吸道传染病(SARS、H1N1、H5N6、H7N9、MERS、COVID-19)的防治领军人,尤以在广东省防治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传染病而声名大噪。当年他领导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主动接收SARS患者,并找出了医治皮质激素恶性股骨头坏死后遗症的疗法。2020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传染病暴发,83岁的钟南山“出山”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主理。


钟南山是华文官媒熟悉的中国知名人物,对他讲过的话应该有印象,甚至还报道过,怎么能让卫生科学局信口开河呢?“卫生科学局说,至今仍没有可靠的临床试验证据显示,包括连花清瘟在内的任何草药产品能够预防或治疗冠病。”——是说“临床试验证据”必须要他们在本地做才行吗?那么美国的数据,他们为什么又信得十足?迫不及待要抢买他们(未经WHO批准)的新药?美国默克(Merck,又称默沙东、MSD)公司的治疗新冠肺炎口服胶囊莫努匹拉韦(Molnupiravir)11月初在英国获准紧急使用。英国此举世界第一,默克新药则在新冠口服药研发竞赛中拔得头筹。默克称临床试验结果表明此药可使感染者住院或死亡风险降低约一半(而已)。现如今,即使是新冠疫苗也还是紧急批准使用,为此而送命的人不少,只能说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为什么不能秉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对待别的系统的治疗方法呢?说到底就是看不起中医药,一股莫名的傲慢和优越感。既然林任君当年说过:“我们(报馆)对中国有一种‘同情之了解’,即使对它批评也是出自善意,最低限度没有敌意。”那么华文报就有义务出来告诉官方,不要对华社和中医有偏见,说“不实的谣言”太过了。

不过可气的是,华文官媒俨然一副政府喉舌的嘴脸,先是拿卫生科学局的声明照本宣科,最近一篇报道( 2021年11月20日),虽然也访问了一两位中医,最后那个算是支持连花清瘟胶囊的中医还需要匿名:

一些不愿具名的中医师则告诉《联合早报》,虽然他们不能为冠病病患看诊,但他们得知有不少病人已自行购买连花清瘟来治疗冠病。

——算是《联合早报》记者的小小叛逆吗?

《红蚂蚁》标题更绝:《明明不获当局批准 为何一些人对“连花清瘟可治冠病”仍深信不疑?》
把反对的任务交给“网民”,獭祭各种发言,自己躲在墙后就“无代志”啦。文末还留下这段不痛不痒的废话:“人类就是这样,只要没有人吃了这款中成药出现严重过敏或引发更严重的后果;只要没有科学数据证明该中成药是完全没有用的,就依然会有人继续相信。”

【林任君和余澎杉】星期六早报前总编辑林任君在他的言论版专栏里写了《余澎杉,被遗忘的“问题少年”》,洋洋洒洒3600多字,资料之丰前所未有,老娘建议大家有空都应该去看一下。春花当年为了声援余澎杉也曾留意/ 收集过所有的新闻报道,很多细节都语焉不详,只知道判罪如何如何。特别是最近余在美国惹的事,相信在美国算不上什么大新闻,上不了大报,林任君却能巨细靡遗,如临其境为我们道来;老鸨读得饶有兴味的同时,不禁怀疑林总有这种能耐和兴趣去跟踪一个“被遗忘的问题少年”;第一、这是贴身监视才能有的情报,新加坡法庭的卷宗或许还较容易,至于美国方面的查案和判决,能够弄到手,身份应该要很特殊。此外还要对卷宗细细啃读才能消化出这么多的东西来。新加坡我想除了尚穆根之外,很少有人会有这种嗜好。

林任君写道:“(当年)他们(宗教组织)不以仇恨言论回应余澎杉,是因为深信执法和司法当局一定会维护正义,主持公道,严厉对付这种亵渎宗教的言论——这本来就是我国维持种族与宗教和谐之道。”——根本一派胡言!这是老鸨在余事件中的最大发现,那就是:整个罪名其实是行动党政府巧立名目造出的,本地的宗教团体根本没对这件事有反应,连膝盖反射都没有;因为如果为了一两则YouTube视频而大动肝火,嚷嚷什么“辱教”的话,那么这些宗教团体就不必做其他的事了。

林总说:“另一个折射出的现象关系到维权分子的信誉问题。当年声援余澎杉的个人和组织,包括那些与西方同声批评政府的新加坡人,这一次却全都‘沉默是金’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就批评他们,指这些曾经谴责新加坡政府,但却对余澎杉被美国政府对付并禁用社交媒体的事不吭一声,静得出奇,暴露了他们的虚伪。这方面我就不多说了。”——余澎杉对的时候帮他说话,错的时候早已有法律制裁,有时间的差距,根本是两回事。要不要批评他那就看现实的取舍,怎样才有利于朝野攻防。有什么虚伪,你们行动党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余澎杉求仁得仁、自食恶果,那不是行动党甚至尚穆根本人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也证明了他们看人神准的“一贯正确”。将来余如果被驱逐出境,遣回新加坡,可能还有坐牢、服役的苦日子好受,不是什么仇都报了吗?为何还如此忿忿不平?林任君吃饱没事干,却充当打手在别人提供的情报上写奉命文章。说白了,他们怕的不是余澎杉,而是“这些能言善道者的声音近年来充斥着社交媒体,发挥了一定的影响,包括对国外的。此外,有迹象显示,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势,正在这个群体中隐隐然浮现……”——林任君是在为主子担足了心,可怜啊!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22/11/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