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70 王瑞杰的乐观?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王瑞杰的乐观?
作者:黑马非马 8:11pm 13/11/2021

人比人气死人!新冠病毒就是一个照妖镜,是人是鬼一目了然。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个人如果成为画中的一个角色,那么就便失去了评估画作的能力。

王瑞杰在金沙酒店出席财新
峰会并接受财新传媒副总裁李昕的访谈时说:“与一年前甚至半年前相比,我目前对现状是相对乐观的。人类成功研发冠病疫苗,是这场疫情的一个转捩点。”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乐观或则悲观都是个人性格取向。对于王瑞杰个人乐观的心态,我不愿予以置评。但是,作为一国的副总理,对比“一年前甚至半年前”的疫情,王瑞杰“对现状的相对乐观”,竟然是构建在500多个新加坡同胞的亡灵上 -- 作为新加坡人,有这样的副总理 -- 孰可忍孰不可忍耶?

看看这一幅《新加坡眼》的图表,在长达将近一年半的那段漫长日子里,新加坡社区3,220人,死亡30人。而恰恰就在跨部门改弦易辙,从“清零”策略转向“与冠病共存”之后,疫情急转直上,短短的4个月,确诊的人数就急速飙升到142,702人。就在大前天,511名新加坡同胞就因此遗恨终生。

众所周知,疫苗虽然差强人意不能够“免疫”,但就算是只有能够“免重症”的优势,理论上接种率高达85%的新加坡的疫情,形势就只会更好,确诊的人数会大量减少,疫情会趋缓趋好才是。

然而,就是几个政治人物的好大喜功,甘为“与冠病共存”的白老鼠。结果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冠病疫情就像失控冲下山坡的脚车。5百多位同胞已经在黄泉路上结伴同行。问题是,还会有多少新加坡人将会成为祭奠“与冠病共存”的刍狗呢?

在3,220人与142,702人的确诊人数之间;在30人与511个亡灵之间,王瑞杰竟然能够得到“相对乐观”的结论 -- 那么,我不得不说,这人如果不是头壳坏了?那么就会是一个天性凉薄的人。

这不由得让我回忆起丹绒加东小学生组织到东马来西亚沙巴州集体爬上神山碰上地震的惨剧。在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地壳变动中,造成两名教师、七名学生和一名沙巴本地向导罹难。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表面上死于这种不可预料的天灾,大部份的人都只能够埋怨自己时乖命蹇。但是,对比于其它幸运生存下来的小学生,有一种状况却是让人费解的。

那就是7名死者皆是死于攀爬在“钢索栈道”的过程当中。要知道,单纯的爬山运动和挑战需要体能和训练的“钢索栈道”是两回事。这些小学生放弃普通的登山道路,转向挑战途径更为艰险的“钢索栈道”,精神可嘉。然而,问题是,根据神山公园的解说,据说挑战“钢索栈道”的登山客,都必须签署一份声明后果自负的文件,也就是俗语说的“生死状” -- 而且明文规定,16岁以下的儿童必须有父母或监护人的签字。

是“谁”为这群小学生签下来生死状,直到今天还是一个谜团。这个“谁”应该为这些学生的罹难负起部分的责任。因为在理论上,没有家长的准许,就算是监护人,也不能够私自决定让这些学生挑战有生命风险的极端运动 -- 而当时的教育部长,正是王瑞杰。

往事虽矣,并不如烟!当时马来西亚的媒体,都报道和披露出有关“生死状”的新闻。然而在新加坡媒体却是万马齐喑。从那天到现在,我依然是耿耿于怀的,就是是“谁”代替他们的父母擅自签下来生死状?因为如果是单纯的爬山运动,或许他们今天已经在上大学。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3/11/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