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42 这是个懂得什么“鸟”的卫生部长?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这是个懂得什么“鸟”的卫生部长?
作者:黑马非马 2:00pm 31/10/2021

今天真是不幸,一大早就从网上看到这个视频。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睁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不由得“呸”的吐出梗在喉咙中的一口浓痰…哎呀呀呀啊…这个贼子!

不错,“医疗人员太伟大了”!我不想提起如果不付给薪资医疗人员还会不会伟大这样子的八卦问题。不过,起码我就知道,如果需要评比每一个职业的伟大,那么起码“救火员”就伟大得多。一进入火灾场所救人,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担保他会平安的走出来。养兵千日,用在一朝。那些保疆卫国的军人,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子弹,漫天飞舞的炮弹碎片,可不管你是将帅士卒,一遭不幸就是马革裹尸。

不错,每一个紧紧守在岗位上的医护人员,都是救人的天使。能够选择这种职业的人,肯定就必须有爱人助人的“初心”。他们都值得每个人去赞赏,应该得到起码的尊敬。不过,问题是,这些医疗人员本来就够忙的了。如果有人出来添乱,明明的康庄大道不走,却偏偏走“歪道” — 就像彭博社在评比每个国家在抗疫的坚韧性的时候对新加坡的评语一样,说:

然而彭博社指出,新加坡所面对的困境很可能只是“短暂的过渡期镇痛”,因为新加坡正在尝试将这种疾病视为地方病,定制出“史无前例”的开放道路,成为首批“放弃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的国家之一。

一旦新加坡成功了,它将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无须经历死亡浪潮,就能回归正常运作的国家。

新加坡的这一场“人为”的灾难,是否就会如彭博社说的“短暂的过渡期镇痛”?这应该是每一个新加坡人烧香拜佛向耶稣阿拉祷告的心愿。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凭什么?是“谁”这么草率鲁莽的就决定了这个“史无前例”的开放道路,成为首批“放弃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的国家 ?

况且,问题还在于“一旦新加坡成功了”这句话的模棱两可 — 也就是说,如果“一旦新加坡失败了”那么怎办呢?

每个人都渴望成功!没有人喜欢失败。然而个人的得失无关痛痒,只是这般的将举国人民作为赌注而孤注一掷,踏入这个“史无前例”的道路之后,却发现这仅是“史无前例”的白老鼠 — 在“放弃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之后,与“清零”的策略比较,这个“与冠病共存”的政策已经弄死了十倍以上的新加坡人的性命。在这么多死亡病例的阴影中,怎么还可以是“将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无须经历死亡浪潮,就能回归正常运作的国家”吗?

是的!医疗服务是一个伟大的职业。在这场创世纪的“天灾”里头,我们的医护人员担当起了保护人民健康的丰功,作出了拯救人民生命安全的伟绩 — 卫生部长带领人民向他们致敬,是正当也应该的作为。可惜的是,环顾整个世界,哪一个国家的冠病重症病人不是在ICU急救、就是要靠输氧才能够活下去呢?这是每个国家的医护人员的天职,更是每一个平常人普通不过的“常识” — 在这个艰难时刻,讲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因为更为重要的就是要堵截病毒的蔓延,预防传染到更多的人。那么,就能够减轻医院的负担,减轻这些可怜可敬的医护人员的工作。

什么叫“传染病”呢?顾名思义,传染病就是会传染,所以在原则上得了传染病的病人需要立即救治。然而这也仅是“治标”罢了。最重要的,还需要有效的是堵截传染病继续散播。如果连这个也不知道,还做什么“鸟”的卫生部长呢?

有这么“鸟”的卫生部长?他难道不晓得,如果不能够从源头上堵截病毒的传播,那么被感染的病人就会愈来愈多 — 这么一来,岂不就是给他口中“伟大”的医疗人员“添乱”,加重他们的工作负担,加深他们的精神疲乏?难道他不晓得,“与冠病共存”的结果,让他的这一番谈话变得更加“虚伪”?

不是吗?每一个医疗人员如果回想起那一段清零的日子就会在顷刻之间明白了:“猫哭老鼠假慈悲” — 原来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31/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