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44 我新加坡人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我新加坡人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作者:黑马非马 11:48pm 29/10/2021

“一个身陷泥沼,一个咸鱼翻身”,这是红蚂蚁侯佩瑜在她的《全球抗疫韧性榜新加坡从第一狂跌至39名 印尼今已列为低风险区 新闻打包》这篇文章中的第一句话。

“谁”身陷泥沼?“谁”咸鱼翻身?侯佩瑜没有说出来。但是,看的人都心知肚明。就因为答案太明显了,然而,不知怎的,我突然之间就为印尼人感觉不平,侯小姐怎么如此轻佻的就把人家看扁了呢?印尼虽然资源不足,在抗疫的路途上举步维艰。但是,人家并没有因此就败下阵来“与冠病共存”。当然,印尼的抗疫会不会迎来春天,谁也说不准。不过,就如侯佩瑜的标题说的,印尼已经是被列为低风险区了,而咱则是一路狂跌,被美国德国等列入最高风险的疫区,也不体谅体谅咱V T L的好意,甚至告诫人民最好不要来。

老实说,对于彭博社定期发布的“全球抗疫韧性经济体排名”这种劳杂子的东西,从来就不是我的菜。本来嘛,在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一首打油诗中:“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里头的这个“自由”的范畴和定义,从来就是人言人殊。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可以欣赏奴隶为了自由而捐躯革命溅血五步;我却不明白为了整个社会的安全而可以拒绝戴上口罩的自由?因此,彭博社喜欢怎样排名,这是彭博社的自由。然而,《新加坡眼》网站的这几帧图表,却不妨贴上来作为参考。
印尼各项得分

新加坡各项得分

在疫苗接种率相差超过一倍以上,印尼的接种率仅有34.2%而新加坡的接种率高达87.8%的情况之下,印尼的每10万人口的确诊人数是12人。而新加坡每10万人口却高达1,503人确诊 -- 这种诡异的情况,就很清楚地诠释了风险高低的定义。然而,却也标示出“与冠病共存”就是造成新加坡身陷泥沼的罪魁祸首!

「然而彭博社指出,新加坡所面对的困境很可能只是“短暂的过渡期镇痛”,因为新加坡正在尝试将这种疾病视为地方病,定制出“史无前例”的开放道路,成为首批“放弃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的国家之一。

一旦新加坡成功了,它将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无须经历死亡浪潮,就能回归正常运作的国家。」

我虽然明白新加坡所面对的困境很可能只是“短暂的过渡期镇痛”的意思,晓得这是孕妇在临产前因为子宫收缩而伴随产生的一种间歇性的剧烈疼痛的生理现象。但是,伴随着阵痛而来的,是迎接一个新生命的欣喜。而新加坡的“与冠病共存”,这种“史无前例”的措施,却要付出许多新加坡公民的生命作为代价 -- 尤其是在已经有3百多位新加坡人无辜的付出生命作为代价,每天都有确诊病人成群结队死亡的报道的时候,我实在看不出“世界上为数不多无须经历死亡浪潮”这句话里头的“无须经历死亡浪潮”是什么意思?

“一旦新加坡成功了?”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好像也无话可说。然而,问题是:如果不成功了呢?如果不成功,那么就表示新加坡这项“史无前例”的措施,不过就是让新加坡人成为“与冠病共存”的白老鼠?

呵呵,难道这就是李显龙王乙康等人“我人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菩萨心肠?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9/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