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41 与冠病共存,悬挂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与冠病共存,悬挂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者:黑马非马 11:35pm 28/10/2021

因为10月14日入境武汉的新加坡酷虎航空出现6起确诊病例,中国民航局宣布从11月1日起,酷航新加坡-南京、新加坡-武汉这两趟航班将被熔断。这一则新闻讯息让人不得不怀疑Vaccinated Travel Lanes (VTL)存在着的风险,那就是为虎作伥,在各国此起彼落的疫情中延续病毒的蔓延和散播。

通过VTL计划,已完成接种的旅客入境我国后不必隔离,但须在出发前和抵境后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但是,没有一项科学数据能够证实使用VTL计划就能够避免成为病毒的媒介。那些乘搭酷航的旅客,结果还是有6人漏网确诊,而他们都是带着冠病检测阴性的医药证书上飞机的。因此,可见PCR检测并非万无一失。

然而,VTL计划虽然不是十全十美,其实它就是一个进化版的“航空泡泡”。尽可能的保证了进入飞机舱的人是“清白”的,是没有、或还验不出病毒的乘客。不过,不同的是“航空泡泡”是从一个风险很低的区域飞到另一个风险也是很低的疫区。然而,VTL却是从一个严重的疫区跑到另一个严重的疫区。那么,这样的VTL就让人很觉得诡异。就好像一个人从泥潭里走出来想要再跳入另一个泥潭之前,却必须先清洗干净一样的无厘头。

简单的说,“航空泡泡”是提防一个人带着病毒入境。然后还为你的安全着想,规定入境的目的地必须也是低风险的区域。然而,VTL虽然也是提防你带病毒出入境,却不管你这个地区的疫情其实也很严重,简单的说,就是不管你入境后的死活。

所以,VTL其实就是“与冠病共存”之后必然的趋势,那就是“tai gou chun nua” -- 这是一句闽南话。“tai gou”是麻风病,“chun”是剩余的意思。而“nua”就是腐烂。意思就是说一个麻风病人全身都烂透了还需要怕烂吗?

可怜我这个华文B,咀嚼了好久都找不出一个正确的中文词汇来诠释“tai gou chun nua” 的涵义。好像有孤注一掷的味道,又好像没有这般传神。

总之,就是“tai gou chun nua” ,李显龙和王乙康就像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顶着“与冠病共存”的光环孤注一掷。以为背水一战...哦,不是!是“背水求和”,一手的如意算盘,好像是在向冠病病毒求饶:嗨,我们讲和呗。你看我背后就是水了。我们水乳交融吧?我们可以共存啊!”

无路可走,所以必须“与冠病共存”,这不是童话,而是李显龙和王乙康梦境里的鬼话。其实,“航空泡泡”和“VTL”计划,一个是疫苗还没有出现之前的筹谋。可惜的是天不从人愿,“航空泡泡”因为香港的疫情有些反复而胎死腹中。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唏嘘。怎么那时候的畏首畏尾和今日的“tai gou chun nua”、孤注一掷有这么大的落差呢?

其实,疫苗刚开始面世之后,许多国家的媒体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出台了许多“疫苗护照”的遐想,其实和这个劳杂子的“VTL”可说是大同小异。 不过,当时的想法可是疫苗是能够“免疫”的。

想不到德尔塔变异病毒的莅临,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期许。当疫苗从“免疫”坠落到“免重症”,不可思议的人性,终于露出真面目。

不错,其实我这里首先应该呼吁身体健康还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新加坡已是今非昔比,“与冠病共存”的政策,其实是不折不扣的“群体免疫”。就是让大多数的人民都患上冠病了 -- 患上冠病不死,这就是“共存”的真谛。然而,若要不死,如果你能够完成接种疫苗,那么不死的几率就很大。根据《新加坡眼》网站的这一帧图表:

在全体死亡病例当中,未完成接种病例是已完成接种的8倍。而若是仅算60岁以上的老年人,那么死亡率更是高达20倍。可见接种还是比没有接种的好。

不过,对于那些还没有接种疫苗而确诊冠病死亡的冠病病人,是否接种了疫苗之后就不会有死亡的疑虑呢?因为有太多的已经完成接种的老年人也有死亡的病例存在,这里就没有确切的答案。然而,在《新加坡眼》的另一个图表中:

我们却可以有不同的资讯。那就是新加坡在“清零”和“与冠病共存”的两个阶段性抗疫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在“清零”又没有疫苗的时期的2人和有疫苗之后“与冠病共存”的0人,证实“客工宿舍”的群体是一个相对安全的群体。这其中的原因其实简单不过,那就是客工里没有老人也没有带有基础病的病人。

而“境外输入”的死亡病例又比“社区病例”轻微很多,原因也是群体的结构性不同。因此,新加坡人必须警惕的,就是“本地社区”的病例。

在2020年1月23日新加坡发现第一宗冠病病例之后,直到2021年6月26日,也就是新加坡还在执行抗疫“清零”的这一个时期,本地社区在17个月的漫长时日里,仅有3,220人确诊。这应该归功于“清零”政策的成功。但是又因为还没有疫苗的保护,死了30人,病死率高达0.932%。

然而,自从内阁改组王乙康进入卫生部以后,抗疫政策就改换了跑道,进入了“与冠病共存”的模式。结果仅仅是在2021年6月27日到10月26日短短的4个月里,就有96,347人确诊。而这里面值得注意的,是302个死亡病例应该就是“疫苗”的功劳。因为若是发生在没有疫苗而病亡率是0.923%的时候,那么病死的人数将会是96,347 x 0.932% = 898人。

不过,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与冠病共存”而让这么多人确诊呢?要知道,如果新加坡继续执行“清零”的策略,那么再加上疫苗免重症的功效,病死率肯定会是大大的降低。中国自从德尔塔病毒入侵之后,也是5个多月的时日了。但就因为严格执行“清零”策略的关系,直到今天,还没有听说有一个中国人在中国境内因为感染德尔塔病毒死亡的例子。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疫苗逼得新加坡政府不得不以“清零”为抗疫政策,因此社区得以避开病毒的肆虐。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因为有了疫苗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底气,反而刚愎自用,无限膨胀托大的结果,鲁莽的进行了“与冠病共存”的政策,虽然病死率是低了许多。然而病死的人却更多了。

总之,从上面这个图表中,无论是死亡病例和ICU插管病危病例,都是六旬以上人士居多。因此,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与冠病共存”其实就是悬挂在乐龄人士和身体赢弱有基础病的新加坡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 随时随地就会要命。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8/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