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60 《为体弱者 轻轻扎一针》?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为体弱者 轻轻扎一针》?
作者:黑马非马 10:24pm 25/10/2021

《为体弱者 轻轻扎一针》,早报的这一则体贴温柔的标题,让人感觉温馨。但是,当继续看到标题底下的这帧图片,这时候不禁就有了兔死狐悲的一般苍凉。真是百感交集,辛酸苦楚却竟然说不出个中滋味。

这个画面让我无比的心痛。看着这一副瘦弱的身体,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当局的好意。但是,在经过了这几个月来天天报道着的因为确诊冠病而死亡的资讯的轰炸之后,就算不是医疗专家,我们也知道像这一类体弱多病的人,如果不幸确诊了,那么大约也就是九死一生,其实有没有接种疫苗根本上就不会有太多的差异。

报道这一则新闻的记者是无知还是缺乏素质,已经不再重要也无需批评。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样的“作秀”还有多少意义?因为很显然的,是保护这一类体质赢弱、有基础病的国人绝对不会是“疫苗”。因为除了隔离堵截病毒的接近,就不会再有什么灵丹妙药。也就是说,国家只有实行“清零”的政策,尽量创造出一个没有病毒的环境,才是对彼人最大的保护。

因此,其实无论是欲“与冠病共存”或“与冠病搏斗”,“清零”就是最基本的策略!然而,在当局存心混淆资讯之下,许多人不是不了解就是误解了“清零”的重要性 -- 因为事实就是:”清零才是一剂最好的疫苗”!

早报10月18日的新闻《宜康万国景疗养院一周内逾两成住户确诊》和同样是10月18日的《12人确诊包括八住户 一失智症疗养院成新感染群》-- 崇仁致善和谐院出现冠病感染群的这两则新闻,如果只是观看新闻的表面,那就会被没有道德的媒体蒙蔽了耳目,会因此而错误的忽略了最主要的讯息。

因为最为关键的重点,就是“是谁”竟然把病毒带进了这个最脆弱的群体?要知道,疗养院或养老院的本质,里边的住户一般来说就是西边已经看不见的太阳,他们的生命其实就像是残留的阳光反射出来的一些彩霞,预告着黑幕的即将来临。

很显然的,应该不会是他们将病毒带进疗养院,而是在里边工作的职员或是进来慰问他们的家人。记得在去年病毒开始侵袭新加坡的时候,有一些老人院也失守了。然而,正是“清零”的政策奏效,避免了许多生命的损失 -- 要知道,那个时候可没有疫苗!

问题是,在这一前一后、一长一短的两个时期的抗疫策略的反差竟然是那么明显的时候,为什么媒体人却总是在“清零”和”与冠病共存”的纠结里纠缠不清?

我们知道,早报就是一个宣传的大喇叭、就是一块擦屁股的遮羞布。当然也是一个涂涂改改的橡皮擦。《何惜薇:不仅仅是水土不服的问题》的这篇文章,拉拉扯扯的就是在蹭西雅惹兰都康速建宿舍客工的小骚动,我本来就是不屑一顾。可是,她以下的这段文字,却让我着实的反感。

「坚持冠病病毒“清零”政策还是“与冠病共存”的拉锯,近日又一次给新加坡社会带来考验。」 -- 呵呵,伊若是一个有良知的媒体工作者,怎么就会说出这样缺乏良知和智慧的话呢?

有道是“久病成医”。再过两个月,新冠病毒肆虐人类社会就快两年了。这将近两年的经验,在全球媒体网络等资讯不断的轰炸之下,何惜薇尤其是作为走在资讯尖端的媒体人,如果对于冠病病毒没有一些起码的认识,那么不仅是对不起买报的读者,更重要的是她有没有扪心自问,自己的“良知”怎么啦?

因为“清零”从来就不曾、也没有“与冠病共存”作过拉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只要能够做到“清零”的,就必然会继续的“清零”;也只有那些做不到“清零”的国家,才会在精疲力尽之下对病毒作出无奈的妥协。而美其名“与冠病共存”不过就是一块掩盖无能的遮羞布。当然,就像每一个婊子都希望能够在道德牌坊底下卖淫一样,这是人性。对于这些抗疫不力的国家领导人来说,也只有修饰一番,把话说得堂皇一点,才可以把没有能力控制疫情的过失、致使大量人民死亡的罪孽掩盖起来。

我要请教何惜薇的问题是:请问,新加坡人是犯了什么“原罪”?必须需要受到“与冠病共存”这么残酷的“考验”?毕竟人命关天,在经过了“清零”和“与冠病共存”前后的这两段时期的经验中,我们已经确切的知道了:在“与冠病共存”的短短时日里,多少亲爱的同胞因此丢了性命?而从这些人命就很清晰的反映出来的,就是新加坡在实行“清零”的那一段漫长的日子里,在疫苗还没有面世之前,“清零”的政策已经挽救了许多人命!

那么,凭什么?又是“谁”竟然可以擅自扮演了“上帝”的这个角色?竟然以“与冠病共存”相威胁,要求新加坡人接受这么巨大的煎熬?并且把这种无穷尽的煎熬竟然说是“考验”?

我“呸”!我确实是因为有98%的冠病确诊患者可以挺过来痊愈的数据欣喜。感染创世纪的大流行病可以无恙,可说是最大的幸运。然而,却不能够因此就忽略了小部分人的悲哀。因为无论是什么议题,当碰到生死抉择的时候,都应该把关键对准那2%的重症患者。

其实,去过高原曾经有过“高山症”的人,都可以想象出确诊冠病之后一旦需要输氧的悲惨状态 -- 想象过去的印度、或者我们的邻邦当时就因为氧气供应不足,多少人就此白白的报销了性命?

其实,当一个冠病确诊患者一旦有需要输氧才能够维持生命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在黄泉路上徘徊。新加坡人侥天之幸,大部份需要输入氧气维持呼吸的人都因为氧气供应充足、因此都能够痊愈。然而,对于那些病情恶化而进入加护病房的人来说,总是九死一生,和死神是那般的接近。

因此,“清零”的策略才是每一个国家政府在抗疫上的唯一的一条道路。不管是做得到做不到,都是要尽力而为。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减少人命的损失,减缓病毒的肆虐。

因此,媒体人更应该做的,更应该是仔细的记录下这一笔账 -- 就是“清零”的“所得”和所付出“代价”。当然,也不应该厚此薄彼,必须公正公平地记录下“与冠病共存” -- “它”不仅没有为新加坡人带来任何好处,反之,“与冠病共存”不仅将新加坡一个得之不易的“清零”成果毁于一旦。眼前必须延长一个月的措施,就已经证明了“与冠病共存”的策略,带给新加坡人的就只有“灾难”!

可惜啊可叹!当比其它国家更低的“病死率”竟然可以成为政府用之作为推卸责任的功绩,而这一块遮羞布天天在主流媒体大肆渲染炫耀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每一个阿拉伯“数字”的背后,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

“病死率”和“确诊”的数字本来就是正比例的关系。譬如说100个人确诊有一个人死亡,那么“病死率”就是1%。然而,如果是10,000人确诊的话,就算是“病死率”低微到只有0.1%,却是10条人命。

《新加坡眼》网站的这帧图表,就清晰的标注了本地社区的“病死率”是0.322%。是新加坡自实施“与冠病共存”的策略后最新的数据。在短短的三个多月中,我们已经有2百多位同胞因为“与冠病共存”而被剥夺了性命 -- 这样的牺牲,这一笔烂账、这一个0.322%的“代价”...嘿嘿,将来必须好好的“算”! 本文修改于: 10:54pm 25/10/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5/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