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95 清零不是、共存没底 -- 王乙康独特的四不像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清零不是、共存没底 -- 王乙康独特的四不像
作者:黑马非马 00:07am 19/10/2021

厚脸皮是无耻的通行证
黑心肝是卑鄙的座右铭

午后的肝气旺盛,人已经疲惫不堪。谁知道一看到早报即时新闻的这个标题:《王乙康:我国冠病策略并非反复不定 成功避免高死亡率》之后,登时血脉偾张,怒火中烧。三字经千字文虽然没有出口,却早在心里鸟了不知几遍。

我国在抗疫的道路没有采取纯粹的“清零”或“与冠病共存”的策略,而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成功避免出现高死亡率。

「我国在抗疫的道路没有采取纯粹的“清零”」?我很惊讶为什么黄循财和颜金勇这两人竟然没有出来反驳王乙康的这句话?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黄循才因为没有办法找出社区里的隐藏冠病患者而在媒体大发牢骚。当时的“清零”政策虽然未尽全功,连李总理也认为仅是“基本成功”罢了。然而,却也让新加坡的抗疫成绩引世人瞩目。确诊的人数虽然因为客工宿舍的环境因素令人怵目惊心。然而,一来因为客工群体的年龄因素;二来要知道新加坡的客工宿舍可不是“孤岛”。如果不是“清零”的政策有效的隔离并堵截了病毒蔓延到社区,那么病死率怎么会那么低呢?这里,《新加坡眼》网站就有一幅图表很清晰的记载下来。

这一帧图表很清楚的标识出从2020年1月23日新冠病毒侵袭新加坡之后直到2021年6月26日 — 在近乎1年半的日子里,当时的跨部门小组还是由黄循财和颜金勇领导的时候,是“清零”的策略基本有效的避免了病毒大规模蔓延散播到社区的结果。

新加坡人只要不是白痴,那么只要比较当时客工宿舍和社区的确诊人数的死亡率,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客工群体一般都是体魄健康的壮年人。客工群体和社区不一样,没有老弱人群和次健康的患有基础病的人民。所以结果54,526名客工确诊只有两人死亡;而社区仅有3,220人确诊,结果却有30个死亡病例。

想象中,如果当时没有施行“清零”的策略,那么后果将会是如何的可怕!而且如果当时没有将客工宿舍和社区切割开来,而是像现在一般的任由“病毒共存”的话,那么根据当时还没有疫苗的死亡率,总计62,530的确诊病例就可能会有582名新加坡人已经共赴黄泉。

接下来我们再分析从今年6月27日王乙康加入跨部门抗疫小组之后新加坡疫情发展的现状。直到10月15日,客工宿舍群体的13,432宗病例是没有一例致死的,死亡率是“零”。从这里其实就很清楚的诠释了客工是一组特别的群体。自有疫情以来,新加坡之所以会有这么低的病死率,都是他们的功劳。

当然,这里我们也不能够忽略了疫苗的功效。这在社区的病例中也显示出来。在社区的65,181的病例中,有178人死亡了。病死率是0.273%。社区的病例从0.932降到0.271,那就是疫苗的功劳。

可是,所有的新加坡人必须扪心自问,从2020年1月23日直到2021年6月26日这一段漫长的日子里,在我们还没有疫苗的时候,社区确诊的人数只有3,220人。然而,却在6月27日以后到10月15日,新加坡的社区确诊人数竟然急剧的飙升 — 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竟然有65,181人确诊感染冠病。

也就是说,在短短的三个多月里新加坡社区确诊冠病的人数是新加坡抗疫政策改弦易辙之前的20倍有多 — 这就是王乙康“与冠病共存”的“功德”!而且,如果没有疫苗,那么死亡的新加坡人就绝对不是178人 — 而这也是为什么王乙康老王卖瓜,自夸“成功避免高死亡率”的原因。

可恨的是,这样的诡辩却不是事实!因为在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的时候,其实“清零”就是最好的疫苗!是“清零”的策略达到了让新加坡人“群体免疫”的效果,在当时有效的堵截了病毒在社区的传播,挽救了许多新加坡人的性命。

的确,在疫苗面世之后,疫苗如果是有效的,那么只要有七八成人口接种疫苗之后,基本上就可以达到群体免疫,可以有效的堵截了病毒的侵袭。可惜的是,天却不从人愿,疫苗竟在德尔塔病毒变异之后破功。

冠病疫苗的效率从“免疫”下降到“免重症”,恰恰就是福建人说的“没有鱼虾也好”的的无奈之举。虽然不能够尽如人意,其实却也不是一无所得。社区的病死率从0.932%下降到0.273%,也可以说是疫苗挽救了3百多条人命。

不过,我们在感恩疫苗之余,却更应该省思为什么没有疫苗的新加坡可以做到0.058%的低病死率,而有了疫苗的保护伞之后,病死率却极不合理的向上飙升了4.7倍有余 — 高达0.273%!

在早报的另一篇新闻报道:《专家:病毒仍在社区广传 这波疫情未达顶峰》,标题里头所传达的讯息清晰不过,就是“这波疫情还未达到顶峰” — 哪儿有王乙康说的:“…我们越来越接近隧道尽头的曙光”的意思?

他(王乙康)指出,有些人认为采取中间路线的做法不明确,甚至看起来“反复不定”,但这样的策略成功地让我国避免许多国家所出现的高死亡率。“这对新加坡来说是正确的策略,

是非混淆黑白、说话颠三倒四。如果“比烂”就是王乙康的本事,那么我就必须赤诚的向黄循财和颜金勇道歉 — 在王乙康加入跨部门之前,我已经不晓得写了多少篇的“当断不断”、藉此讥讽黄颜两人“无能”的文章。如今看来,黄循财的“清零”虽然缺乏魄力,未能够做得彻底。但是起码让新加坡少死了很多人。

末了,王乙康这段话说得可圈可点,看来不像是谎话。

王乙康说,新加坡在抗疫的道路上所采取的策略是独特的,不是纯粹的“清零”或“与冠病共存”。

不错,绝对不会是纯粹的“清零”。不仅是他没有这个本事。也因为他的水平,不知又比黄循财颜金勇低级了好几个层次。不过,他倒是很想“与冠病共存”的。可惜冠病又不肯与他合作,不愿意降格为“地方病”。这样一来,作弄得他手忙脚乱,不得已在清零与共存之间反反复复 — 清零不是,共存没底,赤裸裸的就是一个“四不像”。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9/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