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览:086 VTL计划 -- 跳入泥潭的游戏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VTL计划 -- 跳入泥潭的游戏
作者:黑马非马 5:00pm 14/10/2021

“12岁及以下未接种冠病疫苗的孩童,10月19日起可在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下入境我国,意味着有小孩的本地家庭可举家出国旅行。” -- 不错,“投降主义”也可以说是一种计划。所谓的VTL计划,不过是是对于“无能”控制疫情之下的为病毒让路“妥协共存”下的“副产品”。而事实上其实连“妥协”也说不上,只是放弃与冠病斗争之后的卑躬屈膝,就由病毒来主导、主宰一切、名叫“共存”的道德牌坊。说得好听就是“水来土掩”;说得不好听就是“投降主义”。幸运的是吉人天相。不幸的就只好“与冠病共存”。更不幸的,是“与冠病共亡”,和病毒一起被烧成灰的“灰飞烟灭”。当然,不幸中之万幸,是有98%的冠病确诊患者没有性命的威胁。最可怜的当然是余下的两个百分点的重症患者,呼吸不畅只祈求氧气不缺货。这时候不想输氧输到进入ICU,那就只好自求多福 -- 至于躺着 ...不,进入ICU本来就已经躺着,是被白布盖住躯体被推出来那就万事了了,阿弥陀佛。

美国已经有6百多万名儿童确诊了,这说明了在德尔塔病毒的强烈攻势之下,还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都处在高风险的危境。新加坡却在这时候允许12岁以下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与父母同游,表面上看似好像很“人道”,实际上的阳谋,却是冷酷的要父母自己扮演好上帝的角色 -- 要不要让没有接种疫苗的孩子一同去疫区旅游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最后都得由“孩子的运气”来决定孩子未来的命运。毕竟,不见棺材就没有需要必流泪 -- 新加坡还没有出现儿童因确诊冠病死亡的案例。然而,其实真正的问题是科学家也从来没有担保过确诊冠病的儿童在痊愈后的将来不会留有后遗症。

易华仁说“带孩童出国家长应先了解个别国家情况”,这句话就说得更加直白了。理论上,还有哪一个“个人”能够比“国家政府”更了解国际的形势呢?而如今掌握最全面国际资讯的政府却让“人民”自己当家做主。新加坡人啊!你要晓得,千万不要臭美了,因此就受宠若惊!简单的说,部长说话的内涵,说穿了就是你死你的事 -- 若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做家长的你就好自为之啦。

其实,“VTL计划”说白了就是一个最残酷、最愚昧的冷笑话。这么说吧!没有办法控制疫情的国家譬如就是一个泥潭。一下去就会沾满泥巴。VTL计划的无厘头,就像一个人从一个泥潭走上来之后、再跳下另一个泥潭之前 -- 先得把身体冲洗干净,再换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才可以再“玩泥巴”的把戏。

VTL计划其实是一个比“航空泡泡”更为宏大的“大胆计划”。因为起码“航空泡泡”的最低条件,就是已经能够把疫情控制到“基本成功”的程度。而使用VTL计划的旅人,则无论是完成接种疫苗的成年人,或是还不能够接种疫苗的孩子,在出入境的前后,都必须做病毒筛检的检测。只有顺利的通过验证证实了健康无虞,VTL计划才会是一帆风顺。然后呢?没有人能够担保你入境疫区之后没有差错。

所以我怎么也想不出从一个疫区到另一个疫区的恰当理由 -- 竟然是在完成接种疫苗已经不能够免疫的窘境之下,怎样去假设一个在“疫区”已经被证实健康的人再进入了另一个“疫区”之后,能够有效的避免被“该疫区”感染的安全问题:那就是会不会有被病毒感染的威胁?

也就是说,“安全”从来就不是新加坡政府的策略。所以最安全的“清零”策略被抛弃了。在放弃“清零”成为计划付诸行动后,代替的是“与冠病共存”的“替代计划”。

什么叫做“计划”呢?不外就是“有备而来”。然而,施行计划之后医疗系统的种种乱象,计划的居家康复的杂乱无章、无可理喻,都清晰得反映出这个“计划”就像一个蒙古大夫的外科手术 -- 就是锯掉了露在创口外面的“箭杆”还自鸣得意。

我很难以想象,早报会出现这样的新闻标题:《王乙康:冠病病例未激增 稳定措施似乎见效》 -- 把未激增说成是“稳定”似乎也合理。就好像一道河堤。洪水虽然把河道灌满了,水也慢慢的从河堤溢出来。这时候,河水的水位是“稳定”的 -- 只要河堤不被冲垮崩溃。

我已经说过了,新加坡545万人口。每天3,000人确诊,就是0.05个百分点。如果印尼每天有0.05%的人口确诊,那就是135,000人。如果是印度,那就是表示650,000个印度人确诊 -- 然而,印度人印尼人在最严重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样糟糕的水准。

王乙康认为这个根据人口比例简直是世界最严重的疫情是“稳定” -- 那么相对来说,几乎全世界“与冠病共存”的国家成绩都比都比“咱”新加坡的疫情“稳定” -- 这时候,不晓得他会怎么想?

王乙康的巧舌如簧,玩弄口舌之能的确难能可贵。问题是就算是他说得天花乱坠,说得好比生公说法 -- 只是不晓得能否让新加坡人这些“顽石点头”?这里,只好由个别的新加坡人自己去掂量。问题是人生无常。虽然凡科学就需要论证,然而也有说把谎话说千遍就是真理。那么,在“清零”与“共存”之间,“清零”已经被中国论证出来了。而“共存”呢?却依然就像鲍肆里头无数的苍蝇一样,只要那坨屎在,那么苍蝇总会嗡嗡嗡嗡的吵个不停...。

你将会是那98%的“共存”群体呢?抑或是余下的2个%的里头有许多可能成为“与冠病共亡”的不幸者呢?真是伤脑筋! 本文修改于: 8:34pm 14/10/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4/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