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77 “共存”大骗局之除了忽悠还是忽悠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共存”大骗局之除了忽悠还是忽悠
作者:黑马非马 08:55am 10/10/2021

Covid-19到底是大流行病(Pandemic)还是流行病(Epidemic)?新加坡诠释的差别,实在是太过于诡异!有一句俗语说“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因此,就算是把Pandemic(大流行病)改称呼为Epidemic(流行病),结果当然不会改变了Pandemic的本质,那就是一种爆发性的、疾病已经传染遍布了几个国家或大陆、涵盖了更广泛的地理区域的流行病。

因此,黄循财说没有任何预测模型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传染病的曲线(epidemic curve),言下之意,自然是为了不能够料敌机先,以至于疫情愈发趋于严重而有为自己的无能开脱的意思。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跨部门三人组没有想到的是,关于对covid-19这个传染病的定义,就是决策的标靶,决定了抗疫政策方向的规划。应对Pandemic是一套;而应付epidemic又会是另一套。如果没有正确的目标,那么当然就会造成处在抗疫前线的人士感到混乱,甚至不晓得为何而战?

任何人去M O H的疫苗接种中心注射疫苗的时候,在注册时,工作人员就会分发一份手册。而且他也会不厌其烦的翻出有关如何应付副作用的那一页。除了这,许多人都对这份手册不甚在意。但是,我却注意到了封面上这么写着:

VACCINATION INFORMATION SHEET
(FOR VACCINATION RECIPIENTS)

This vaccine has been granted authorization under the Pandemic Special Access Route (PSAR)by the 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HSA)for use in Singapore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看,“for use in Singapore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不是已经明明白白的注明了Pandemic(大流行病)是新加坡卫生部的指导原则吗?那么凭什么黄循财竟然无端端的“端”出一个Epidemic(流行病)的说法来糊弄人民呢?

跨部门三人小组“一国三公”,谁也不服谁!今天姓黄的出来宣言一下,明天姓王的又在直播间侃侃而谈。过不了几天,姓颜的再出来搅局一番 -- 问题是,又是“谁”来对于制定政策的纰漏负起政治责任?而就在昨天,主流媒体又出来敲锣打鼓的宣扬总理会出来说番话。其实,不用听我也早就知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 总理会为“与冠病共存”护航是意料中事。而我想知道的,是“谁”会为那些本来不必死的却死于冠病确诊的新加坡人讨回公道?至少也得负起责任。

在《新加坡眼》网站的这篇新闻:《今增3577,破11万 | 美国大厂称与新加坡“有最新口服药供货协议”;老人儿童确诊再创新高》中有一个段落这么说:

「卫生部通报,截至10月4日,新加坡人口85%已接种至少一剂疫苗,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比例升至83%。」-- 要知道,新加坡总人口包括了两百多万的P R和外劳,也不过就是545多万人罢了。既然已经有83%人完成接种,那么完成85%就是指日可待的事。知道这85%是什么概念吗?

根据早报今年9月29日《我国总人口连续两年减少 公民和居民人口有记录以来首次同比下跌》的这篇报道,我国总人口已经缩减为约545万人。那么,一个百分比就是5.45万人。既然有85%的人已经完成接种疫苗。也就是说余下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就是15个百分点。约略计算一下,也不过就是81.75万人罢了。

那么,“谁”才是属于这81万多人的群体呢?那么,根据我们的疫苗政策还没有开放给12岁以下的儿童接种来说,以及我们每年婴儿出生的平均值,估计0岁到11岁的儿童大约将近40万名。此外,从还未接种疫苗的确诊病例来分析,那些因为有基础病和担忧疫苗带来副作用的老年人应该也不在少数。是多少呢?二三十万?三四十万?当局想必一清二楚。也就是说,其实新加坡12岁以上的健康人士,大致上已经可以说是近乎全部完成接种疫苗了。

那么,为什么卫生部还是一再的强调83 到85%的疫苗接种率呢?卫生部通报,在10月7日新增的3千多确诊病例中,173例起是年龄未满12岁的孩童,另有607起是年过60岁的年长者。可想而知这些年龄少于12岁的儿童、这些多多少少带有基础病的年长者,就是卫生部放弃“清零”政策之后向“与冠病共存”靠拢的牺牲品。

万幸的是,根据报道,直到今天这些确诊儿童还是处在一个相对没有生命危险的环境。可是,各种的冠病后遗症的讯息,却令人更为担忧。就是这些确诊冠病的儿童,此后他们漫长的人生里,是否就会因为冠病的后遗症而遗憾终生呢?

没有人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那些带有基础病和年长者,虽然重症率和病死率略有参差。但是无论有没有接种疫苗,都会有性命之忧。这样一来,肯定就会引起人们的质疑:

是的!一年多来,我们苦苦辛辛的进行各种隔离堵截的工作,努力的在“清零”的道路上与病毒艰困搏斗。虽然总是不能够“清零”,但那总是领导层当断不断,隔离不够彻底,有人企图侥幸的后果。这并不影响“清零”的正确性。而且,毕竟也维持了极少的病例而得到国际的好评。也就是说,只要我们继续维持着所有既定的抗疫政策,成绩就算是差强人意,肯定也会比现在的“与冠病共存”的这个劳杂子政策安全得多。

看到“新加坡专家:加速开放必须有每天六七人死于冠病的心理准备 ” -- 的这句话,让我立即怒火中烧,愤怒很快盖过了理智,很想咆哮着说:“畜生,你以为你是上帝阎罗?可以裁定人的生死?”

新加坡疫情藕断丝连,久久不能够“清零”的原因,并不是政策不正确。而是领导抗疫的跨部门三人组蔑视风险,为风险率较少的国家和区域开启小门的关系。要知道,风险就算很小,还是避免不了风险的威胁。

总之,可想而知的,是如果不是“与冠病共存”,那么这一个多月来因为冠病确诊往生的人士,就可能依旧继续他们的“天命”,要走的时候自然会走,而不是因为“与冠病共存”而缩短了人生的旅程。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0/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