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62 新加坡人不是人类?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新加坡人不是人类?
作者:黑马非马 11:02pm 08/10/2021

这个老太不是人
她是南山老寿星
两个儿子都是贼
偷得蟠桃献母亲

这是少年时候看到的一首诗,后来又看了许多版本。文字有所差别,只有末一句“偷得蟠桃献母亲”相同。不过,反正意思都差不多,这里就不赘述了。

我不是来说幽默或调侃什么来的。所以提到这首诗,其实是在看到《新加坡眼》网站的这篇:《今增3483 | 新加坡加速开放可能每天六七人死于冠病,中国疾控战略会转向吗?》的报道里头,对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的一段话有感而发。

高先生说:“冠病目前仍是大流行病,致死率仍很高,而且公众没有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因此人类目前仍未准备好将之称为地方性流行病。”

高先生还说:“若要与任何病毒和平共处,就如同人类体内的疱疹病毒那样的话,我们还需要公众在心理上做好准备”

我痴痴地看着“因此人类目前仍未准备好将之称为地方性流行病”的这句话,眼眶不由自主就红了起来 -- 既然人类还没有准备好与冠病病毒共存,那么难道新加坡人就不是人类了吗?

所以就想起了儿时的这个记忆。而且不管是什么版本,是“这个女人”、“这个老太”或“这个婆娘” -- 关键的是后面的三个字:“不是人”!

新加坡人是“人”吗?我看报纸,日本的新科首相岸田文雄今天刚刚说日本接下来在抗疫的政策上可能会走“与冠病共存”的路。我虽然是有点儿诧异,心想难道日本人也不想做人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日本人毕竟还没有真正的“与冠病共存”,说到底眼前还算是个人。这么一想,只觉得地球虽大,新加坡人身处不是人的“孤岛”...也真是辛酸凄凉得可怜啊!

昨天的新闻,就有一篇有关“孤岛”的报道:《能坚持多久成疑虑 多国愿与病毒共存中国恐成“清零”孤岛》-- 早报的新闻,从来就不曾漏掉厕纸的功能。不是吹喇叭就是擦屁股。不过,真的就有“多国愿与病毒共存”吗?难道不就是做不到“清零”的吗?我真的不能够相信,会有一个国家是能够做到“清零”却弃“清零”的政策,然后让病毒戕害人民的性命?不错,“清零”的确很难,代价也很大。问题是,人命关天,有什么“代价”是能够超逾人民的生命安全的呢?譬如新西兰在“清零”政策上不留余力,却躲不过病毒过于狡猾,遇有空隙就钻进来。不得已得面对现实。那就是在“清零”与现实之间找一个平衡点 -- 即“清零”是既定的政策,而“现实”就必须妥协。
而“妥协”并不是放松,而是审时度势,不仅是全力照顾病人,同时也保持社会能够像活水一样继续流动。这就譬如咱先是允许两个人一起吃饭,然后放松一点让5个人可以一起吃饭的道理一样 -- 仅是对于相对风险的小调整,怎能够就说人家是“放弃了病毒零容忍政策”呢?

「随着德尔塔变种病毒的扩散和疫苗的普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相继放弃了病毒零容忍政策,但中国仍坚持要消灭病毒,且决心似乎变得更强...」看着早报这样的报道方式,我这个新加坡人实在是有太多的苦水。“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相继放弃了病毒零容忍政策”?我不能够想象,如果能够像中国一样的做到“清零”的地步,它们还会“放弃”?

我不知道全世界除了新加坡以外,有哪一个国家的政治领导人敢敢说出“清零的代价太大”这样的鸟话而不会被人民唾弃?

想一想,在没有疫苗的一年多以来,新加坡因确诊冠病而死亡的人数不过就是三十几人。可是,谁能够晓得王乙康一加入跨部门抗疫小组,疫苗的接种率也高于全球水平的这个时候 -- 从7月24日到10月6日,仅仅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有100个冠病确诊病例往生 -- 在“清零”和“与冠病共存”之间,难道就由得跨部门三人组扮演上帝的角色,决定“谁”就应该去死呢?

《能坚持多久成疑虑 多国愿与病毒共存中国恐成“清零”孤岛》-- 中国能够坚持多久呢?没有人是神仙,不能够未卦先知。不过,能够推理的,就是如果多国都能够“清零”了,没有了外来病毒继续的入侵,中国就不会是“孤岛”!

早报的这个标题,其恶浊之心让人匪夷所思。想想看,多么令人难以置信:这句“多国愿与病毒共存”的“愿”这一字的背后,就是5百多万具尸体啊!

末了,如果可以做调查,会有哪一国的人民不会艳羡一个清零的孤岛呢?除非是白痴!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8/10/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