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76 逝者已矣生者难安之如果是“清零”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逝者已矣生者难安之如果是“清零”
作者:黑马非马 08:04am 25/09/2021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只叛逆的刁羊不肯跟着羊群走,那么迷路、甚至被恶狼给叼了,那也是刚好而已。但是,莽撞的领头羊却可能带着整队羊群坠落悬崖,万劫不复。

9月10日,红蚂蚁团队抛出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德尔塔“变快变毒” 潜伏期平均四天、致死率比其他毒株高七倍》 -- 内容报道了当天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副教授在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记者会上,向记者介绍了德尔塔毒株的习性与特征。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红蚂蚁》网站阅读这篇文章。毕竟,红蚂蚁虽然标榜着喜欢“咬人”、实际上更喜欢舔屁股。然而,持平的说,其中其实还是有些文章可以一睹为快的。

这里,我想说的是:“既然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懂得的东西”,那么王乙康身为卫生部的大头目,对于德尔塔新冠病毒的毒性就必然也具有最起码的了解 -- 那么问题就来了,王乙康是基于什么条件,在刚刚推出《王乙康:要与冠病共存 须经历至少一次大规模社区传播》这么“烂”的政策,在短短的不到几个星期就将新加坡抗拒疫情的努力横扫一空。不仅是确诊感染的人数屡创新高,甚至也让医疗系统因此不胜负荷,以致于搞得整个抗疫的作业到处是一片乌烟瘴气。

这篇新闻和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副教授的记者会仅仅是差隔了5天罢了!让人感觉诙谐又不可思议的是:红蚂蚁团队文章开头的一个小标题,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而王乙康真的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吗?很显然的,他连红蚂蚁团队的这几只小蚂蚁也不如!起码,这些蚂蚁还可以根据麦锡威副教授的介绍,整理出一篇针对德尔塔病毒的危害而作出了“传染力变强了!”的警示。

然而,王乙康的糗事远远还不仅于此!在引起社会一阵鸡鸣狗跳、医护人员手忙脚乱的混乱局势中、在李总理甚至也因为网民的投诉而不得不出声的口惠而实不至的关注底下 -- 王乙康竟然又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谬论:《王乙康:新一波疫情是必经之路 年长者应少外出》。

在新一波疫情是如此严重,确诊人数每日节节上升的时候,这样的“必经之路”让小民很难接受。难道说,那些在重症病房靠着输氧机艰难的呼吸的病患、那些在ICU病房一息尚存的濒危者...最不幸的,是那些已经停止了呼吸,然后躯体就化灰的死者 -- 难道这些人都是这条“必经之路”的“必须牲品”吗?

不错,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生必经的过程。不过,很显然的,如果没有确诊,他们就不会有在重症病房插管的痛苦,也不会有在ICU病房让亲人们胆颤心惊就怕传来可怕的噩耗。更重要的,是那些死者,无论是年老体弱或有基础病,如果没有确诊,也肯定能够多活一些时日 -- 可是,他们就因为有一个决策者愚昧的选择了“与冠病共存”的“必经之路”...之后???

《新加坡眼》网站有篇文章,标题是《“确诊冠病后,医生开了两款药,我就自己回家了….”》 -- 根据编辑的介绍,这是《新加坡眼》网友“焚琴煮鹤”在近日确诊之后
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焚琴煮鹤”这个匿名我倒是很熟悉。那是发生在随笔南洋网的陈年往事。老实说,这位网友的为人,我是很钦佩的。而往事如烟,她也是在被随笔禁言之后离开了,此后就渺无音讯。

想不到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故人无恙,也平安的熬过了冠病这一劫,真是可喜可贺。不过,在欣喜之余,对于她贴文中附上患病之前在《新加坡眼》文章后面的留言,我倒是有一些肺腑之言。

「“拿勇气来吧,这场疫情灾难是全球性的,大家面对同样的灾情。如果到最后全世界的国家都群体免疫了,个别国家要永远关着吗?闭关锁国只会带来经济停滞与落后,这是大家早就明白的道理,并且曾经为之付出过沉重的代价。这个病毒传染到现在,毒性看似已大大减弱,尤其对打过疫苗的人。外国疫情初起之时,有些人走在路上就倒下了,有人被强制隔离丢下家里的婴儿无人照顾,更不要说丢在家里的宠物被活活饿死。现在早已不是这种情况。没什么好怕的,不要新冠没得上,自己天天忧心忡忡患得患失先把自己吓死了。不要惶恐不要焦虑,拿出尊严和体面来,优雅镇定地迎接每一天。”」

恕我直言,打仗需要勇气,对付敌人更需要有智慧。然而在抗疫上对付病毒,却与“勇气”扯不上任何关系。抵御病毒侵袭所需要的,绝对不是勇气,而是“智慧”、而是科学的“理智” -- 知己知彼,虽然不能百战百胜,至少也可以做到“百战不殆” -- 当然,“投降”也可以是“不殆”的一环:譬如“与冠病共存” -- 如果能够做到“不殆”的话 -- 然而事实很显然不是如此。

因此,我实在不晓得所谓“勇气”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晓得抗疫从来就没有捷径。在疫苗还没有出现之前,于公 -- 隔离堵截就是唯一的办法;于私 -- 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和注意个人卫生都是防疫的最好辅助。而与“闭关锁国”却是两回事。

因为“闭关”和“锁国”是两个概念。新冠疫情从武汉首发开始已近两年。我可以断言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做到真正“锁国”的,至多也仅是做到局部的“闭关” -- 对于某些输入病毒风险很高的国家或区域禁止通关罢了。

因此,“锁国”其实是个假议题。重要的还是选择性的、因应外来疫情局势的局部闭关。对于所有国家,输入性病毒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新加坡疫情的形势也一样如此。而且事实已经证明只要应对有方,严格遵守入境程序,正确的隔离确实是能够将病毒堵截下来。

然而问题是,如果发生在本国社区的疫情都不能够做到清零的话,那么归咎于外来入境病例的一切质疑都是废话。尤其是“与冠病共存”。都已经不把病毒当做一回事了,甚至局部放弃了隔离堵截才是对付传染病的手段,搞起了居家养病的糊涂政策 -- 新加坡是怎么啦?竟然忘记了这就是导致病毒散播和交叉感染的蠢事,哪有疫情不立即泛滥的道理?

是的!冠病是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怕”也没有用!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疫苗已经失效的时候,对付德尔塔病毒,其实就如调侃前功尽弃的俗语一样,就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只有靠着隔离堵截筛检这些行之有效的老路来防控疫情了。

根据《新加坡眼》的数据报告,过去28天,新加坡共增1万4412起本土病例。其中97.9%为无症状或轻症患者(
14,116人)、1.8%为输氧重症(260人)、0.2%为ICU重症(25人)以及0.1%死亡(11人)-- 数据四舍五入。(如图)注:在知道今天三位死者有两位是完成接种疫苗的事实之后,发现再强调死者是否已经完成接种和未接种疫苗已经没有意义,就此从略。

也就是说,网友“焚琴煮鹤”就是属于97.9%的无症状或轻症患者之一。就她本人和所有的14,116位轻症或无症状患者来说,他们或他们的家人都应该觉得庆幸,庆祝亲人度过这一个难关,无恙痊愈。但是,我更看重的,是那260位必须输氧的,其中有可能会进入ICU病房的患者,以及正在ICU病房努力与死神搏斗的25位病患...当然,在为他们祈祷的同时,我更为那11已经往生的患者感到难过 -- 这时候悲悯之心不禁油然而起,想着如果跨部门三人组不是选择“与冠病共存”这条“馊路”的话,那么他们或许就能够逃过这一劫...!? 本文修改于: 08:56am 25/09/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5/09/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