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97 我被Facebook禁言之天理昭彰?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我被Facebook禁言之天理昭彰?
作者:黑马非马 10:24am 20/09/2021

我被Facebook禁言之天理昭彰?

今天起得早,没什么新闻好看,就打开了Facebook...一个“通知”就赫然入目,我被Facebook禁言了。

我的玻璃心立刻有了裂痕,心理也难以平衡。不过嘛,个人以前早有被早报BBS禁言、以及被随笔南洋网禁言的经验太多了,见怪不怪,也就没什么气愤...嘿嘿,难受是有的 --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嘛!

我倒是不太在乎有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个留言。早报网的Facebook本来就门庭冷落车马稀,再加上我不善于精简语言,每每自己也觉得犹如老太婆的裹脚布一般又长又臭 -- 不过,问题是“没人看”和“不给人看”的差别就本质来说是不同的 -- 不给人看吗?嘿嘿,我贴大字报还不行吗?

「朝鲜是怎么情况,因为新闻封锁,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没有发言权。至于印度,在抗疫上的确是做得烂极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印度人也没有什么可耻的。毕竟一个本来很烂的烂人考出烂成绩,就没有什么可笑的。

而新加坡的跨部门小组就不同了。就譬如一个大学生在回答一张小六的考卷时也是七零八落,虽然及格,毕竟也不光彩。而这时候竟然还有这个厚脸皮与印度人比烂,再取笑印度人的“烂” -- 呵呵,这个厚黑学是练到13层了。

我没有说防疫小组无策略微,而是认为他们能力不足。或者有这个能力却没有这个魄力。因为没有担当,所以不敢负责只好一昧的推卸责任。影响所及,处事就是当断不断,缺乏勇气,只想苟且。得过且过,以为偷换概念,混淆大流行病与流行感冒的本质,让人民自己孤军作战 -- 确诊了是轻症,那么自己顧自己,在家隔离养病。拍拍屁股就置身世外。政府却没有去考虑到,大部份的人民都住在组屋里,如果有家人确诊,那么其余的人是怎样才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呢?

这里,我倒是有一个建议 : 我觉得黄循才、颜金勇和王乙康三人,不妨每个人都找一个确诊的冠病患者在组屋做居家隔离。那么他们就可以就地实验一下与“确诊冠病患者”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生活正确的防止被感染的办法。然后公诸天下,还让80%住在政府组屋内的新加坡人学习学习如何安全的让一个确诊病人在家里隔离而其余家人不会被交叉感染的好办法。

至于什么吃素吃肉的,就不要玩得太幼稚了。以前常在新闻上看到冷冻肉类和海鲜的包装有被病毒污染的报道。而且,也不过就是上一个星期,早报也有报道蔬菜被污染的新闻。《红蚂蚁》还写了一篇文章乱咬:《用手摸蔬果可能传播冠病? 难道我们必须戴手套去买菜?》在肉类和蔬果类都可以被病毒污染的情况之下,如果不幸吃了被污染的“蔬菜沙律”又会怎样呢?」-- 这就是这篇被Facebook禁言的留言,这里是一字不漏的复制过来。意外收获就是不仅有错别字,竟发觉到自己的文理其实也不甚通顺。

说到印度人“烂”,的确是我的不对。尤其是“种族歧视”在新加坡恰恰是一个敏感议题的时候 -- 因此,这里我必须郑重的向所有印度人“道歉” -- 对不起!此“烂”非“彼烂”啊!

当然,我还是难以掩住我心理不平的感觉。平时在油管在脸书许多有关印度民风的视频看多了 -- 譬如在身上涂牛粪啊吃牛粪啊喝牛尿啊骇人听闻的民俗不说,印度贫民窟环境之恶劣、卫生条件之不堪入目等等,这些都是有目共睹,都是属于现代文明社会里头很“烂”的形象。不过,不瞒您说,我竟然从来就没有对印度人感觉有“烂”的感觉。

为什么呢?这就要归功于我们汉语的熏陶了。成语说:“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印度底层人民处在这般艰难的生活环境已经很不容易,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岂能够落井下石给予奚落呢?印度人民的这些窘境,本来就是应该被可怜被怜悯的对象,取笑他们才是罪孽啊!

所以对于这样的“烂”我从来就没有歧视、取笑的用心。只不过是在和这位“Justice Bao”网友的辩论中,其对于新加坡跨部门小组在抗疫政策上的“烂”竟然牵扯到朝鲜和印度,以为新加坡比较“不烂”的成绩来做一个谁“烂”的比较罢了。

印度人在抗疫上的作为“烂不烂”,每个人心中自会有自己的一把尺。其实,有一个“指标”还是很实在的,那就是只要看新冠病毒在这个国家有没有变异进化的机会,那么几乎就可以盖棺定论,证实这个国家在抗疫的工作上确实是“烂”透了。

不是吗?看看举凡新冠病毒能够在当地扎根进化变异的国家,就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逃过“与冠病共存”的命运。因此,说他们是“选择”是邪恶的,当然不会是弱智而是别有用心。因为“清零”和“与冠病共存”之间存在的差异,就像是一个是在火头刚开始燃烧起的时候就立即大水漫灌,不惜代价就是务求将火势扑灭于第一时间。而另一个就是三心两意,救火队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飞扑,手忙脚乱。等到火势燃起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候也就只能够看着通红的火焰 -- 烧完了可烧的东西火自然也会熄灭。

这篇留言,我完全没有歧视印度人的意思。我甚至相信由莫迪来做新加坡总理的话,他也早就控制了疫情。我也不过是在回应“Justice Bao”这位网友的对话罢了。“Justice Bao”和新加坡主流社会一样,在新加坡被质疑的时候,就只剩下“懒驴打滚”这个压箱底的功夫 -- “比烂”!所以他觉得新加坡做得比朝鲜和印度都好。

老实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朝鲜有没有人被大炮轰死?印度庞大的、居高不下的确诊人数和吓人的死亡病例,除了让我感叹悲悯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印度人朝鲜人美国人的什么什么,对我来说都仅是一个数据。

然而,当新加坡每报告一个因冠病死亡的病例的时候,我就立即会有兔死狐悲的凄凉感受。对我来说,这些同胞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命”!如果政府抗疫努力些、用心些...那么,或许他们就可能逃过这个“厄运”。

而问题就恰恰的从“清零代价太大”的讯息里透露出来,王乙康部长给新加坡人的感觉,就是新加坡在抗疫上是“有能力”的、是“能够清零”的 -- 可惜是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而退却了。并因此让跨部门三人组“选择”了与冠病共存”的政策。

这恰恰是我绝对不能够昧着良心去苟同的!要知道,新加坡政府如果能够不惜代价贯彻“清零”的意愿,那么中国在“清零”的成功就是最好的例子 -- 我没有计算,没能够说出有多少日子了 -- 我发觉到中国在确诊冠病的死亡数字停留在4,636例已经很久了。而且就连最猖獗的德尔塔病毒,竟然都没有对中国人民的性命造成损失。

说实在的,三人组的“不为而非不能”的作为让我不忍心看到有新加坡人因为跨部门的“选择”而就此被牺牲!毕竟人命关天,我永远记住“风雨同舟、一个都不能少”这句话!

跨部门三人组以为有80%的人民都完成接种疫苗了,对于重症比例的减少和带来的死亡病例也减低的“估计”,让当局认为只要病房足够容纳重症病人的说法,使我不能够不感到痛惜和“恶心” --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草菅人命吗?

别忘了,新加坡还有将近两成的人口还没有接种疫苗。新加坡人口570万人。两成就是110万人。而这110万人里头,可想而知的,就是绝大部份是新加坡人,而且有大部份是对于接种疫苗心存犹豫的人 -- 这些人对于疫苗没有信心的原因,有心理的、有身理的,尤其是老年人居多。这群人如果是处在一个“群体免疫”或“清零”的环境中,他们的安全是无虞的。然而若是处在一个“与冠病共存”的环境,就算是“免于重症”,对于这些脆弱的群体来说,其实就等同在他们的头上悬着一把尖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随地就可以要命。

尤其是听到确诊病患居然可以在家里养病 -- 我不晓得这样荒谬的政策是怎样会被推送出来?因此我觉得跨部门
必须有一个说法,那就是三人小组应该以身作则,教导人民怎么在一个小小的组屋空间里,“确诊冠病病人”不会导致交叉感染的灾难、能够不会祸殃家人。

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再在这里建议一次,希望「黄循才、颜金勇和王乙康三人可以以身作则,都找一个确诊的冠病患者做伴,居住在他们的组屋里 -- 确诊者可以隔离养病,而黄部长、颜部长和王部长,也都能够安居乐活,过正常的生活」 -- 这么一来,小老百姓也就无话可说。可以认同与“确诊冠病患者”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生活而没有被感染的疑虑。试想,三人组如果能够踏实的让人民信服,发挥教育和指导人民的安全SOP,这才是功德无量啊! 本文修改于: 2:54pm 20/09/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0/09/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