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72 从“与冠病共存”谈失败者的“档次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从“与冠病共存”谈失败者的“档次
作者:黑马非马 2:53pm 07/09/2021

《新国志》网站有篇文章《新闻人的档次 》-- 谈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宣布停止创办10年的耶鲁-国大学院,明年起停止招生之后,将与国大博学计划整合成立新学院,自家办起本土化的博雅教育的糗事。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当年南洋大学英年早逝,从1955年到1980年,足足也渡过了25个春秋。听说从旧南大毕业的学生,天涯海角,铁骨铮铮,竟然也为早逝的母校争得几许荣耀。而这不过只是10年就停办的耶鲁-国大学院的学生,此后将会何去何从呢?

这些都是攸关教育的百年大计,怎么就变成了《新闻人的档次 》让人诟病?想来真叫新加坡人汗颜唏嘘。其实,我从来就信奉一句话,就是“无规矩不成方圆”!也就是说,管理层心中想到什么“方方圆圆”的东西,其实首先就是需要“制定规矩”做起 -- 从这一点说来,耶鲁-国大学院停办,就和南洋大学从新加坡这片土地上消失一样,其实都有迹可寻,不过就是为了一双小鞋,削了一对大脚的“削足适履”罢了。

不是吗?早报《韩咏梅:少了耶鲁光环的博雅教育》认为反方的意见,只是在担忧这所学院学生的将来“钱途”,不过就是为了抹粪、老狗玩不出新把戏罢了,实在不必在意。反倒是她这篇文章里的一句话:“...悲观者则认为这可能使学术自由受限” -- 却是说得很到位...呵呵,关键就在“学术自由”这里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概括的说,不过就是“自由不杀伯仁,伯仁因自由而死”的翻版 -- 而这个“伯仁”是“谁”,大约也就不必画公仔画出肠来。耶鲁-国大学院 -- 恰恰就是因为追求“学术自由”而停止了呼吸。

这里,不由不得佩服李绳武的坦率。他说:“新加坡政府对新加坡的大学实行实质性的控制,包括终身教职决定和课程内容。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在其自我矛盾下崩溃了。” --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李光耀的这个孙子确实是不同凡响啊。

说得这样多,其实只是想从《新闻人的档次 》引申出
早报《康秀金:与冠病共存,自我约束不能少》的这篇烂文章里头最烂的一段话,藉此也来谈谈新加坡奴化教育之下的教育人的档次。

「感恩孩子们平平安安

我告诉友人,孩子们平平安安,是值得感恩的事。感恩孩子们第一时间被隔离,病毒没有机会扩散。这些都要感恩政府先前的防疫措施,学校、家长都已有了防备之心。」

这是康秀金文章里的一段话。本来嘛,礼多人不怪,从小养成的习惯,让我从待人以礼上的习惯受益良多。但是,毕竟说一声“感谢”和说一声“感恩”那是两回事。譬如对父母长辈无偿施于的恩惠、在宗教场合因为信仰做奉献,以及受人点滴当思涌泉以报的思维,这样的“感恩”都是做人的道理。然而,对于所有的“有偿服务”,那仅是交易的一个过程,服务优良守本分的自然应当给予“感谢”,那是修养,是做人的宗旨。而偶尔遇到性质恶劣的,没有谴责举报就已经是很善良了。“感谢”已经不必,“感恩”更从何说起呢?

在封建专制时代,做官的就都是“父母官”。既然是父母,那么“感恩”的风俗自然约定俗成。尤其是做皇帝的,那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 普天之下的老百姓皆是皇帝老子的奴才,那么做奴才的给当主子的赐予“感恩”,那也是奴才的本分,无可厚非。其实有时候主子仅是砍下奴才的脑袋都可以是“恩惠”也毫不稀奇。

因此,感觉上“感恩孩子们平平安安” -- 这句话若是对着的上面至高无上的神祗,上帝耶稣阿拉佛祖哪位都行,那么我总是心领神会,也可能会跟随着这样的虔诚善良做默默的祈祷。然而,当一看到后头的“感恩政府先前的防疫措施”这句话之后,却不由得心头一热,怒火中烧:“对于一个可以清零而不清零,却选择与冠病共存的无良政府感恩”...我没有看错吧?

清零的代价无论如何大,总大不过人命关天!人民的病死率如何的低、患重症的可以在病房接受无微不至的医疗服务...然而,想起在ICU无力回天的死者 -- 呵呵,总还是抵不过疫情清零无人患病更好!不是吗?

何况,社区若是能够清零,还会有隔离的需要吗?“感恩政府先前的防疫措施”的荒谬,就在于好像给餐厅侍候不到位的服务员磕头一样的离谱。因为带领国人抗疫,采取有效的措施照顾国人的健康安全,本来就是一个民选政府的“职责”!要知道,内阁部长百万元的高薪,这笔巨额的民脂民膏,可不是用来尸位素餐,让几个人霸着茅坑不拉屎的哩!

这里,我们再来咀嚼“感恩孩子们第一时间被隔离”这句话,你会突然觉得后面这句“病毒没有机会扩散”很恶心。不错,隔离的措施的确是能够堵截病毒继续散播。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然而对于那些被隔离的、已经确诊冠病的孩子所必须面对的风险,以及他们的家人和许多近距离接触者在隔离期间的那种担忧确诊的、患得患失的被惶恐和焦虑紧迫的神经 -- 这种种乱象,其实只要政府敢敢“选择”清零的政策就都可以避免了。

因此,“孩子们平平安安”,的确“是值得感恩的事”。然而,对于那些已经确诊而正在被隔离的、和更多的因为有近距离接触的也被令居家隔离的孩子们来说,“感恩孩子们第一时间被隔离”的这句话,就显得近乎冷血。对于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人来说,就算不是幸灾乐祸?也总是叫人情何以堪?让“感恩孩子们第一时间被隔离”这句话,恰似一只无情的利箭,霎那间刺伤了许多人的心灵。

其实,我看透了人性自私的恶质,就像台湾人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一样,早已是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可是,我所以会耿耿于怀的,就是王乙康说“清零”代价太大的这回事。

其实,新加坡虽然表面上说是要“与冠病共存”,然而几时才能够付诸实施,却是一个巨大的问号!昨天《黄循财:若重症病患过多 不排除收紧防疫措施》的这篇新闻,就暴露出抗疫小组在政策上的首鼠两端。而今天的《减缓冠病病毒传播速度 我国加大检测力度 公众受促少聚会》这篇新闻,更交代了、也证实了所谓的“与冠病共存”的遐想,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说法,实际上是抗疫不及格的一抹遮羞布。

虽然没有收紧措施,然而抗疫政策增加及扩大检测,无形中已经宣布“与冠病共存”经不起病毒残酷的考验。因为很显然的,在新闻中「我国可能在两周内出现每日1000起病例,或在一个月内出现每日2000起病例」 -- 黄循才的这段话,虽然是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更糟糕的疫情吹风,是为推卸抗疫小组失败无能的责任预先布局。然而,明眼人立刻知道,新加坡想要“与冠病共存”就是痴心幻想,最终不过是一场噩梦。

说“与冠病共存”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不是勉强的说法,其实都有迹可循。譬如从早期的期盼疫苗可以带来的群体免疫、到今天的疫苗却是仅能够勉强地避免过多的重症病人来减低死亡率,这其间的尴尬和辛酸,真是耐人唏嘘。要知道,如今的德尔塔病毒已经让人们穷于应付,不仅搞乱了全世界对于群体免疫的预期,也让疫苗的有效性减弱至40%之低微。而其实这样的疫苗就已经不再符合世卫规定疫苗的有效性必须最少达到50%的标准。也就是说,若是根据世卫的指标,辉瑞和莫德纳已经不再是合格的疫苗了。

这还不是关键 -- 关键就是没有人能够知道疫苗会在持续变异的过程中,结果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新变异的新毒株是毒性大大的减低呢?是变成可以共存的像伤风感冒发烧咳嗽流鼻涕那样的季节性的“普通流行病”呢?抑或是会变得比德尔塔的毒性更为强烈?给人类造成更大的灾难?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因此,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也只有“清零”才能够有效的阻止病毒继续的变种!而中国的经验就证实了这样的推理是绝对的事实。虽然说针对病毒溯源因为政治的操弄而可能永远得不到真相。然而作为第一个发现新冠病毒肆虐人类的国家,全力堵截病毒散播,严格控制疫情的中国竟然没有发现病毒变种;而世界其它疫情严重的国家,病毒株却一直不断的在进化变异 -- 这种种窘境其实已经告诉世人,“清零”是唯一的、能够有效的让人类消灭这个covid-19“大流行病”的办法。

不是吗?想象中,如果每个国家都能够像中国一样的“清零”了之后,这个世界不就是立即可以“海晏河清”了吗?中国人不是三头六臂,中国人能够做到“清零”而其他人做不到 -- 或许,这就是我们的跨部门小组所有的领导者必须思考反省的问题,扪心自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得支取百万年薪啊? 本文修改于: 3:23pm 07/09/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7/09/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