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览:249 新闻人的档次 作者:韦春花
主题:新闻人的档次
作者:韦春花 08:20am 30/08/2021

    《新闻人的档次》  文/ 韦春花


中年转业,跑去国大当讲师的前新闻工作者默乐(Bertha Henson)在平面媒体看到国大即将关闭耶鲁-新加坡国大学院时,以新闻人特有的嗅觉,马上就觉察到“这里(指报道)绝对没有新东西,连学生和职员的评论都没有。”多方打听、了解之后,第二天她就说:

“我非常同情学生的遭遇,但我不指望学生们会在这样的决定上被征求意见。你呢?

但对于那些刚入学或在未来两三年继续留校的学生来说,他们应该关注教学质量、研究生方向和学位价值——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也应该考虑转学的可能性。毕竟,没人希望自己处在一个萎缩的院校里。

除了提倡包容,还有什么能让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与众不同?教学风格?课程内容?我们到底想要保存什么?”



同样的一个星期六,远在美国的李绳武也重磅出击,他说:
新加坡政府对新加坡的大学实行实质性的控制,包括终身教职决定和课程内容。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在其自我矛盾下崩溃了。

余振忠(工人党前非选区议员):

“‘我当时目瞪口呆……但随着时间推移,感觉就有点不同。你会找个理由说:好吧,你知道,他们已做出决定,船已经开走。”——耶鲁-新加坡国大学院院长陈大荣教授透露,关于关闭学院的决定,没有人征求他的意见,而是把它当作既成事实告诉他。
--------
我们是否同意耶鲁-新加坡国大学院的博雅教育对新加坡有用,以及我们需要向耶鲁支付的费用是一回事。但这么重要的事不跟学院院长商量?这就是现在做决定的方式吗?如果我管理的一个组织在没有和我商量的情况下就被关闭,我也会目瞪口呆,也许会更吃惊!

春花相信韩总在写文章《韩咏梅:少了耶鲁光环的博雅教育》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发言,才会这么毫无掩饰地售卖她那正能量满满的谬论。她说:

星期五上午,新加坡国立大学通过文告宣布,创办10年的耶鲁—国大学院明年起停止招生,将与国大博学计划整合成立新学院自办博雅教育,消息发出后引起两极化的反应。乐观的一方认为这是新加坡教育很自然的进程,悲观者则认为这可能使学术自由受限。我想如果就这个题目办一场大专辩论会,一定十分精彩。

从积极的角度看来,新加坡国立大学决定把有耶鲁血统的博雅教育,与当年参考哈佛经验自己办起来的博学计划整合成立新的博雅教育学院,显示国大在提供优质通识教育的自信。现在的新加坡站在一个东西方交汇点上,有能力融合欧美学术传统和亚洲经典知识,以稳健的脚步走出一条新加坡学术的道路,这是好现象。

虽然她有统合正反双方的看法,不过她认为反方的意见,只是在担忧这所学院学生的将来“钱途”,她说:

悲观者的担心有两方面,第一从受影响的在籍学生角度,很大一部分学生是冲着耶鲁的名字报读的,虽然说他们毕业后还是可以加入耶鲁附属校友会,但是他们对当“末代毕业生”的顾虑不仅是身份,还包括终点在即的学校,管理层和师资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化?会不会影响教学与学术水平?这些是切身问题。

所以她的结论是“少了耶鲁光环的博雅教育”还是大有可为的。作为新闻人,她完全看不到行动党政府出尔反尔、干预教育的黑手,那才是最致命的。

说来还得感谢《新国志》保留的两篇旧文章,分别是1、《耶鲁在新加坡的冒险》和2、《Yale-NUS College宣布将播放遭管制纪录片“星国恋”》——《纽约时报》的学术精英评论耶鲁来新加坡开分院是一种“冒险”,就是开始在担心:像新加坡那样的集权国家,根本不甩任何自由,有一天会闹得不愉快而没有善终。在院内放映遭管制的纪录片,果然被视为叛逆,秋后必定算账。所以人家猜的都对,只有低档次的新闻人才会乐观其成,说:“当年耶鲁来新加坡,美国人视为耶鲁的一场冒险,从结果来看,这应该是一场收获不错的冒险。对国大来说,博雅教育打下了10年基础,能不能走出一条适合新加坡也适合亚洲的博雅教育之路,下一场冒险才刚开始。”——哎呦喂!我的胃……


本文修改于: 08:22am 30/08/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韦春花 30/08/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