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16 共存还需长城阻,清零有路堵与筛。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共存还需长城阻,清零有路堵与筛。
作者:黑马非马 8:14pm 22/08/2021

在《新国志》网站看到韦春花的《周末三题》这篇文章。对于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和【意识形态治国】这两个部分,只觉得这是“见仁见智”,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是可以随着个人审美角度的不同因人而异的东西,所以也就不以为事。

然的,针对【“与病毒共存”是伪命题?】后头的这个“?”却是兴趣盎然 -- 想说一句“当然不是”!因为这是一块彻头彻尾的、是为了掩盖“无能”的“遮羞布”!

而对于冠病病毒是“清零”还是“共存”的探讨,也觉得不会是一个简单的科学问题 -- 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清零”和“共存”就是南辕北辙,如今两头不着岸 -- 也就是说,若是其中有一个后来证实是“科学”,那么另一个就必然会是“伪科学”!

而“伪科学”的存在,就必然存在着“政治性”的目的。因此,个人对于“不是政治/翻译问题”的说法怀有疑问。也就是说:对冠病病毒是“清零”还是“共存”不仅仅是个科学问题罢了,很显然的也必然是牵涉到许多政治问题。

而科学的手段,就在于验证是否能够被实验而后可以无限制的复制!而中国在武汉的第一波疫情经过种种努力之后,终于“清零”摆脱了被病毒压制的阴霾,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就恰恰说明了它的科学性质。

不仅是如此,这一年多来,中国的许多城市就一直在重复验证着武汉市的经验,结果总是能够在一段时日之后达致实现“清零”的指标 -- 这里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世人,“清零”就是一个科学的结果。当然,有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的题外话,那就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做好科学实验!譬如说如果你不具有科学的态度,不愿意遵循科学的程序,对于科学一无所知。那么,这就是一个“无能”的问题,是个人能力问题,与科学无关。

其实,covid-19的出现,正是在考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个理念。对于中国来说,如果冠病疫情在世界不能够“清零”,那么在自己国境之内的“清零”,就算是闭关锁国,终究躲不过外来病毒的入侵。而种种的迹象也证实了这点 -- 那就是在“清零”的核心价值下,不得不顺应环境的委曲求全 :“与冠病共存” -- 不过,这当然不同于新加坡几个无能部长藉着“与冠病共存”的遮羞布掩盖无能推卸责任的糗事。彼人其实是向病毒妥协,是消极的竖起向病毒投降的白旗 -- 而中国的“与冠病共存”在本质上就有着积极性的差异,是实实在在的国内筑起一道抵抗冠病入侵的“长城”!

因此,确切的说,在全世界还没能够有效的“清零”或达致“群体免疫”的目标之前,个别国家能够做的,其实就是自掃门前雪。如果能够做到努力保持国家疫情“清零”的境况底下,又同时做好堵截病毒入境侵袭的工作,那么,就犹如建起一座防疫入侵的长城一般,起到保护人民避免直接面对冠病的威胁。

而众所周知,长城可以抵挡敌人入侵,却不能够阻止敌人的间谍细作潜入城市作祟 -- 而中国正在进行的,就是巡城盘查每一个人,只有将破坏力极大的“奸细”揪出来,才能够让城市的安全得到保障 -- 在这一个意义上来说,除了全民的“普筛”就再也别无良策。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起王乙康部长的“新加坡防疫走中庸路线”这个近乎弱智的话题。

「“我国既没有贸然开放,也没有封闭起来,社交限制虽然造成了许多不便,但人们大致上还能正常生活。”」 -- 的确,“没有贸然开放”是绝对的正确,而“没有封闭起来”对于新加坡这个没有资源的小岛国,更是继续生存的需要 -- 所以,问题就恰恰的出在于是怎样的在“开放”与“封闭”之间的拿捏!

“开放”就有让病毒找到缝隙大举入侵的危险。而“封闭”对于新加坡就几乎是“绝食”自杀。在这里,我想不出有什么“中庸之道”可取?在“没有贸然开放”和“没有封闭起来”的政策之间,其实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东西,都是在配合环境的需求的同时做到最大数值的“安全” -- 而安全是没有所谓的中庸路线!只能够是“尽力而为”。只有防患于未然!不冒险、不躁进,一步一个脚印,摸着石头过河。一发现有疏漏,立即纠正短板,没有委曲求全的道理。

不然,难道说,王乙康的所谓“中庸路线”,竟然是建立在只要“医院未曾不堪重负,死亡率也相对较低”就可以适度开放;然后就在“社区病例激增时还会进一步收紧”的怪圈圈里兜圈子 -- 这样子的狗屁逻辑,岂不就是简单草率的“草菅人命”的恶质思维吗?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2/08/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