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29 谁不想疫情“清零”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谁不想疫情“清零”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作者:黑马非马 4:54pm 16/08/2021

疾风知劲草,板荡“知庸臣”。covid-19这一场创世纪的大流行病就像照妖镜一样,是鬼是神都得一一现出原形。

呵呵,会掉几句书袋的人,当然知道唐太宗《赐萧瑀》这首诗。要知道,在危难和动荡的时候,皇帝可以知道谁是忠臣良将。然而,反过来说,谁是昏庸无能之辈,也一样逃不过危机的检验。因此,其实“诚臣”露脸的时候,“庸吏”自然也无所遁形。

8月6日,早报有篇《特稿:中国要让疫情清零还是“与病毒共存”?》文章的内容概要一开始就这么说:

「随着冠病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日渐增强,要将疫情彻底扑灭的代价也越来越高。在世界其他国家逐渐放宽管控,学习与病毒共存之际,中国也在重新审视这个问题:清零是不是长久之计?」

看来作者不晓得什么是“以民为本”和“什么是“不惜成本”的概念,但是“清零是不是长久之计?”这句话却问得好不尴尬。试问,如果能够,有哪一个国家不希望疫情“清零”,然后就是“长长久久”的“长久之计”呢?

因此,这是一个基本上用膝盖就能够得到答案的问题,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不能”与“不为”的差别。亚圣孟子说:

「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欧美国家因受宗教文化和政治制度等等已经形成的固执教条和意识形态的影响,要像中国一样的积极抗疫已经不可能。就算是要学习,也因为国家组织权力过于分散,就没有这个条件。也就是说,今日美欧等西方国家在抗疫政策所呈现出来的现状,不是一日之寒,也不是个人能够“力挽狂澜”的、必然会发生的境况。是“不能”而非“不为”,这才是所有评论西方疫情的人都必须注意的关键。

而中国武汉抗疫能够成功,就脱离不了中国共产党强大的组织能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这个定海神针,不是阿拉丁神灯,说一声“变”就可以“变”出来的东西。

看看欧洲在疫情初起时抢购口罩和争购医疗资源的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乱象,以及美国各州在对付疫情时的各自为政,就可以知道,只要疫情没有结束,这个烂摊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烂到谷底,实在是就只有阿弥陀佛、哈利路亚了。

这些有钱的国家,当然并不是不想“清零”,而是力所不逮,“没有清零”的能力罢了。同样的,大部份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不论穷国富国,也都不是不想“清零”,而是没有“清零”的条件。有些在先天上的医疗资源本来就很缺乏,再加上没有钱;有些可能很有钱。但是贫富不均,贪污腐败盛行。所谓朱门酒肉臭,大富大贵之人逍遥在广大的豪宅里头,哪儿还顾得了外面的冻死骨。那么,这样的执政者就算是想“清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 只好哀叹屋漏偏逢连夜雨罢了。

因此,我个人是觉得:欧美等西方国家被冠病搞得焦头烂额,那也是刚好而已。怨不得他们的领导人。而第三世界的国家里头穷困的人民,更加没有得选择:在面对病死和饿死之间的抉择很残酷,但是也很简单。

这些国家和生活在这些国家的人民(那些生产疫苗的药企和厂商不算),有哪一个是不想冠病“清零”的呢?那岂不是神经病!

因此,早报的这篇《特稿:中国要让疫情清零还是“与病毒共存”?》本来就很无厘头。想不到的是,在8月11日竟然又出现了一篇:《杨丹旭:清零还是共存?》

《淮南子-本经训》说:“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 “天雨粟”我这里倒是可以拿来曲解一下。哈哈,原来文人还可以拿文字来“蹭饭吃”!

因为“清零还是共存”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让人自主选择的议题!很简单的一个事实,也是一个真理:那就是一个如果能够做到“清零”的政府而它不去做,就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冠病肆虐小老百姓,说什么“与冠病共存”的漂亮话 -- 其实不仅是极度不负责任,也亵渎了作为国家领导人的神圣使命!不是吗?每一个性命都是命!如果能够“清零”保护国人的生命,那么“共存”其实就是在“草菅人命”!

其实,到底有没有“与冠病共存”这回事呢?早报昨天的新闻就有答案。在《专家:德尔塔等更强变种出现 全球或永无可能实现群体免疫》这篇文章末段这么说:「“如果幸运的话,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冠病将变得更类似流感,即我们会一直与它共存。它会变得更具季节性,就像已经在传播的冠状病毒一样,我们只须继续进行免疫接种。”」-- “如果幸运的话”?如果不幸运呢?

如果不幸运呢?在面对冠病病毒的疫情情势还没有明朗之前,“与冠病共存”的决策简直就是一个疯狂的赌注。要知道,病毒的变异需要时间,在病毒溯源还不能够去政治化之前,武汉作为covid-19的首发地区,至今还没有发生过病毒继续变异的现象。然而,印度、南美、巴西等冠病失控的国家,病毒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变种。辉瑞、莫德纳疫苗的“有效性”从95%掉落到不到四成。然后是专家的危言耸听 -- 这不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与冠病共存”的结果几乎就是等于自戕 -- 让冠病有时间继续的变种进化,首先就是疫苗失效。然后呢?就只能幻想着病毒会变得温柔可爱,就只是让人伤风感冒咳嗽发烧流鼻涕罢了?

其实,政府在苦口婆心的要人民戴口罩、接种疫苗的时候,东西方就凸显出两个不同的世界。我若是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在面对疫情而毫无反击的能力的时候,如果看到街头反对戴口罩的人群、反对封锁的人愈多,我就愈放心,我就愈轻松 -- 因为知道就算究责,也究不到身上。如果再加上疫苗充足而接种的人门庭冷落,那么我可能更高兴 -- 因为人民如果不自爱,那么就是上帝也无能为力。

但是,新加坡就不一样了!政府说戴口罩我们就戴口罩、政府说接种疫苗我们就接种疫苗。政府说两个人可以一起吃饭我们就两个人。政府说5个人我们就5个人。政府所不可以堂食我们就排队打包。而且,看看周围国家的人民,超过7成人口能够完成接种两剂疫苗的可能到今年年底都不会出现。而我们正迈步走向8成。那么,为什么在抗疫成功的最后一里路,新加坡却放弃了“清零”的政策而高唱着想要“与冠病共存”了呢?

其实,新加坡为什么会提出“与冠病共存”的口号,一言以蔽之,一来不过就是为了掩饰政府的无能,没有敢于担当的魄力;二来就是在长久的一段时日没有新加坡人确诊病死、而如今又出现确诊冠病而死的现象做预先的布置,不过是一块推卸责任的遮羞布罢了。

不是吗?如果每一次、每一波的疫情发生时,跨部门小组就能够立刻启动全国全民做普筛,那么只要两三轮的筛检过后,区区的5百来万人口,新加坡社区的“清零”并不是难题。难题就是怎样想方设法的修补、纠正从入境交叉感染而来的纰漏。

因为作为一个小海岛,新加坡在抗疫的程序上就有着先天最好的地利 -- 只要严密的进行对于所有入境者隔离堵截就成功了一半。而另外一半就是要做到对所有前线人员在工作岗位上必须有严格的防护程序,避免在入境者有人确诊时造成的交叉感染。

当然,这些话说得容易,施行的过程却极不简单。中国南京的例子就是。不过就是一组清洁人员在工作时的疏忽,在往来国际航班和本地航班的机舱的清洁工作过程中,不小心被污染的环境交叉感染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而看来咱们裕廊渔场所发生的事故,完全就是和南京一样的翻版。

然而,我相信中国必然有能力能够克服这场德尔塔入侵的疫情。而相对中国这个14亿人口大国,和960万平方公里广袤疆土,并且有和许多国家有接壤的防护上的艰难,新加坡是相对的简单。并且也因为医疗资源充沛,国库也有几个钱。老实说,如果我做总理,那么新加坡不能够清零,早就没有脸皮坐在那里了。

上面说过,对于入境病例,主要的是能够有效的完全堵截,那么就能够避免威胁。因此,我对于入境病例从来就不以为意。反而认为是抗疫人员的一大政绩。然而,如果入境病例有破口,那却是不可原谅的。而除了究责,更重要的是亡羊补牢,立即检讨破口的短板,务求做到一丝不漏的地步。

而对于新加坡市区的病例,中国的抗疫程序就是一个最好的借鉴,那就是除了“普筛”就再也别无善策。

不错,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就需要做足全国人民的大普筛。只有举行全民筛检,务必揪出所有隐藏的社区病例隔离堵截,才会有办法做到“清零”的地步。而普筛必须动用到大批的人力物力 -- 而恰恰新加坡就具有这个条件 -- 因为我们有国民服役,举国皆兵。所谓养兵千日,用兵正是此一时也。

而另一个条件就是钱 -- 而钱新加坡也恰恰不缺。此外,新加坡人怕输怕死,拥有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新加坡不能够清零,跨部门抗疫小组的几个天才白痴都脱离不了责任 -- 唉,是有人该下台一鞠躬的时候了。 本文修改于: 7:17pm 16/08/2021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6/08/202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