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51 早报社论 -- 是永远的政治背书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早报社论 -- 是永远的政治背书
作者:黑马非马 12:31pm 04/09/2020

™^°*...怒火攻心,突然之间感觉自己脑袋里头装的就全是“屎”...呵呵,新加坡人,好难为啊...呵呵...早报社论 -- 好污浊啊!

看看社论末段里头的这句话:「新加坡就是一个小岛、一座城市、一个国家,躲无可躲」 -- 不错,“一旦我们不欢迎外来人才、开始排外,极可能就是走下坡路的开始了”。然而,社论不敢揭开了的“疮疤”,就是新加坡为什么会发生排外的情绪?而本来就是移民国家的新加坡,新加坡人也不应该更不会无端端的去“讨厌”新移民吧?那么,造成“排外”这种现象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呢?

很显然也可以肯定的,绝对不会是“新加坡人民”!要知道,所以有“排外”的情绪,是人民的一个“reaction”,中文就叫做“反作用力”。

什么是“反作用力”,堂堂的社论作者编辑,当然不会不晓得。但是,他们只是选择性的针对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呛声,却有意的隐瞒了造成“排外”现象的原因 -- 这里让我的感觉是,政府就像把头埋进沙堆里的鸵鸟,以为道德喊话就可以麻痹人民的神经;而早报的背书,以为顾左右而言他就可以转移焦点 -- 那可是大错特错了啊!

我还是想要引用谐星周星驰在苏乞儿这部电影片中的一段话,那就是“天底下会有多少乞丐,是由皇帝促成的”!而针对“排外”这个议题,换言之,就是“会有多少新加坡人排外,是新加坡政府的施政方针和国家政策造成的”!

™^°*...中文有句话,叫做“名不正则言不顺” -- 基本上,这篇社论文章乍看起来是言之谆谆,其实通篇都是狗屁 -- 就因为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

纵观人类几千年来的历史,每一次朝代政权的更替,莫不是因为民怨民愤沸腾的极大化。古代封建国家,当民不聊生若还不揭竿而起,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而现代民主国家,人们想要改变生活,想要寻求生路,这时候手上的那一张选票,就是唯一的一个希望。

说到这里,我觉得大选过后,执政党其实应该感到庆幸,就是大部份的新加坡人,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执政”的机会。套上一句成语,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 如果把“无”代入支持的选票、把“有”代入“反对”的选票,那么,执政党在选后的检讨,其实就是要仔细的分析,为什么有61%的人民愿意支持它的原因,然后“加勉”,把好的政策再提高一个层次。而对于其余39%投反对票的人民,执政党就务必要追查出人们所以“反对”的情绪,“有则改之”,只要消除这些人的“心病”,那么人们还有反对的理由吗?

执政的瑕疵,不是用几句华丽的辞藻、然后凭空虚拟一点儿心灵鸡汤就能够掩盖得了的。因为这么做和为骷髅涂脂抹粉有什么差别呢?

有一句成语,是“僧多粥少”。我知道,《居士林》天天都准备了斋饭救济、施济贫困人士。听说许多非贫困的人士也会到这里吃顿饭菜。试想,如果居士林的僧侣自己饭都不够吃了,还能够做如此大阵仗的“施粥”吗?

新加坡人民对外来人才有情绪,如果我是政府,我首先就会问自己,“海纳百川故能成其大”,“人才”是国家最好的DNA,为什么人民会反对,这是不可理喻的事。那么,发生这样没有道理的事的背后,就必然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这时候就只有对症下药,找出这项政策的“短板”,寻求一个中庸的平衡解决办法 -- 首选,当然是要让自己本土的人才有“粥”吃,然后有多少“余粥”,有多少“余粥”就引进多少外来人才,当大家都有“粥”吃的时候,不就是“皆大欢喜吗!

其实,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发觉自己需要大量的外来人才的时候,这肯定是一个最好的现象。因为这表示这个国家的前途,会是一条康庄大道。但是,前提是,“外来人才”绝非是一个“竞争性”的问题,而是一个“人才不足”需要弥补的问题。如果不能够保证这点,那么我想不出作为新加坡人才,对国家的体会还有什么剩余的“价值”?

世界这么大,国家与国家的竞争是必然的。但是,当政府移花接木,错误的诱导本土人才需要和外来人才竞争的时候,留给本土人才的,就仅能是一条死路!

我们知道田单赛马的故事。一个上等人才,在马国是一万块灵吉,不过是区区的三千多新币罢了。而新加坡一个中等人才,就有一万块钱新币。这时候,马国的上等马跑到新加坡和新加坡的中等马儿竞争 -- 你说是那一匹马儿跑赢了呢?

或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马国的上等马会到新加坡寻找中等马的工作呢?问题就出在新加坡的中等马,就是有马国上等马三倍工资的价值。舍一份一万块灵吉繁重的工作,到新加坡取三万块灵吉并且更为轻松的工作,何乐不为呢?

马国如此,那么那些来自南亚国家的人才更甭说了。南亚人,尤其是印度人,一个电脑的专业人才,在印度本土和在新加坡的薪酬差别,如果是5倍的话,那么这和马国人又不同。因为无奸不商,生意人没有一个不是以“赚钱”为宗旨。当聘请一个新加坡人才是一万块钱新币而同等的来自印度的人才只需要付出8千就可以如过江之鲫之“多”的时候 -- 想一想,如果你是老板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因此,“外来人才竞争”完全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假议题”!“损有余补不足”是平衡贫富差距过于巨大的良方。但是,如果用在“外来人才”的政策上,当新加坡人才找不到工作,而新加坡的雇主却因为雇佣成本的精算去大量聘请外来人才的时候,新加坡人民如果没有“排外”的情绪,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 那就是都变成“行尸走肉”了!

写到这里,应该是谈谈“外劳”的部份了。新加坡缺乏劳工,这是一个只要新加坡这个国家存在一天,就是一天也不会消逝的问题。

很抱歉,这里就要提到“下等马”了。不过,劳力活动嘛,是人类最起码的谋生技能。那么,“下等”在这里的涵义,正确的说,应该是“下等收入”!

来自马国的劳动人民,在马国的薪资报酬是一千块灵吉,如果来到新加坡卖力气,所得就是一千块新币,也等于三千块钱灵吉 -- 这就是等于马国中等收入的门槛。那么,马国人来或不来了呢?临近的柔佛州就有许多人来了。

但是,如果看报纸看电视,就知道这些人如今正在烦恼...烦恼的是在冠病疫情阻断之下,生活在新加坡的成本费用太大、负担不了。同样的,如果南亚来的劳工如果不住在条件差又拥挤但是或者由公司提供或则费用低廉的“宿舍”里头,那么在扣除了在新加坡的生活成本之后,他们也就只好穿着来时就穿着那条裤子回去了,其余的...嘿嘿,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新加坡人的利益,我不愿意一再提起“最低工资”这个敏感话题。但是,执政党不会是笨蛋,政府也不会是白痴。他们所以选择做“鸵鸟”,不敢面对问题的核心做“治本”的工作 -- 我觉得这就是“无能”的表现!

解决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 不同的是,第一个“民”代表的是“外劳”而第二个“民”是新加坡本土的劳动人民 -- 政府如果能够贯彻始终,将“就业补助金”这个政策落实到精准,精研出一个新加坡普通家庭的生活成本数额,立法规定所有的新加坡公民如果是“全职”的工作,领的是“市场的薪酬”的话 -- 那么国家就会根据“就业补助金”法令的规定,补足余额的“不足”。

这样一来,新加坡的本土人才个个有“粥”可喝,新加坡的底层弱势群体,个个都有最起码的生活保障 -- 当然,前提还是“你” -- 个人自己得勤奋努力工作。

这样一来,新加坡人还会有“排外情绪”,还会有“不欢迎移民”的必要吗?...我怀疑!

末了,回到「新加坡就是一个小岛、一座城市、一个国家,躲无可躲」这段话。我虽然没有到过几个国家,但是耳闻目睹,总也知道什么叫做“退路” -- 马国人有“退路”,在城市里生活不了,灰溜溜的回到“甘榜”,还有番薯木薯可吃。

印尼人也一样,我小时候家里贫穷,时常到村口的杂货店“賒米”,一斤米两斤米,多少钱老板就会记在555的小本子上。但是,当我和一个印尼人聊天时,他说饿了就去河里捉鱼吃。

不错,新加坡就是一个小岛,“躲无可躲”,没有退路 -- 社论作者编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4/09/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