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47 “抗疫不完美”竟然没有遗憾的新加坡总理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抗疫不完美”竟然没有遗憾的新加坡总理
作者:黑马非马 9:17pm 03/09/2020

“密切留意事态、从经验中学习” -- 李总理,你没有说出来的,是在“从经验中学习”之后的... -- 然后呢?...

「我国的冠病应对方式并非没有缺点,但在战争的迷雾中,无法总是做出正确的决定,必须果断抉择和采取行动。抗疫的关键在于密切留意事态、从经验中学习,并随着新信息的涌现和情况的变化,迅速调整应对方式。」 -- 这是昨天早报报道李总理讲话的一篇新闻的“大纲”。如果可以简单的做一个譬喻,那么每一场战争都可以简化像是两个人在下棋。下棋的如果是一般普通人,那么兵来将挡,都只是表面,不等到对方放下棋子,就不会晓得对手想要做什么?

但是,对于象棋的“高手”来说,他就会有许多预想,会尝试着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走这一盘棋。因为只有占尽先机,然后才有可能“棋先一着”,赢得最后的胜利。

在抗疫这一场战争来说,面对这种新型病毒,于人类世界完全是个未知数。随着对病毒的肆虐,人们只知道“新冠病毒”是一个诡谲多端狡猾善变无孔不入的可怕对手。要战胜“它”,在疫苗这个利器还在研制之中的时候,避之则吉就是唯一的选择。因此,在目前的这个艰难的阶段,除了构筑坚固的堡垒,建设起防疫的万里长城之外,就别无善策。

兵家有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说法。对冠病病毒的无知,人类与病毒战争的第一个回合,就就输得一败涂地。因为病毒的冠状特质,就先入为主的误以为是和SARS一样的病毒类型,就是感染发病之后才具有传染性。然而,不幸事实上却不是如此。原来,covid 19在“被”感染和“去”感染之间几乎没有时间差,中国武汉城市一霎那弃甲倒戈,兵败如山倒 -- 这是人类对付冠病在抗疫的第一个“败仗”。

然而,就如总理说的:“在战争的迷雾中,无法总是做出正确的决定”一样,武汉的凄风苦雨,只能够同情而不能深责。因为就像李总理说的话一样:“抗疫的关键在于密切留意事态、从经验中学习,并随着新信息的涌现和情况的变化,迅速调整应对方式” -- 武汉很快的从败局中走出来,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抗疫封城的创举。抗疫不再仅是简单的量体温,而是“隔离”堵截了疫区,避免病毒向外蔓延散播。同时也禁止了武汉以外的人士入境。武汉,就是个“英雄城市”,他们牺牲了自己的自由,为中国各地和全世界争取了宝贵的缓冲时间来筹备抗疫的措施。同时,每发现一起确诊,就会在第一时间找出与确诊者有近距离接触的人,也是一并的施以限制令居家隔离的措施。

可是,也没有人可以预想得到,患上covid 19的人,竟然会有“无症状”这回事。而“无症状”的covid 19 患者,就像是一个“会化妆变型”的魔鬼一样,以任何形态混合在人群中肆虐 -- 这是人类、也是武汉市抗疫的第二场“败仗”!

这时刻,李总理的“原话”再次可以派上用场,在密切留意事态变化之后、在经验中得到教训,“无症状确诊”这一个新信息的涌现让抗疫和情况有了再次的变化,而迅速调整应对的方式就是“筛检” - 筛检检测每个人!

在对于冠病病毒的抗疫程序上,中国武汉市不啻是立下了一个最标准的SOP -- 可以总结如下。

其一 : 封城 -- 作为冠病首发区,这一来有效的阻断了病毒向外散播。而关闭了所有的关卡的同时,其实也做到了病毒可能的入侵。

其二: 为了有效的分配医疗资源,成立“方舱医院”收留病徵轻微的患者,将医药宝贵的床位留给病情比较严重的病人。这一来平衡了在轻重缓急之间救治病人的最大化,有效的挽救生命。

其三: 挨家挨户寻找患者或可疑的潜在的病人隔离或留医,未雨绸缪,堵截了所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源。

其四:在疫情受到控制后,筛检全城千万人口,揪出所有的无症状感染者观望或隔离,对于病毒可以说是做到了“赶尽杀绝”、斩草除根。武汉在解封一个多月之后,媒体上刊登出来一张泳池挤上了成千上万游客的图片,其实是在宣布武汉在抗疫的最后胜利!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其实武汉市所作所为,新加坡也都在做。可惜的是,责任落在两个没有魄力的领导人手上,也是棋差一着,李总理说的“不完美”,就只因为这是“东施效颦”的结果,成绩差强人意也是刚好而已。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细数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的种种弊端,其一就是在居家隔离上的漏洞。然后是人家筛检你也筛检,但是人家筛检之后,就不会让已经筛检的群体再次混回到没有筛检的群体中,让筛检的“成果基本化零”!宿舍客工确认安全了又再次发生感染群就是这么一回事。老实说,我怎样也不会明白,让筛检了没有患病的客工跑回社区与没有筛检的住在社区的客工一起工作,除了耗费国库资源,这样的筛检又有什么意义?

新加坡人要安全,要做到“与冠病共存”,那么首先就要做到能够“控制疫情” -- 只有做到本土病例清零的时候,才会有“与冠病共存”的空间。而其实要做对这点是完全没有嫌疑的 -- 因为只要将武汉的SOP复制一次就行了!

“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 我觉得,这句话也不是全对。因为孟子当时说话的对象是齐宣王,不是小孩子。因此,我突然感悟,“不完美”或许也不能全怪黄循财和颜金勇,因为在领导抗疫的岗位上,他们其实都是“侏儒”!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3/09/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