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21 乱箭 -- 无知的新加坡人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乱箭 -- 无知的新加坡人
作者:黑马非马 00:57am 11/08/2020

“冠病病毒”就像是藏在草丛里头的毒蛇一样,没有提防就被咬了一口。这就像武汉刚开始发生疫情,病毒也悄悄地潜进新加坡。而且就在很短的时间里继续传染,制造了几个感染群。

但是,自从阻断以后,封关的结果,自然就堵截了病毒入境。在封关的这段时间,本来是堵截病毒肆虐的黄金时机,而新加坡也的确是做到了,也因此得到了世卫的赞赏,获得了“抗疫黄金标准”的桂冠。

可惜的是,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冠病病毒竟然是如此狡猾,这厢能够致人于死地;那边却创作出一群“轻症状”的病人,都以为仅是伤风感冒咳嗽流鼻涕,拿了药居家休息5天,不仅是成为家里头的计时炸弹。而更为可怕的,是还有许多不清不楚的“无症状感染者”,都自由自在的蒙在鼓里,为冠病病毒的散播为虎作伥。

这样继续暴露出来的经历,让我们晓得了在疫苗研制出来以前,抗疫防疫,只有尽快找出确诊者隔离治疗。此外,更要隔离潜在的病人 -- 即那些和冠病确诊者有密切或近距离接触者。而且,仅是隔离还是不够的,还得加上筛检这一道程序,只有通过检测揪出“无症状确诊者”,才能够完全堵截,让病毒无所遁形。

因此,只要遵循严格的SOP,隔离筛检堵截一切病毒可能肆虐的缝隙,只要保证做到滴水不漏,那么抗疫虽然谈不上,在防疫上疫情还是可以控制的。

因此,看到毒蛇,没有人会傻傻的走近让它咬一口。也就是说,“入境”病例从此就已经不再是威胁。因为经过国外出境时的筛检和入境的隔离和筛检,最后就算是有人不幸确诊了,病毒也没有机会进入社区。新加坡社区还是相对的安全。而且,自从阻断以后,再也没有新病例是从新入境的确诊者的蔓延开来的新感染群,就证实了“入境”不再是威胁。从这一点说来,那些在网上一直对着“入境者”呛声的人所显示出来的无知,才让人惋惜。因为他们转移了焦点,因为新加坡客工宿舍和社区里头没完没了的确诊病例的出现,和“入境病例”完全没有关系,而是跨部门抗疫小组抗疫无能的结果。

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出在“居家隔离”的措施不够严谨,和非专业医护人员以及宿舍职工在防疫措施上的纰漏。

众所周知,客工宿舍早就是冠病病毒的温床,就单以宿舍客工来说,在切断和社区的联系之后,他们的防疫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严防让在这里服务的医护人员和宿舍职工在宿舍被感染之后,然后蒙喳喳地回到住宿的社区发生交叉感染,成为将病毒带到社区的使者。

此外,就是当社区有人不幸确诊后,那些和确诊者有近距离接触的人,本来就必须到指定地点做隔离措施。但是,当局都给予“居家隔离”的限制令,结果如果有人不幸确诊了,就会让无辜的家人跟着受累。

因此,从国外入境的人,也是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做“居家隔离”,以防万一不幸确诊,那时不仅家人受累罢了,因为家人都不受隔离限制令的限制,行动自由的结果,就会有把病毒带到社区散播的风险。

总之,新加坡现在疫情的局面,不再是“入境”的关系,而是领导抗疫者的“无能”,那是很明显的事实。因为直到今天,所有新旧的感染群,都和新入境的病例没有链接。网友没有去追究社区病例为什么不能够停止的真正原因,把矛头指向“入境”回国或者复工的人,这是很让人费解的。

末了,为了提防某些愚蠢的人的质疑,我得先解释一番。那就是为什么还不能够大量开放旅客入境的原因,绝非是怕入境病例,而是任何国家都没有这样庞大的医疗资源在关卡做隔离筛检的工作。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1/08/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