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34 民主需要“耐烦” 作者:李莫愁
主题:民主需要“耐烦”
作者:李莫愁 04:22am 03/08/2020

    《民主需要“耐烦”》  文/ 李莫愁

文章开始先说点题外的,就在不久前,何晶自诩“天生反骨”。她说:“我生来就是特立独行(maverick),因为我出生时跟别人不一样,是脚先出来的,所以血液里流淌着不恭敬(irreverence)……耶!没事,人生就是如此,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对于毕丹星捐出“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一半津贴却十分感冒,认为是做给别人看的。咦!——照说她应该有“同理心”才对啊;对于某人的“不按牌理出牌”,要心生羡慕,怎会是“不屑”呢?

原来她拿了一张帖大发伟伦,那张帖说:

人们总是把幸福解读为“有”,有车,有房,有钱,有权;. 但幸福其实是“无”,无忧,无虑,无病,无灾。 有,多半是做给别人看的;. 无,才是你自己的。

——其实那是一种貌似依附佛学的伪哲理。佛家“照见五蕴皆空”,“幸福”肯定也是“有”;“幸福”需要堆叠,“幸福”会让你眷恋、倚赖、不舍,那就是“有”。如果你买了“幸福其实是‘无’”的说法,那是中了她的计。

有人就说啦,“反对党领袖的国会特权职责确立,许多人目光马上落在38万5000元的更高常年津贴上”,毕丹星捐出一半是对的。李显龙在计算反对党领袖的收入时,不过是把国会议员的津贴翻了一番,如此而已,对他们来说只是花生米。与他们百万年薪来说,根本连零头都比不上。可见他万万没想到会被毕丹星将了一军,风评急转直下。

《联合早报》几位二丑就“国会反对党领袖”大做文章,其中的幼稚天真让人喷饭。试问:世界上成熟两党制的国家多的是,难道这是新加坡的空前创举吗?
1、严孟达说:“新加坡的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行之有年,设立‘反对党领袖’还是空前壮举,使新加坡的民主议会,更具英国和澳大利亚的英联邦特色。”——不就是说新加坡的所谓“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过去都是掐头去尾的假制度吗?
2、严孟达又说:“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责不轻,他必须领导反对党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并提出替代观点;在国会领导并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以及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的事项上提供咨询,如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就好比篮球场上的队长,场上组织攻防战,还要兼任场边的教练。”——执政党会给反对党平起平坐的机会吗?这是你自己假设的“高难任务”。
3、韩咏梅说:“执政党不可能白白给你一些东西,这怎么样都有一种政治角力在里面,所以这些优惠和特权带来什么考验?第一是考验工人党在接下来的国会辩论,是不是能有效问政。第二是他能听到国家机密的报告。许多政策都有取舍,当你知道国家利益在哪里,以前基于常识的判断可能会不适用。”——第二个假设的“高难任务”。
4、黄伟曼说:“尽管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之后宣布,出任新职后将把可获薪资增幅的一半捐出,但仍出现不少质疑此举的声音,仿佛预示他下来面对的将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不仅要接受选民更严苛的检视,所有举动也会被放在政治滤镜下被仔细解读。像有不少政治观察家早前就已点出,伴随反对党领袖一职的额外资源和职权,对工人党来说将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表现不如预期,不但不能推进反对党的发展进程,反而揭露缺陷。”——“高难任务”加“一厢情愿”。

老实说,这一次李显龙自己倡议“国会反对党领袖”之举,莫愁倒是十分赞赏。用句目前人们评价李登辉的用语,就是:李显龙把政治上的“党国时代”切入到“议会民主时代”。

新闻中心助理总编辑兼采访主任洪奕婷说:“从某个角度来说,总理这一步算是超越了党派的狭隘观点去看待问题,如果从国家长远的需求看,作为执政党,须要提供一些资源,确保反对党作为后备政党,或者潜在的执政党,它至少有一定的底气和能力。”——此话倒说得十分中肯。

虽然不久前黄循财的“半总结”不肯承认年轻选票左右选情,可是李显龙的这一招显然就是要对年轻选民作出真实的回应;因为在一两届之后,这些人就会变成社会中坚的中年选民和一些中产阶级,那时候才来改恐怕太迟了。

韩咏梅说:“同样在上周六,有个年轻人在搭地铁时,遇到一名82岁的老太太向他问路。善良的年轻人陪老人家坐了一段路,老人家和他分享自己的故事。听了老人家一把年纪还得找兼职工、为了支付医药费卖掉房子,还有一个儿子在武装部队因公殉职没获得赔偿,年轻人感同身受,回家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控诉。很多人看了贴文也感同身受,一些甚至到老人家工作的场所和住家找她,希望直接帮助她,另外也有不少人借机抨击体制不公。”

可是:“公众的反应大抵基于善,结果却迫使有关部门必须出来澄清。老人家和年轻人聊的时候,恐怕也没有想到自己半真半假的故事,会引起轩然大波,最后让自己和家人不堪困扰。而官方也为了平息社会上的不满,连忙做出澄清,甚至过犹不及地调整。”

作为官媒的总编辑这样看待“朝野攻防”,心态实在很不健康。她甚至下结论说:“然而,同理心泛滥,也是实现公平与正义最大的陷阱。掉入陷阱中,原本的单纯善良,却因为坐井观天而变得狭隘。”——“不耐烦”的性格就昭然若揭了。民主制度最重要就是“耐烦”,不管是扭曲误会也好、重重转述也好,总有些错漏,攻防双方都要使出看家本领,真理才会越辩越明,施政才有可能到位。“有关部门必须出来澄清”很大件事咩?

《论语》曰:“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是说:猛兽逃出了栅栏,精美的工艺品在盒中毁坏了,那是谁的过错?那“猛兽”就好比目前的新冠病毒,而“龟玉”就好比国家经济、开国库拿储备金,这些都搞砸了,要向谁问责?——“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也!”韩咏梅不耐烦要“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那就请你辞官归故里,“种树南山下”吧。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03/08/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