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82 “居家隔离”--抗疫小组无能的馊主意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居家隔离”--抗疫小组无能的馊主意
作者:黑马非马 00:26am 03/08/2020

「新增社区病例 是早前确诊境外输入病例的家属」 -- 看到这样的标题,我是怒火中烧!这网上有许多“反智”的网民,反智就反智罢了,反正被愚昧作弄的只是个人自己。但是,跨部门抗疫小组的“反智”、和新闻媒体的“反智”,才是让人悲愤不已。

从二月初回国时,基于对家人的爱护,我尝试隔离自己,不与家人近距离接触。但是,在组屋狭小的空间里头,说多难就有多难。当时,其实还不晓得会有无症状感染这回事。也不晓得病毒没有发作就开始散播了。

后来就注意到早报的报道中有提到有些人因为与确诊者有接触必需居家隔离,但是他们却选择住在外头。我当时其实就曾经写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人为了避免了自己不幸确诊而祸及家人,却将风险转嫁到酒店旅馆,这一笔糊涂账不懂得该怎么算?

后来更在“油管”上看到武汉有位护士“居家隔离”的视频,她是把自己紧紧地关闭在房间里头,饮食都由先生放在房门边,真的是做到完全没有接触。

作为一个不是医疗专业的小市民,经过接收了这么多的讯息,脑海里就开始酝酿着“居家隔离”是一个“馊主意”的想法。从三月开始,我不晓得在这里写过多少次“居家隔离是个馊主意”的评论,将黄循财的无能暴露无遗。四月份的时候,马国的诺西山对于从印尼回来的学生采取强制隔离的说法,更是让我钦佩,从这里也反映出黄循财的无能真的无药可救了。

后来抗疫小组的隔离政策有些改变,而其实对于选择不同出发国的旅客做不同的隔离措施,更是自相矛盾在逻辑上完全站不住脚的事。抗疫小组只凭着自己的心证做事,看似专业,其实漏洞百出,一点儿都不够严谨。看看这一则新闻的内容就明白了:

“我国今天(8月2日)唯一的社区病例,是一名33岁的女性永久居民,她的家属是在上个月从印度返新,并在早前确诊的13岁男童。

由于男童未成年,这名女家属要求与他一起在隔离设施履行居家通知,她后来在隔离期间出现症状而接受检测。”

本来这位13岁的男童是应该被强制隔离的,但是做母亲的基于爱心,竟然申请到隔离设施去照顾自己的孩子,结果孩子确诊不久之后她也确诊了。这则新闻提供了“两个重要的讯息”!

其一就是“居家隔离”的时候如果不幸确诊,那么家人被感染的机会是很高的。

其二就是这位妇女幸好是在隔离设施和孩子一起。如果她也是遵守隔离措施不能够离开住处的话,那就没有问题。如果隔离设施的管理人员因为她不是从疫区回来而放松对她的管控,让她可以自由行动的话,那么跑到社区作“交叉感染大使”就糟了。

而且,从这里就可以知道,所有的被允许“居家隔离”的人,因为他们的家人都是可以自由行动的,那么如果有人不幸确诊了,而这 -- 应该就是社区感染此起彼落的原因之一。

断而不断、必有后患!客工宿舍的职员和临时的医护人员患上冠病确诊已经不是新闻。这些人也应该是社区交叉感染的源头之一。半年多过去了,疫苗还得痴痴的等,一些应付冠病的药物虽然还谈不上特效,但是对于一般体质健康的人还是有很大的帮助,只要早发现早医治,那么一般都会是轻症,不具生命危险。只有那些老年人或身体体质不好或患有慢性病的属于次健康的人如果患上冠病,副作用导致、诱发器官衰歇,才会有生命的威胁。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抗疫无能百姓遭殃!这一个妇女到隔离设施照顾孩子因此被感染的新闻,我很奇怪作为第四权的媒体,竟能也仅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平铺直叙,对于政府施政方针的诸多矛盾视若无睹,难道都是没有思维的“死魂灵”吗?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3/08/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