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12 孰重孰轻谈冠病与冠病造成的危机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孰重孰轻谈冠病与冠病造成的危机
作者:黑马非马 6:08pm 04/07/2020

[陈振声:目前最急迫是克服冠病造成的危机]读新闻标题有感

作为“前”战备军人,长江后浪推前浪,亲人朋友中服役的年轻人有的是。有时在家庭聚会的各种场合中,不免多多少少的会听到陈振声少将的故事。坦白说,作为前军人,像陈振声这样的长官我喜欢,不是当年“白马公案”里头享有特权的权贵子弟一般的银样镴枪头。

因此,我对他的品格为人和带给武装部队的贡献,还是相当的赞赏而予以首肯的。因此,在他被延揽进政治后,抱着对在野党不知团结为何物、一盘散沙的固执,兴起了朽木不可雕的灰心之后,我有一段时间还是相当看好他。当期望在野党的振作成为泡影时,希望着一只凤凰的新生就只有“涅槃” -- 浴火重生?

李显龙因人成事,没有一个在新加坡数一数二的老豆,老实说,我看不出他有成为军人的潜质,一直怀疑就是“白马”的身价,造就了一个“准将”的传奇。他或许可以成为数学家,或许也可以是写出破解“数独游戏”的电脑软件的奇才。但是,就像他说的“高处不胜寒”一样,是的!高处不胜寒 -- 只是他把寒意都转移到了国人身上。

新加坡的在野党实在是太差劲了,差劲到匪夷所思。都说政治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孙子兵法”都说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这一点,南洋大学的高材生刘程强是知道的,所以工人党也就“知己”。刘程强坦承工人党一二十年没有执政能力之后,歇尽所能就只想做个“副司机”。但是,他到底读不读三国,搞不清“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所以目前还得面对一本“烂账”,就算是他退出选举,来l日子也不见得就是安宁。

因为知道没有执政的机会,所以就不知进取,既然进入了政治这一个污浊的行业,譬如进入厨房还不想占油烟味,不愿意和其它在野党”同流合污”,结果就只能在选举时歇斯底里的呛声里,然后再在选举后中规中矩的谨言慎行中诠释充“矛盾”的态势。

民主党的徐顺全,一出道就走错路,激进的路线,又自由又民主满足了年轻党员的心好,很快就将抱残守缺的詹时中挤出权力圈子外。让徐顺全想不到的是詹时中却很得到执政党的厚爱,不仅保全了议员的宝座,也立即另起炉灶继续东山,并且弄得民主党也从此一蹶不振。徐顺全也从此就黑了,黑到现在执政党还是放不过他,一到关键时刻就是赶尽杀绝。

詹时中和刘程强都知道韬光养晦的道理,他们的”僵”也是“僵”到好处。他们都晓得只要骂得不太过分,那么单选区就不会划进集选区,只因为执政党在国会毕竟还是需要几个花瓶来当作民主的点缀。

其它的在野党就没什么好谈了,不过是一群苍蝇蚊子,最多也是在投注站排长龙的一份子罢了,大家都知道中多多头奖的机会渺茫,不过总是赌赌运气。

但是,这一届大选却太不相同了!陈清木医生建立起来的新政党,带给新加坡人已经不见了二三十年的清新政治。我是衷心的希望陈清木医生的团队都能够进入国会,到时肯定就会一新国人耳目。但是,我也知道独木难支,前进党的胜选败选,都已经不能改变新加坡的政治环境。

因此,我就将新加坡的希望寄托在陈振声身上,要改变新加坡,就要先改变人民行动党。找回在那个反殖民反法西斯时代的初心,召唤回来只有大我、坚持为国为民的使命。想起第一代人民行动党的部长等先贤,我的眼眶倒有点儿湿了,是他们无私的风范垫下了让新加坡成功的坚固地基。

因此,棉花绵羊的笑话虽然一度使我莞尔,其实也有点感慨,看出了他心不在焉的焦虑,希望他能够撑得住。老实说,同属于第四代接班人,王瑞杰过于聪明狡猾,这种人好坏参半,因为最会见风转舵。这两人可说是一时瑜亮,如果同心协力,抛弃旧的陋习,另开新局,说不定就可迎来新加坡的第二春。

不过,这里我还是要吐槽两句:就是“目前最急迫是克服冠病造成的危机”的这句话,如果能够稍为梳理一下,就应该能够分析出轻重缓急而做出正确的判断以及正确的应急政策。要知道,从“冠病造成危机”这几个字的意义来说,冠病造成的危机是“标”,就是说冠病本身才是造成危机的根源、是造成危机的“祸首” -- 那么,只要是真正的想通了这一点紧要关键,就知道必须先控制了冠病然后才有可能避免或想办法去解除危机!

也就是说,如果冠病疫情不能够得到“控制”,就像每一天没完没了的这里感染多少哪儿感染多少,再奢谈什么所有的“解决办法”都将是纸上谈兵-- 美国如今的境况就是一个最好的写照、一个晶明剔透的照妖镜。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4/07/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