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92 难为世卫、难为谭德赛...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难为世卫、难为谭德赛...
作者:黑马非马 6:48pm 01/07/2020

谭德赛虽然苦口婆心,但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证实了什么东西一旦渗入了政治因素,那么就会是乌鸦 -- 一般的黑。世卫组织对于防疫的指导和抗疫的劝告,在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会有“执行力”,听不听悉听尊便之余,倒打一耙回来,还可以埋怨世卫不够给力 -- 难为世卫、难为谭德赛,这就是现实的诙谐、现状的诡异。

当世卫从防疫的种种指导指示走到抗疫的种种劝告忠告,到今天终于走到和病毒妥协,道尽了瘟疫的“天灾”再加上政治“造成的人祸”是多么的可怕。是新加坡的“先见之明”吗?几个星期前,我们的跨部门抗疫小组就已经先向病毒“投降”。屡战屡败之际,尽显屡败屡战本色 -- 在成功控制疫情和无能无奈只好妥协之间,留下了一个灰色的地带,个人的安全指数,就让新加坡人自己去衡量。

我一开始就认为,对于客工宿舍的忽视和忽略,是抗疫小组一个很无能的疏忽。但是,可能是运气的眷顾吧?客工群体的年龄层,刚好满足了“群体抗疫”的基本诉求。因为抵抗力强,除了最先的孟加拉工人以外,都能够做到早发现早检测早确诊早治疗,这么一来,就大多数的客工患者就都是轻症的病人,抗疫小组所需要的措施就只是准备、提供大量可以隔离患者的床位,这方面,中国的“方舱医院”就有效的提供了解决问题办法。

在医院重症病房拉扯了两三个月的孟加拉工人,吉人天相,新生儿母子安康,他也坐在轮椅上推出病房。想当初,他大约也就是感染冠病之后当作普通感冒,迟缓送院所带来的的结果。许多缺乏医疗资源国家的患者,就不会有他一样的幸运,因为病毒已经深入肺部损坏了肺组织,没有先进的医疗器材,因此难逃劫数。

至此,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所能够做的工作,最重要的一定就是要想方设法的把所有的客工宿舍与社区做到完全隔离堵截。可惜的是当我们陆陆续续的在媒体上读到客工宿舍工作的职员和临时医护人员的确诊报道时,这就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瑕疵。这样堵截不完全的纰漏 -- 就是后来社区感染持续不断的原因。

与敌人妥协的唯一结局就是亡国。而“与冠病共存”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得好自为之,最好是练成少林神功,刀枪不入可以保护自己无恙的“金钟罩”。当然,新加坡人还是值得庆幸的,因为国家在医药资源的充足,和客工群体的大量轻症患者,从而促成死亡率极低的“神迹”。世事是充满矛盾的,“与冠病共存”在世卫的宣示后,表示了人类对于冠病的第一场“战疫”以失败鸣金收兵。剩下的工作,就是清理战场,努力救治伤员,尽可能把人命的损失降至最低。

抗疫走到这个地步,新加坡人也只好听天由命。不过,在怅惘之余,还是得呼吁家里面有慢性病患者的和家有一宝二宝的新加坡人,请继续努力发掘爱心和孝心,别因为一时的疏忽导致遗憾终生。

末了,其实新加坡抗疫防疫的细节,是标准是窝囊,自己怎样说都不算。作天,6月30日,欧盟以多数票通过了一份名单,决定从7月1日起,允许阿尔及利亚、澳大利亚、加拿大、格鲁吉亚、日本、黑山共和国、摩洛哥、新西兰、卢旺达、塞尔维亚、韩国、泰国、突尼斯和乌拉圭的公民,到欧盟国家进行商务或休闲旅游...

韩国、泰国竟然也在其中!这几个月来,在网上见识了无穷无尽的“反智”行为。近来还有许多轻视泰国抗疫成就的葡萄文。前阵子,听张维为演讲“这就是中国”,就听到有“爱国贼”这新词。

对于中国的“公知群”批评本国的爱国人士为不知民主为何物的“爱国贼”,我不敢置评。但是,如果是非不分,像丁春秋的弟子一样,那么爱之适足以害之,“爱国贼”就名副其实了。

不是吗?泰国韩国入列,新加坡榜上无名 -- 难道欧盟会是笨蛋?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1/07/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